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章 鬼魂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章 鬼魂第(2/2)页
文件里,他都会在不起眼的地方夹上几根头,以防被人偷窃和偷看,例如从不把钱藏在一个地方等等,他一直以自己的小心谨慎自豪,也认为总有一天会为这样的谨慎而收取应得的回报。

    例如现在。

    里克翻开了乞儿的名册。

    名册上,每一页夹着的头都在同样的位置上。

    这本该是好事,意味着名册无人翻动。

    但里克是书记抄写员的儿子。

    他的父亲教过他,要是有心,每一个优秀的盗贼和游侠都能轻易地避开这类“夹头”的保密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翻开想要的文件。

    于是里克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个更谨慎的办法。

    要在书页里夹了头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翻阅文件,秘诀当然就是保证在翻阅过后,头依旧在原来的位置。

    最快的方法,就是在原位把头摁住,翻页时,用手夹着上下两张书页的形式,继续把头夹在原位。

    要如何破解这种方法?

    像贵族一样,直接用火漆封印当然最快也最保险。

    但里克有一种他父亲专用的,青豚鱼油制的轻干凝胶,这是住在河边的穷人专用的凝胶,这种干凝胶的特性(缺点?)是粘合力不强,只要不是太重的书册,在涂上书页后,即使合上书本,涂胶的地方也不会黏合,必须要用外力紧摁涂胶的两侧一小段时间,书页才会黏合。

    当里克翻开名册时,就现头都还在原位,只除了一点。

    这些头,都紧紧黏在了书页上。

    有人看过了自己的乞儿名册,用手夹着这些头翻的页。

    里克心中一凉。

    而且,绝对是高手,才能把夹在书页不同却不显眼位置上的四根头毫无痕迹地留在原位。

    幸好自己有父亲传授的秘诀,才能现。

    四天前,因为看到了泰尔斯所演的乞讨戏码,为了找那个男孩泰尔斯所在的屋,自己才翻看过名册,那时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到今天为止,这中间的四天时间里有人来过自己的房间,翻看了乞儿的名册?

    里克头皮一凉,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于是他连滚带爬地翻开抽屉暗格,拉出最重要的人口交易账本、自己在王家银行的秘密存款本。

    账本和存款本都是安全的,没有被翻动的痕迹,书页中的头也很自然地落下了。

    里克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些暗格中的东西还没被——等等。

    如果是高手,又怎么会错过暗格?

    里克颤抖地拉出整个暗格,拆开,把手摸向暗格上本该夹着头的地方。

    随后他瘫倒在了椅子上。

    头,正被他里克家独有的轻干凝胶,牢固地粘在暗格的合缝处。

    当里克失魂落魄地走进餐厅,对正打情骂俏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视而不见的时候,反倒是一直以来不对盘的莱约克,幸灾乐祸地喊了他一句。

    “会计师,听说你最近撞鬼了?”

    里克没有理他,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落座,拉过桌上的一瓶墨水,当成酱汁,倒在自己的牛排上。

    “别理他,”贝利西亚嘴角含笑地坐在莱约克怀里,满带风情地瞥了杀手一眼,把一杯红酒喂进他的嘴里,“今晚还来我房间?”

    “当——当然,当然,”莱约克不等咽下红酒,就急急忙忙地回答到,“我今天才知道,老大一周前就把哨卡都撤到屋外了,所以我们今晚不妨——嘿嘿——疯狂一点。”

    “哎呦,你真坏——”

    “当啷!”里克手里的墨瓶摔到了桌上,墨汁蔓过桌面,流到另一边那对男女的身前。

    他面色苍白地抬起头,看着一脸不悦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

    “一周前,一周前——本部的大屋里就没有哨卡守卫了吗?”

