返回番外五 小偷,骗子和强盗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五 小偷,骗子和强盗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龙吻盆地。

    森林间的小路上,一架马车被拦停了下来。

    一位梳着大背头的英俊贵族青年从马车的驾驶座上走下来。

    他皱着眉头看向前方那个体型健硕,满脸横肉,表情蛮横而凶悍的光头浓眉男人。

    尤其对方的双手还拄着一把重剑,像一座小山一样横在马车前。

    大背头的英俊青年脸色一白,他捅了捅马车旁一个穿着简朴大衣的鸡冠头青年:“去……问问看怎么回事。”

    鸡冠头瞪大眼睛,看了看前面那个拦住他们马车的光头,目光掠过对方脸上那副“一定是你杀了我爸爸”的凶恶表情,在他手里的那把重剑上停了两秒。

    鸡冠头的简朴青年艰难地呼出一口气,他咽了一口唾沫,回过头来,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为什么是我去?”

    “因为你是我们在路上雇佣来的仆人,”大背头的贵族青年眉间掠过一丝贵族特有的高傲与厌恶,不满地道:“没有我和安伦佐小姐的同情心,你早就饿死在森林里了!”

    就在此时,马车的车厢里传出一把柔和好听的年轻女声:“怎么了,埃达男爵阁下?马车怎么停下来了?”

    “安伦佐小姐,只是一点小事,”大背头转过身,风度翩翩地向着车厢行礼,柔声道:“很快就能解决!”

    言罢,他又催促也似地捅了捅鸡冠头。

    “快去!”

    鸡冠头咬着牙,一脸悲愤转头看向前方那个危险人物。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认命般地走向那个光头浓眉。

    “请问……”鸡冠头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

    光头浓眉张开嘴,正要说点什么,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一样,只见他的嘴唇不住张合,但一点声音也没出来。

    “嗯?”鸡冠头脸带疑问,重复了一遍他的疑惑。

    不会是个哑巴吧?

    光头的浓眉紧紧皱着眉头,他艰难地张开嘴,脸色粗红,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吐出嘴边一样,最终动了动嘴唇,冒出几个含糊的音节。

    “码……鞋……”

    “什么?”鸡冠头眯起眼睛,什么也没听见的他把右手放到耳后,想要竭力听清对方的话。

    “大……斜……”

    “大声点啊!”鸡冠头不耐烦地催促着:“会不会说话!”

    光头浓眉的年轻男人像是被冒犯了一样,他猛地抬起头,脸色不善,面孔越来越愤怒,表情越来越凶狠。

    只见他狠狠咬着牙齿,粗粗地喘了三口气。

    最后,光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悲愤地看着鸡冠头,用尽全力怒吼道:

    “打——劫——啊!”

    毫无准备的鸡冠头被吼得浑身一震!

    他跌坐在地上,闭眼痛嘶着揉搓自己刚刚被***过的耳朵。

    “好好说话!打劫就打劫啊……这么大声干什么……”

    打劫的光头男人把浑身的重量倚靠在自己的重剑上,胸膛起伏着狠狠喘气,像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史诗决斗。

    然而他前方的那个大背头青年已经是脸色铁青。

    “打劫?”

    “咳咳……”大背头咳嗽着,脸色不悦:“你知道这是谁的马车吗?是前方长吟城内,安伦佐伯……”

    光头恶狠狠地拔起地上的重剑,又用他粗豪的声线,怒吼着重复了一遍:

    “打劫!”

    地上的鸡冠头闭上眼睛,狠狠地捂住耳朵。

    大背头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地举起手挡住脸。

    光头浓眉的嗓音浑厚而洪亮,如果有吟游者在这里,少不得要举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好嗓子”。

    “好好好……”大背头看看对方的重剑,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可怜兮兮地软声道:“你要什么都拿……”

    “等等!”马车里那把柔和好听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是长吟城城主,梅多克·安伦佐伯爵家的马车,我是安伦佐伯爵的二女儿,莱西·安伦佐。”

    随着声音走出马车的,是一位腰身款款,风姿绰约的贵族年轻小姐,清丽的脸庞配合得体的衣裙,显得端庄而大方。

    “听说,”安伦佐小姐露出可爱的笑容:“你要打劫?”

    光头男人脸色一滞,卡壳一般呼哧着嗓子:“日……”

    “什么?”安伦佐小姐眨眨漂亮的大眼睛。

    “是!”光头一怔,接着悲愤地大吼道:“我要打劫!”

    “安伦佐小姐……”大背头年轻人小心翼翼地躲在女士身后,轻声道:“我想我们有必要先行……”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马蹄声。

    光头脸色一变。

    “安伦佐小姐!”远处奔驰来十几位全副武装的骑士,在马车前停下,一位领头者恭敬地问道:“您还好吗?我们在巡逻时听见了不同寻常的大喊……”

    光头脸色苍白,眨了眨眼睛。

    “辛苦你们了,长吟城巡逻队的各位,”大背头青年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安伦佐小姐的身前,只见他脸色肃穆,行止有礼地对着骑士们点头:“我们,我是说安伦佐小姐和在下遇到了一位……嗯……想要非法劫夺财物的先生……”

    大背头青年轻轻刮过自己油腻的头,转过身对着安伦佐小姐微微鞠躬,露出完美的贵族微笑:“幸亏有安伦佐家族在龙吻地的赫赫威名……”

    领头的骑士大手一挥,他的属下们齐齐向着光头围去。

    光头脸色大变,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了地上蹑手蹑脚准备往回爬的鸡冠头青年。

    “别过来!”光头拎着一脸懵懂的鸡冠头作为人质,把重剑放在他胸前,颤抖着大叫道:“我……我只是打劫而已……”

