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章 疯狂的奎德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疯狂的奎德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废屋不是一间屋子,而是永星城的一个地名,坐落在下城二区,毗邻臭名昭著的黑街,总面积大概也有一条街道那么大。

    泰尔斯曾听兄弟会里的老人说,废屋据说是星辰王国的王廷,在一百年前出资筹建的,也曾经有个比较体面的名字(只是没人再记得了,只有市政厅里才有记录),亦曾住满了王国都庸庸碌碌但熙熙攘攘的市民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废屋变成了黑帮之间接触谈判,偶尔也开仗火并的地方。

    于是,热闹的街区住屋,就在鲜血和刀斧的陪伴下,变成了空无一人,只余石墙砖瓦的废屋。

    据说,废屋还一度被当成抛尸地,以至于时至今日,沐浴着都的阳光快乐成长的孩子们,都会被这样告诫:“如果你再不听话,我就把你送去废屋。”废屋的名声,也由此仅次于可怕的黑街。

    当黑街兄弟会崛起并夺得了下城区地下世界的霸权后,废屋就被当做兄弟会城内乞儿生意的大本营。

    为了方便管理并防止乞儿趁夜逃跑,在布置了每个屋对应监视的打手之余,兄弟会把废屋四面都凿出了宽十尺,深十五尺的壕沟,沟里布满了削尖的木桩和锈钉,只在废屋的正面留下一座可以用大锁反扣的石门。

    传言,在无数的尸体和试探后,终于有人在深沟里挖出了密道并逃了出去,但起码泰尔斯在废屋的四年里,没有乞儿能找到那条传说中的密道,反倒是深沟里的尸体,随着兄弟会的生意扩张,每年都在增加。

    据说,每年都会有不长眼的孩子试图越过深沟逃跑,所以兄弟会也每年都要清理一次沟内的尸骨。

    废屋地如其名,是由一间间废弃已久的石屋组成,总共有二十三间(本来还有更多,一部分倒塌在多年前的黑帮战争里,一部分被兄弟会拆除挖出了壕沟),不规则地坐落在大石门的后方,有的石屋“离群索居”,有的石屋则连得较近。

    运气好的乞儿,分配到的废屋有井水,运气不好的,如泰尔斯所在的第六屋,就只能从其他屋里打水灌满水缸了——而这通常不是毫无代价的。

    水源和食物也常常引起乞儿间的斗争,像是第六屋的水缸,就是泰尔斯到废屋后的第二年,通过各种手段,和隔壁的十七屋达成协议,每周打一次水得到的。

    此前他们——那时候尼德和科莉亚还没来,只有辛提、莱恩、凯利特和另外两个已经不在人世的乞儿——连喝水都成问题。

    而现在泰尔斯他们听到的,就是隔壁十七屋里,源自他们的“头儿”,迭戈的叫声,泰尔斯还记得自己当年争水的时候,在迭戈的头上砸了一块石头,那时他的叫声也跟现在差不多。

    “卡菈!来人啊!我们没有!不是我们!”

    迭戈的叫声显得惨痛而恐慌。

    以至于第六屋的乞儿们,连带泰尔斯在内,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泰尔斯毕竟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他的第一反应,是把院子里的大家,都赶回屋里的破洞——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泰尔斯都对这个决定追悔莫及——躲避一下。

    泰尔斯自己则瞄了一眼屋角那块不起眼的石板,躲在十七屋对面的墙下,死死地盯着连通十七屋和第六屋的一个狗洞,这在当年,是两个屋的孩子们结盟的象征。

    “迭戈他们怎么了?打架了吗?”尼德躲好后,好奇地问了一句。

    乞儿之间也并非其乐融融,像是第六屋这样和谐的屋子,在废屋里也不是多数。

    许多乞儿的伤残乃至于死亡,除了奎德之外,事实上是乞儿们自己造成的,不到十岁的孩子们下手不知轻重,像是尼德和科莉亚到来之前,泰尔斯之前的两个室友之一,就是这样过世的。

    但十七屋也算是废屋里的少数,迭戈是个棕色皮肤,小眼睛,黄头,大大咧咧但顽固的孩子,九岁半的他显得比辛提和泰尔斯都更有领袖的气质,至少十七屋的乞儿们都听他的话,这也让当年第六屋和第十七屋的争水之战波折再三。

    “不像是打架,难道是别的屋在欺负迭戈他们?肯定是第十屋的卡拉克!他最爱欺负别的家伙了!”凯利特像是想通了什么,急急忙忙地说道。

    “那我们要赶紧去帮忙啊!我们可是跟他们说好要互相帮助的!”