    “废话,”莱约克掸了掸身上被沾到的墨水,不爽地扔来一个面包,打在里克脸上,“最近对血瓶帮那场大行动,老大说要保密,人越少越好,所以哨卡都被撤到屋外了,连进屋上厕所都不行——但你不用担心,你不是还有个形影不离的鬼魂在保护你嘛。”

    “那,那走廊里,”里克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声音都显得颤栗不已,“走廊里,走廊里也不会有哨卡的咯?”

    莱约克跟贝利西亚,早已经把他抛在脑后,旁若无人地吻在了一起。

    里克深深吸了一口气。

    前天在废屋被莫名其妙地跟踪,那天晚上本部走廊里本不应存在的的哨卡兄弟,房间里被细细翻看过的乞儿名册。

    很好,一切都连得起来了。

    现在,纳尔.里克,他对紧张得抖的自己说:

    你被盯上了。

    对手可能很强大,强大到在岗哨重重的黑街本部来去自如,强大到连莱约克这样可怕的杀手都没有察觉,莫里斯老大这样经验丰富的异能战士都一无所知。

    只有我运气好,托过世父亲的福,现了这一点。

    他可能就在我身后。

    我必须自救,自救!

    我要找到他的目的!

    里克的大脑疯狂地运转起来。

    对方在这两天里,应该已经把自己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但却只是细细地看过了那本乞儿名册。

    对更重要的账本却弃如敝履。

    对方想找的东西,在乞儿名册里!对了,自己是在废屋附近被盯上的,那里正好是乞儿们的居住地!

    他要找的是某个乞儿!

    但是,里克头疼地想,自己手上有一百多个乞儿,下个月,贝丝那里还会再送来一批,这些都是来历不明或者没有后患的孩子(重要有价值的孩子,如某些掌权人的后裔,某些大富商的孩子,早就赎的赎杀的杀了),他要的到底是哪一个乞儿?

    他这样高明的身手,这样可怕的实力,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对兄弟会提出要求呢?我们直接给你就是了!

    自己宁愿一项项地配合他,哪怕把所有一百多个乞儿一个个拉出来,脱光搜身,乃至于全部杀了解剖,总好过这样日日提心吊胆的被一个“鬼魂“远远地吊着!

    等等,自己好像想到了关键。

    他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对兄弟会提出要求呢?

    那当然是,这件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哪怕是黑街兄弟会!

    是兄弟会的竞争对手吗?不对,血瓶帮要是有这样的实力,黑街兄弟会早就被翻来覆去灭掉几十次了。

    那就是,他既没有正式的渠道,也不屑来跟下城区的黑街兄弟会打交道!

    这样可怕的人物,层级当然不会低到跟贫民窟出身的黑帮打交道。

    他又为什么要对这些早就遗世多年的孤儿感兴趣?

    寻找失踪儿童,直接去警戒厅报案不行吗?而且这种层级的人物和势力,警戒厅不敢怠慢,就连兄弟会也只能低头。

    等等!里克脑中一亮,自己似乎抓到了重点。

    实力高明,来去无影,秘密行事,对某个孩子的来历感兴趣,层级远远高过黑街兄弟会。

    实力是要用金钱和资源堆出来的,秘密是因为这件事的公开会对他不利,不跟兄弟会打交道是因为他本身层级就太高了,对兄弟会从各渠道不同来历搜集来的孩子感兴趣嘛...

    本人实力可能在极境以上,背后是掌握权势、财富的高位者,却避开从兄弟会到警戒厅的任何耳目,秘密地搜寻着某个重要的孩子——孩子?

    里克狠狠地拍了拍大腿,脑中一根弦似乎瞬间贯通!

    他这是卷进了某些大家族的血脉继承斗争里了!

    我草!

    里克狠狠地盯着对面,已经开始上下其手的莱约克和贝利西亚。

    只是他的思绪,早就离开眼前这对男女了。

    也许整个星辰王国的一千五百万人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天,一件足以撼动王国上下,震荡东西大6局势的秘密真相,曾经离一个毫不起眼的黑帮小头目如此之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