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第一滴血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第一滴血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警告:本章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迅撤离;重复,本章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迅撤离。

    ——————————————————

    当泰尔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奎德扼住喉咙,提在了半空。

    泰尔斯挣扎着,紧紧抓着奎德扼住自己颈部的手,但浑身的力气似乎都使不上劲。

    他死命地张大口,但就是吸不到一点空气。

    双脚不住踢打。

    头部开始晕。

    耳边,一切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厚布一样传来,科莉亚在哭喊着,莱恩瑟缩在墙洞里不住抖,凯利特吓呆了一样坐在墙洞前呢喃。

    辛提和尼德则怒叫着,无畏地冲了过来,一个抱着奎德的大腿,一个用小手击打着奎德的肚子。

    辛提飞了出去,撞倒了水缸,水流得整个院子都是。

    尼德被奎德狠狠地一踹,尖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起不来。

    泰尔斯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惊讶于尼德的勇敢和凯利特、莱恩的怯懦(辛提的举动他心中有数),他死死地用手指甲抠着奎德的手,从脖前抠到颈后。

    他想要挣脱,想要呼吸到一口空气。

    突然,指甲在奎德的右手背上陷了一下,像是抠到了一块空洞的伤口。

    泰尔斯没有犹豫,脸部已经憋红了的他,双手指甲死命地抠了进去。

    “啊!”

    奎德痛叫了一声,松开铁箍一般的双手,把泰尔斯狠狠地甩飞到墙壁上。

    泰尔斯只觉得头晕目眩,喉咙剧痛,扶着破墙,忍不住地咳嗽。

    奎德抓着自己的手掌,上面,被娅拉用刀钉穿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该死的娅拉·萨里顿!该死的小鬼!”

    奎德强忍着疼痛,怒吼一声,恼怒和酒意同时上涌。

    “啪!”

    狰狞的奎德猛地回头,只见十七屋的恩索拉,正连滚带爬想要逃出门外,只是刚刚被奎德踹塌的门板,支撑不住他的重量,断裂开来。

    “哈哈,你想跑?”

    奎德狞笑着,大步扑上,抓住恩索拉的左腿。

    “不!不要!”

    恩索拉哭喊着,被奎德倒提起来。

    “小鬼,你打过铁吗?有?没有?哈哈,没关系,我教你啊!”

    泰尔斯痛苦地爬起身,只来得及看见奎德用双臂,抡着恩索拉的左腿,把他的头部向着自己背靠的墙壁砸来。

    泰尔斯只来得及本能地侧过头一让。

    头顶一声闷响,像是泰尔斯有一次见过的,一个卖艾尔伦瓜的蔬果摊贩,把瓜果砸开的声音。

    对了,就是那个被他们偷走皓月神像的摊贩。

    科莉亚的哭喊变成了刺耳的尖叫。

    泰尔斯呆住了,他来不及把眼睛闭上。

    红色和白色的液体,远远地溅上泰尔斯的脸,温热,也寒冷。

    从地上爬起来的尼德目睹了这一切,他崩溃得大叫,然后向着通往十七屋的狗洞跑去。

    奎德张开嘴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就像他吸进去的不是空气,而是上品的黑松酒似的。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转过头,扔下恩索拉剩下的部分,怒笑着看向尼德的方向。

    那一刻,泰尔斯心里想的是,尼德个子小,很灵活,他一定能在奎德之前,钻过狗洞去的。

    钻过那里,一切都会好的。

    钻过那里,就安全了。

    钻过那里。

    钻过去。

    钻啊。

    但在尼德半个身子钻进去之前,奎德就抓住了尼德的双腿。

    “你是那个什么钱都交不出来的小鬼?”

    奎德嘿嘿笑着:“那要你有什么用呢?”

