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意外总是突然而至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意外总是突然而至第(2/2)页
“什么意思?他还能变成女人不成?”

    “笨蛋,意思是说奎德被阉了!听说是好几年前在卡里玛街道收账时,在一间凶宅里——就是诺福克伯爵跟他的家人被吊死后留下的那间——遇到了很奇怪的事情,大家都说是一个红衣的女幽灵把他下面割掉了,干干净净。”

    那么一瞬间,奎德觉得全身上下的血都涌到了头部。

    下一刻,失控的他就怒吼着,从墙后扑了出去,紧紧扼住其中一个打手的脖子!

    “谁!是谁这么说的!哪个混蛋!”

    “哪个混蛋!”

    “我要去杀了他!”

    另一个打手惊慌失措地连退了几步。

    奎德狠狠地把手上的人压倒在地上,越扼越紧,只是被刺穿的右手掌有些吃不住力。

    他当年毕竟是兄弟会有名的打手头目,在凡级里也是顶尖的好手,即使多年来的颓废让他体能下降,技巧退步,只要不是对上刚刚萨里顿家的那个女飞贼,他还是能完胜一般的打手,尤其是现在,奎德觉得全身上下的怒意,都变成了使不完的劲力。

    “奎德老大——刚刚都是谣言,我们都不信的——啊!”奎德像野兽一样,猛地抬头!

    辩解着的打手,被狠狠地吓退了一步。

    但他马上看到,另一个同伴已经脸色苍白,出气多进气少。

    不住退后的打手顶着奎德的凶光,脸上满是恐惧:“啊,是,都是那些乞儿在传的谣言,老大,真的不是我们的错,你,你去问那些乞儿就知道了!”

    “咔嚓!”这是颈骨折断的声音。

    那个被奎德扼住的打手已经没气了。

    而奎德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眼里满是择人而噬的凶光,今晚的酒后劲之大,让他连最后的一点理智都在渐渐丧失。

    仅余的打手浑身都在颤抖,见状不妙,一边呼号着,一边连滚带爬地逃开。

    奎德想要追,但醉意浓重,步子不稳的他根本跑不起来。

    他狠狠地喘了两口气,看着脚下的尸体,觉得不解气,又踢了好几脚,才甩甩脑袋,朝着二十几间废屋走去。

    奎德没有思考为什么今晚巡逻(这对于看紧乞儿是非常必要的)的打手完全没有出现,他只是脑里有一股劲,只想找到那些嘲笑他的人。

    然后,一个个地折磨死他们。

    刚刚杀了人的奎德,感觉像是从脑里打开了一道久违的枷锁,又回到了过去那段刀口谋生的日子。

    这些该死的小贼,他恶狠狠地想,既然敢传谣言,就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该死的小贼。

    那个逃脱的打手,颤抖地爬出了废屋的大石门,在门外的树下撞见了里克。

    “里克先生!”打手见到里克,仿佛见到了救星,“奎德老大——奎德他疯了!你不是说,不是说我们一定跑得掉的吗?结果,我们连话还没说完,奎德就——”打手已经恐惧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清楚了。

    “皮尔森没能逃出来?他,他被奎德给?”里克像是吃了一惊。

    在得到打手哭诉般的确认之后,里克才黯然地摇摇头:“是我的错,我还以为,奎德听到这个消息,会羞愧地躲起来——没办法了,你去关上大石门,把奎德锁在废屋区里面,然后准备马车,我们立刻出。”

    “好的——里克先生,我们去哪儿?”惊魂未定的打手听到要离开,连连点头,甚至都没有想,那些同样在里面的乞儿该怎么办。

    “去本部,找莫里斯老大。”

    看着打手扑到大石门旁,伸手把双开的大门关上,插上石锁,里克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

    这下,奎德一定会找遍所有的乞儿,其中肯定有那个“鬼魂”想要的人。

    自己提早了今天的作息时间,天色还没有很晚,奎德有大半夜的时间,料理那些乞儿们。

    无论是虐打还是杀死,都是那个鬼魂,那个刺客,要关心的事情了,他既然对乞儿们感兴趣,那当这些乞儿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他会怎么办呢?

    先,肯定无暇来找自己。

    如果他是来找某个乞儿的,那奎德就会被他干掉,这样黑街兄弟会明天就会接手这里,自己就没有麻烦了。

    如果他是来杀某个乞儿的,也许会看着奎德(这是很有可能的,永远不要低估贵族家里的龌蹉)继续干掉乞儿,直到目标清除,那自己的麻烦也就解决了。

    总之,那个麻烦,那个大人物家的问题,自己后颈的冰凉,都会在今夜解决掉。

    否则,总有一天,那个找不到目标的鬼魂,会正面找上自己,里克可不认为,这些大家族的走狗们会有好脾气,也不认为,在跟对方打过照面之后,自己还能完整地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里克不是没想过,装上一个月的病,或者干脆请调到其他地方去,逃开那个可怕的鬼魂越远越好,直到它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而前一天还一切顺利的里克突然蹊跷生病或远离,岂不是向鬼魂说明“我知道你的存在”,然后再把自己的生命赌在那个鬼魂“不涉无辜”的善心上吗?