    跛子莱恩闻言就要从破洞里跑出来,往狗洞里钻,但在月光照上他半身之前,莱恩就被泰尔斯一把拖了回去。

    “不要急,不是卡拉克!是别的事情!”泰尔斯脸色凝重地听着隔壁的惨叫声。

    “不,迭戈!”

    随着一声钝响,像是某个沙包被甩到了墙上,但这次传来的是另一个孩子恩索拉的哭声。

    泰尔斯记得这个八岁的孩子,当年争水的时候,恩索拉紧紧抿着嘴唇,死死站在迭戈的身旁。

    两边开打的时候,也是他死死抱住了辛提的大腿,不让他靠近迭戈和泰尔斯的斗争,要不是泰尔斯猛攻迭戈的膝关节,又眼疾手快捡了一块石头,第六屋到今天有没有固定的水喝,还不知道呢。

    “不对劲!”

    身为屋里最大的孩子,辛提脸上的疑惑逐渐变成凝重,作为第六屋跟泰尔斯合作得最愉快且默契的乞儿,辛提沉默的时间占了大多数,但每当他开口讲话,不是重要的事情,就是关键的话语。

    很快,孩子们脸上的疑惑、凝重,就统统都变成了惊恐。

    “求饶啊!你求饶啊!继续啊!我最喜欢听你们这群人求饶了!”

    隔壁传来了一个浑厚但是疯狂的声音。

    废屋的每一个乞儿都不会忘记这把声音,这对他们而言简直比地狱恶魔般可怕——至少恶魔不会一寸一寸地打断乞儿的骨头,不会一刀一刀地划开乞儿的脸庞,更不会把乞儿头朝下浸在水缸里,美其名曰“给你解解渴”(恶魔真的不会吗?至少乞儿不知道)。

    是奎德。

    奎德·罗达,黑街兄弟会的乞儿头目,也是乞儿们的梦魇和灾星。

    “不!奎德老大!我们错了!我们——啊啊——”

    “看你们还敢不敢乱说话!敢不敢背地里骂我!该死!红的女人!该死!光头!该死!娅拉·萨里顿!你们全都该死!”

    随着奎德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咒骂,隔壁传来一阵一阵的击打声,有时是拳头,有时是石头,有时是人体和墙面碰撞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迭戈!卡菈!马里塔!你们快起来!快救救我!”

    “快跑!快朝——呃——”

    “天啊!守卫呢!里克先生呢!天啊!他要杀了我们,他要杀了我们全部——”

    “不!不要!”

    撕心裂肺的哭喊,也从不止一人的嘴里出来,月光下的废屋,此刻在泰尔斯的眼里,竟显得惊心动魄!

    泰尔斯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反应过来,奎德到底在做什么。

    他猛地转头,看向第六屋的大家,尼德和科莉亚正在墙洞里瑟瑟抖,刚刚还要冲出去帮忙的莱恩已经吓呆了。

    凯利特跟辛提也好不到哪去,前者急切而恐惧的目光在几人间来回,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后者则是脸色苍白,死死地盯着泰尔斯。

    “砰!砰!砰!喀啦!”

    “你们这群该死的渣滓!连你们都敢嘲笑我!嘲笑‘血斧’奎德·罗达!连你们都敢——”

    “哈哈,你们叫啊!怎么不叫了呢?给我叫!”

    耳边疯狂的咆哮和痛苦惨嚎并行,伴随着每个人都不愿去深思的碎裂声。

    泰尔斯知道,此时此刻,恐慌已经在第六屋中蔓延开来,他疯狂地运转着脑筋,思索着目前的境况。

    奎德在第十七屋毒打着乞儿——不,听奎德的样子,和他揍人的频率跟力度,今晚不仅仅是要出气这么简单!

    而且,奎德虽然混蛋,但也不会一次把整间屋子的乞儿全部——对了,里克呢?废屋的守卫和巡逻的打手呢?隔着石墙,每座屋子之间虽然不一定能相互听见,但走在路上的打手是一定能听见的啊!

    泰尔斯当然不会知道,今晚废屋的守备力量被人为地减低到两人,而且,那两个打手已经永远不会再来了。

    “泰尔斯,怎——怎么办?”听着隔壁的惨剧,辛提本能地觉得不对,他苍白的脸上已经出了细细的汗,只是一个劲地问着泰尔斯。

    “安静,每个人都不许出声!我们——”泰尔斯皱着眉,苦苦思索着对策,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第六屋和第十七屋之间的狗洞里,冷不防钻出一个乞儿的身影。

    科莉亚吓得小小地惊叫了一声。

    泰尔


第5章 疯狂的奎德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