    尼德哭喊着大叫,被奎德从洞里拖了出来。

    “叫啊,叫得不够惨--可惜啊,可惜水缸坏了——嗯,不能玩抓鱼了。”

    奎德摇摇头,驱散脑里酒精带来的眩晕,看着刚刚从地上醒转的辛提和他身边的水缸,嘟囔了一声。

    “那就简单点吧。”

    在尼德的哭喊和踢打中,奎德把他面朝下,摔到地面,然后抬起右脚,向六岁乞儿的背部中心,狠狠地踩下。

    “不——!”

    “咚!喀啦!”

    与泰尔斯撕心裂肺的怒吼同时而来的,还有让人心碎的清脆断裂声。

    泰尔斯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咚!”

    这是奎德的第二脚。

    “咚!”

    第三脚。

    辛提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大叫着,抓起一片水缸的碎片,冲向奎德。

    奎德只是哈哈大笑着,一腿踢飞了辛提手上的碎片,然后抓着辛提身上粗麻衣物的衣领,把他也提起来。

    原来我,我什么都做不到。

    泰尔斯低下了头。

    墙角,恩索拉的身体还在无声但是怖人地抽搐,尼德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以为我在保护这些孩子们。

    但我什么都做不到。

    什么都做不到。

    辛提一边怒号一边踢打着,奎德越来越高亢的笑声则变本加厉。

    “小鬼,你叫嘛,继续叫啊,我最喜欢听你们叫了,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会放过你们了。”

    泰尔斯的眼前一片昏暗,一个熟悉的场景回到他的大脑里。

    “偏差行为,这是我们对于有悖社会规范的人类行为的称呼,一般人习惯称之为犯罪。但我们必须知道,犯罪只是偏差行为里很少的一部——我们关注的不是行为本身,而是这种行为在社会层面,在集体层面上的意义和理解——涂尔干是很早提出社会规范一说的学者之一,也是从功能主义角度看待偏差行为的——”

    “有这样一种观点,对于偏差行为者的执法和惩罚,是权力主体形塑人民,塑造社会结构的基本手段之一——”

    这是泰尔斯前世的记忆碎片,就在刚刚,他又找回了一部分。

    “恶魔!你这个恶魔!”

    就在这时,辛提一边怒号一边踢打着,把泰尔斯眼前的景象又驱散了。

    “对!我就是恶魔!”奎德嬉笑着,“你说,恶魔会怎么炮制你呢?”

    泰尔斯深吸了一口气。

    该死的混蛋。

    他的脑筋正前所未有的清楚明晰。

    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应该这么做。

    他咬紧了牙,反身冲向屋角。

    他知道的。

    泰尔斯抓起屋角的一块石头,狠狠掀开,把手伸进石头后一个隐蔽的洞里。

    快点。

    快点摸到啊。

    “算了,看你这么有种,就把你留到最后好了。”

    奎德笑得两边嘴唇都不对称了,他狠狠地拉着辛提的右腿,直到对方嘴唇苍白,直到——

    “咔啦!”

    ——直到脱臼。

    奎德扔下辛提,还在对方已经脱臼的腿上,狠狠踩了一脚。

    辛提压抑但是依旧强忍不住的惨嚎,传到泰尔斯的耳朵里,让他加紧了搜索的度。

    奎德离开院子,朝着屋里走来。

    半塌的屋顶,落下皎洁的月光,照在奎德的笑脸上。

    莱恩抱着双臂,眼睛死死盯着身下的地板,尽力把身子往墙洞里再缩一点。

    凯利特颤巍巍地爬出墙洞,想要把已经无声嘶哑的科莉亚,拉出来一起逃跑。

    但科莉亚像是已经吓瘫了,啜泣着,一动不动。

    凯利特不敢看辛提那边,只是哀求一样,拉着科莉亚。

    但科莉亚下一刻猛地抬头,出小羊也似的哀叫。

    凯利特意识到了什么,他一回头,见到了奎德狞笑的脸庞。

    他只觉得自己裆下一阵湿润。

    抓到了!

    泰尔斯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狠狠地往外一抽。

    然后。

    然后?