    必须要有另一个安全、不惹人怀疑的替罪羊,去戳破那个鬼魂的企图,把这件糟心的倒霉事终结掉。

    奎德老大——这次又要麻烦您了!里克淡淡地想。

    可惜这批乞儿了,那个泰尔斯,还有那个卡拉克。而自己事后,也有机会会因看管不力而吃挂落,但这跟自己的小命与前途比起来——

    此时,侥幸逃出来的那个打手,把马车从远处赶来。

    里克对着他点点头,给出一个鼓励和安慰的微笑,走到马车旁。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那柄迷你伸缩弩,将浸了蔓蓝草剧毒的弩箭,准确地射进,那个惊讶的打手张大的嘴巴里。

    ——————————————————

    当里克做出那个——永不为世人所知,却依旧深刻地影响了王国命运的——决定的当夜,因为提早休息的缘故,第六屋的乞儿们都在泰尔斯的带领下,坐在好不容易生起来的炉火旁边,清点着今天的收获。

    “那个黑衣的女人给了八个铜子——听说她小儿子不久前因为伤寒刚刚过世,难怪这么慷慨。”

    “耷拉着耳朵的米拉拉,把买菜剩下的铜子都给了我们——噢,只有两个。”

    辛提脸带笑意,一个一个铜子地数出来,堆到左手边,泰尔斯点点头,抓着一片尖石,在地上划出两个“正”字。

    “那个穿着高地靴子的瘦子不肯给钱,所以我和莱恩就给了他一点教训。”

    凯利特摸出一张卡片,苦恼地看着上面的字:“可是他怀里就只有这张卡片,但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那是国立研究协会,璨星大图书馆的出入证,那是sc区的地方,离我们有五个街区呢,”泰尔斯端详了一下这张卡片后说道,“那个瘦子肯定是从外地学院来的学者——不知道是哲学家还是科学家,不过,看他那么落魄的样子,说不定是文艺学家。”

    “哇!泰尔斯你居然认识上面的字!”科莉亚和尼德都一脸崇拜地看着泰尔斯。

    “怎么可能!”泰尔斯耸耸肩,看着两个孩子眼里隐约的希冀,“从来就没人教过我们认字和算数——我是看到卡片背后,那个书本的徽记才知道的。”

    不过,泰尔斯心想,他已经在自学文字了,比如“落日酒吧”、“格罗夫药剂店”、“国立研究协会”这些招牌上的字,而他曾经的记忆,让他对知识产生莫名的尊重和崇拜,由此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和积累的机会。

    能够自由地坐在书桌前汲取前人的智慧——泰尔斯抬起灰尘遍布的双手,看着上面因终日操劳而过早磨出的茧子,摸摸根本就没吃饱的肚子,叹了一口气——真的是一种幸福呢。

    泰尔斯已经不记得自己穿越来的情景了,确切地说,那些穿越前的记忆,是随着幼儿泰尔斯的逐渐成长,大脑的逐步成型,才一点一滴被找回来的。

    他两岁到三岁的记忆是零乱而稀疏的,就像一个真正的两岁孩子一样,只记得一片粘稠的血红(他也不知道为何颜色可以用“粘稠”来形容),一间充斥了婴儿哭声的黑石屋,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直到后来他才知道那是“黑心寡妇”贝丝,一个负责抚育兄弟会里新进幼儿的女头目。

    泰尔斯在三岁时被送到废屋,也是那时起,他前世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大脑里闪回得最多的情景,是他坐在一张书桌前,目光在书本和电脑间来回逡巡,或者在坐教室里,与十几个打扮各异的年轻人(或者加上一个中年或老年的教授)讨论着什么。

    但那都已经是虚幻了。

    四年来,在xc区乞儿们充斥着毒打、欺凌、黑暗、罪恶和死亡的生涯里,泰尔斯勉力维持着第六屋乞儿们的生存。

    相比起前世那个大脑比身体达的研究生,四年的乞儿生涯带给泰尔斯许多新的技能,例如博取同情的演技、神不知鬼不觉地扒窃、巧妙而不动声色地偷听打探、通过街头合作来嫁祸竞争对手等等。

    期间,泰尔斯也做了许多过一个乞儿范畴的准备,如与不同阶层的人(在xc区不同阶层”大概也就是“下等人的不同阶层”)搞好关系,偷偷打探兄弟会的秘密,安排好几个秘密地点,私藏一些库存(这一点上,奎德还真没搞错)等等。

    没错,泰尔斯不准备乖乖接受这个世界赋予自己的命运。他不会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乞儿,也不会成为兄弟会的打手或窃贼,更没兴趣在永星城上演什么“黑帮风云”。

    他要逃走。

    然后,去过自己的生活,做一个自由的人。

    至少比现在更自由。

    只要一步一步,随着自己制定好的计划——泰尔斯看向屋角,那里有一块不起眼的石板。

    我就能——

    “不!卡菈!”

    就在此时,隔壁的第十七屋,突然传来夹杂着恐惧和慌张的惊叫。

    很快,泰尔斯就会学到他穿越后最重要的一课,那就是:意外,总是突然而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