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章 紧张的里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紧张的里克第(2/2)页
幽默感,是让人接受自己的好方法。

    “十分感谢你,里克先生。”泰尔斯郑重地说,他知道,在许多人眼里,自己显得成熟一些,因此没有必要表现得过于孩子样。

    里克点点头:“保护好自己,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你能做好。”

    “对了,”里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把碗交给尼德,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递给一脸茫然的辛提:“我每个月都要上缴,自己的钱也不多,这里是三十个铜子,去格罗夫药剂店——就是暮光区和下城区交界那一家——买点伤药吧,这些钱应该够了,如果药钱没有涨价的话。”

    这些钱当然不够——里克心里想着,自己一周前去过格罗夫药剂店,恰好刚刚涨价,这样当孩子们现钱不够的时候,也会以为是临时涨价的缘故。

    要是钱不够,他们能怎么办?当然是从乞讨来的例钱里拿啊,这样他们下周的例钱肯定又不够了,那时——

    “买药的时候小心点,可别让别人——特别是奎德知道了。”里克笑着说道,站了起来。

    当然,里克心想,奎德一定会知道的。

    如果他们不去买药,那更好,奎德就会知道他们真的藏了钱。

    里克嘴角微翘。

    那个时候,自己就能收获他们最后的忠诚。

    “里克先生,”科莉亚看着辛提手里的钱袋,快要掉下泪来,“你,你真是个好人。”

    一边的尼德咬着嘴唇,猛点头。

    就连大孩子辛提也有些触动,他摸着手里的钱袋,掂了掂重量。

    里克叹了口气,摇头摆摆手:“不,是我该道歉,我只能为你们做到这些。”

    “里克先生,”泰尔斯趴在地上,却一脸犹豫地看着里克,“不知道——”

    “嗯?”里克挑挑眉毛,“怎么了?”

    “我听说我们长大之后,要被分去其他地方训练,”泰尔斯小心翼翼地问,似乎生怕冒犯了里克,“那——我们接受完训练,能到你的手下做事吗?”

    听到这话,一边的凯利特、尼德和科莉亚也希冀地看着里克。

    啪,里克在心里打了个响指。

    得分。

    比想象中要快。

    “呵呵,这一点么,”里克绽放出一个微笑,“别看我现在这样子,在兄弟会里,我可是个有理想的男人呢。”

    里克笑着弯下腰,摸了摸泰尔斯的头,显得他更为亲和:“我的手下小子们,将会是整个兄弟会里最好、最强的!”

    这可是我的实话呢,里克心道。

    “所以啊,你们想当我的手下,可要努力了!”

    “嗯!”孩子们充满希冀地齐齐点头,泰尔斯也不例外。

    “我走了,泰尔斯,还有孩子们,”里克转过身,把头偏过来,露出侧脸,“下次再遇到这种事,偷偷地来告诉我吧,虽然我不能直接阻止他,但找些麻烦,不让他接近你们,总是可以的。”

    说完,里克露出洁白的牙齿,在月光下闪了一下,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第六屋的院子。

    “里克先生人真好。”尼德脸上的眼泪干了,“不像那个坏奎德。”

    “嗯。”科莉亚点了点头,满眼开怀,像是吃到了糖果。

    “可是,”一直处于惊吓状态的跛子莱恩犹豫着,出了声:“我总觉得,里克先生比奎德还让我害怕。”

    “所以你是胆小鬼嘛!”

    “胆小鬼莱恩,你这幅样子怎么要到钱的!”

    只有泰尔斯,在里克离开之后,眼神渐渐变得平静。

    当看到辛提,一枚一枚地数着钱袋里的三十个铜子时,泰尔斯微微地呼出一口气。

    他的背部还在痛,他知道,正规的外伤药,对他的伤势更好。但泰尔斯昨天早上才去过格罗夫药剂店,在后门从燕妮的手里拿走了伤寒药,听她抱怨过,自己的小气老板,把药都提价了,连外伤药都涨到三十五个铜子——恰好比里克给的钱多五个铜子。

    然而,他还从落日酒吧老板的女儿娅拉那里,知道了关键的一点。

    奎德在酒吧里的不菲花销,都是里克在负责。

    可是——

    “我每个月都要上缴,自己的钱也不多……”

    里克刚刚的话,回荡在穿越者的耳边,他忍不住看了看手边那袋铜子。

    乞儿们已经忘记恐惧,相互打闹。

    只有泰尔斯皱起眉,艰难地转过头,看了自己伤痕累累的背部一眼后,叹了一口气,又重重地垂下。

    这该死的世界。

    ——————————————————

    里克走到第十屋,盘算着这里有个叫卡拉克的八岁孩子,是个小小年纪的狠角色,该敲打敲打然后拉到自己麾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脖颈后一凉。

    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异能。

    在绝对平静的时候(绝对平静,稍微转移开注意力都会失效),一旦周围五米左右的距离里,有生物接近,他就会后颈一凉。

    就这样了。

    但别说他不是战士,就算他是战士,跟王国那些战力群且五花八门的异能部队,以及强悍的终结剑士、骑士,甚至和神秘的魔能师相比,他这点异能简直不值一提,甚至各大神殿里的实习生们都能把他按在地上打。

    但里克觉得,总有一天,这个异能会救自己一命的。

    比如现在。

    里克快地回头,在月光下搜寻周遭的情况,同时左手伸进衣袋里,捏住小巧但致命的迷你伸缩弩。

    皎洁的月光。

    空旷的街道。

    无遮无掩

    但空无一人。

    里克深吸一口气,保持自己的绝对平静。

    他感觉到了,脖子后的冷意还在持续。

    难道是脚下的下水道里,爬过了一只老鼠?

    里克拐了三个不同的方向,快奔跑了一段,只是依然存留的脖颈冷意,让他把这个猜想去除。

    哪只老鼠会在他正下方,跟着他朝三个方向跑了二十米?

    里克心里越惊恐。

    他不该一个人出来的,即使这里是废屋,是兄弟会的地盘。

    他该带上二十个打手,每人手里一把魔能枪,不管那该死的玩意儿有多重。

    就像兄弟会负责毒品交易的大佬拉赞奇·费梭一样,出入都有三十个人跟着。

    甚至,如果钱够的话,他应该雇佣上两个终结剑士,或者一个异能战士,乃至魔能师——算了,魔能师太可怕。

    纳尔.里克,你要冷静,他告诉自己,你可是要在日后掌管整个永星城,甚至星辰王国地下世界的男人,冷静,一定要冷静。

    他强作镇定地转身,朝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仿佛刚刚只是在做健身慢跑。

    自己得罪了谁吗?有谁想要自己的命吗?这片街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吗?

    他走出了好几百米,月光下,周围空旷无人。

    但他的后颈,凉意依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