    “对,你只是打劫而已,”安伦佐小姐越过大背头,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手臂,淡淡道:“巡逻队已经多次接到报告,说在附近的森林里有个傻乎乎的光头强盗,一遍遍地打劫经过的马车……看来就是你了。”

    “抓住他。”

    安伦佐小姐冷冷地道。

    骑士们继续迫近。

    “诶!各位勇士等一等!”鸡冠头感受着胸前重剑的寒意,吓得举手大喊:“我还在他手里啊!我们慢慢来,慢慢来啊……请珍惜每一个生命……”

    “束手就擒吧,”大背头叹了一口气,背着手摇摇头:“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可耻的强盗。”

    “大哥!大叔!好心人!”光头怀里的鸡冠头瞪着眼睛,嘴里不断地吐着字:“我们不要冲动,万事好说话,我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对不对……”

    下一刻,鸡冠头浑身一颤!

    光头只觉得手里一滑,居然抓不住那个鸡冠头,让他硬生生地从怀里逃了出去!

    “上啊!各位!”不知怎么地从人质的困境中逃脱的鸡冠头,不忘举起拳头,咬牙大喝道:“上啊!抓住他!抓强盗啊!”

    光头大惊失色,看着逼近的骑士,他不管不顾,伸出大手,捞住鸡冠头的简朴大衣!

    大衣被扯落了。

    “当啷!”

    一声奇怪的响动。

    一件东西,从鸡冠头的大衣里掉了出来。

    那是一个雕饰精细的饰盒。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鸡冠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被捏在光头手里的大衣。

    “那个……”鸡冠头脸色尴尬地向着两位贵族解释:“那是我祖母的……”

    但光头又下意识地抖了抖手上的大衣。

    “叮!叮当!”

    又是哗啦啦的好几声响动。

    那是几十枚钱币,有金币也有银币,滚落到地上,翻滚不断。

    大背头青年眯起眼睛,满脸怀疑地看向鸡冠头:“你说你身无分文,才饿倒在路口?”

    “啊!”鸡冠头摸着脑袋,笑容无比难看:“这是我要还给别人的钱,不是我的……一路上都不舍得用……”

    但还没完。

    疑惑的光头又抖了一下鸡冠头的大衣。

    鸡冠头哭丧着脸看着光头,目光里满是委屈的哀求:求求你住手啊!

    “叮咚!”

    这次掉出来的是一对银烛台。

    “有点眼熟啊,”出声的是安伦佐小姐,只见她笑眯眯地道:“好像是马车上的烛台?”

    “其实……”鸡冠头露出一个悲惨的笑容:“我看它们脏了,想拿下来擦一擦……”

    光头继续抖了一下大衣。

    “铿!”

    一个装饰漂亮的梳妆盒落到地上。

    鸡冠头抽动着脸庞:“我……想帮小姐整理一下梳妆盒?”

    再一抖。

    “啪啦!”

    一个钱包掉出。

    “那个,”看着众人不善的眼神,鸡冠头已经视死如归,他面无表情地道:“我如果说这是路上捡的,你们信吗?”

    再一抖。

    “噗!”

    一个落日女神的塑像滚落。

    所有人,包括刚刚打劫的光头男,都用看小偷的奇特眼神看向鸡冠头,

    鸡冠头面色沮丧:“那个……其实我只是,你知道,好奇心作……”

    “把他也抓起来吧,接近伯爵小姐,意图行窃,”大背头青年冷冷地道,潇洒地一甩衣袖:“法律会给他应有的惩戒。”

    安伦佐小姐点了点头。

    骑士们把两个人一起围起来。

    “到牢房里去忏悔吧,毫无廉耻的小偷。”大背头淡淡道。

    鸡冠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正气的大背头,咬紧牙齿:

    “等一等!”

    “应该把他也抓起来!”鸡冠头咬牙切齿地大喊着,指向大背头。

    安伦佐小姐眉头一挑。

    “真可怜,这家伙是疯了吗,”大背头贵族青年皱起眉头:“胡搅蛮缠不会给你带来更好的结果……”

    但就在此时,鸡冠头喊出让所有人脸色再变的话。

    “他!这个人是个假扮的贵族!”鸡冠头大叫出声:“他之所以跟您相遇,都是为了骗小姐您的钱财!”

    安伦佐小姐把柔和的目光投向大背头。

    “可笑!”大背头脸色清冷,眼里露出怜悯与厌恶并存的复杂神色:“罪犯垂死前的血口喷人……”

    “我翻过了他的箱子!”鸡冠头不给大背头争辩的机会,他怒吼道:

    “里面是一整套易容工具!从假到假鼻子!还有几十张假身份证明和财产证明!”

    “他就是假的,是骗子!”

    安伦佐小姐和其余人的目光再次射向大背头。

    “额,我的确是贵族,不过久远了一点,那张财产证明也是真的,只是落款名字有些污损——至于那些工具,我保证只是一些化妆用品……”油腻的大背头青年一脸无辜和平静地道。

    “当然,”安伦佐小姐平静地道:“那就麻烦您打开箱子看看?”

    大背头的表情瞬间僵硬住了。

    “看!”鸡冠头得意地道:“他就是一个骗子!”

    安伦佐小姐见状,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缓缓抬头,看向打劫的光头青年:“至于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光头颤抖地抓着手里的大衣,不经意间又掉出一把名贵的木梳子(鸡冠头痛苦地捂住了脸)


番外五 小偷,骗子和强盗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