    然后他就被神情愉悦的奎德,从背后一把抓住了右臂。

    “你以为我会漏过你吗?小鬼?我就知道,你是这群小混蛋里最狡猾,最奸诈的那个!哈哈!”奎德的手逐渐用力,得意地狞笑。

    不。

    泰尔斯感受到右臂被收紧的疼痛,奋力想要转身,同时想要把左手上的东西刺向奎德。

    “看啊!”奎德像是现了什么珍宝一样,身体一避,让开泰尔斯的刺击。

    然后,从男孩的左手上,夺过来一件东西。

    “一把——匕!哈哈!小鬼,你居然想用一把匕来对付我?哈哈哈哈哈,你准备怎么做?扎我的大腿吗?”

    奎德一把将泰尔斯拉起来,狂笑着。

    不!

    不!

    泰尔斯绝望地想,匕,那把自己从落日酒吧里偷来的无鞘匕。

    那是最后的希望。

    “哟!”

    奎德惊奇地看向了泰尔斯身后。

    那里,是泰尔斯从洞里抽出匕时,用力过猛,而带出的一枚钱币。

    “看我找到了什么?”

    “一枚银币?”

    “银币!哈哈哈,果然是该死的小鬼!你私藏了一枚银币!”

    泰尔斯想用左手挣扎,但一个七岁孩童的力气完全不够,只能在奎德硬得跟铁皮的腹部上一下一下徒劳地砸。

    那枚银币,是红坊区那名女贵族的馈赠,泰尔斯想说自己没撒谎。

    铜币,那位鹅绒的夫人的确只给了自己十二个。

    银币,一枚。

    泰尔斯绝望地胡思乱想着。

    但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自己失败了。

    “作为你敢撒谎的代价——”

    奎德没有理会泰尔斯不痛不痒的拳打脚踢,只是狞笑着,用匕把那枚银币挑起,在半空中甩了个面,然后用匕的另一面接住。

    这枚王国的闵迪思银币,份量十足,即使在今天也少有。它的正面刻着闵迪思三世国王——这位星辰王国历史上,甚至是东西大6历史上都少有的贤君——的头像,以及一句用古体花纹字镌刻的铭言。

    王者不以血脉为尊,血脉却因王者而荣。

    这行字泰尔斯根本看不懂,它的真正意思,还是泰尔斯大胆地问那位女贵族,而得到的回答。

    呵呵,泰尔斯心里默默地想,自己还想要学认字,学读书,学这个世界所具备的知识和智慧呢。

    结果。

    奎德又用匕托着银币,甩了几个刀花,他点点头,很满意自己玩刀的手艺,看来还没退步。

    接着,他把泰尔斯往外拉了几步,把银币扔进了靠着院子的火堆里。

    “作为撒谎的代价——那就赏你这枚银币吧。”

    泰尔斯看着火堆里逐渐黑的银币,突然意识到奎德要做什么了,他越疯狂地踢打着。

    就在此时,泰尔斯突然用余光瞟到,跛子莱恩,那个一贯以来都怯懦,胆小的莱恩,正颤巍巍地摸到奎德身后,举起一块石头。

    不。

    泰尔斯悲哀地想。

    莱恩没怎么打过架。

    那块石头。

    太小了。

    太小。

    “嗒!”

    莱恩的力气不够,石头只砸中了奎德的后颈。

    但足够引起奎德的注意。

    “跑!莱恩!”

    “快跑!”

    泰尔斯,和另一侧痛苦地抱着自己右腿的辛提,都大喊出声!

    但莱恩是个跛子,他的腿在乞讨时,被一个脾气不好的盗贼打断了,缺医少药的乞儿之后就成了跛子。

    莱恩惊惶地后退,转过身,一瘸一拐地奔逃。

    泰尔斯被奎德拖着,跟着他追向莱恩。

    莱恩很快就被奎德追上了。

    奎德怒极反笑。

    “瘸子!”奎德张大嘴巴,野猪一样狠狠地喘着气,“刚刚砸得真痛快啊。”

    “扑通!”


第6章 第一滴血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