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第一滴血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第一滴血第(2/2)页
莱恩被他踹倒在地上,眼里满是恐惧和后悔。

    “我——我——”

    没等惊惧到极点的莱恩说完话,奎德就飞起手上的匕,狠狠扎在莱恩的右手腕上!

    “啊啊啊啊——”

    莱恩的惨叫震耳欲聋,连泰尔斯都颤抖了一下。

    “你不是瘸子吗?断了一条腿!”奎德疯狂地大喊道:“那怎么也该上下对称一点啊!”

    然后,奎德抽起匕,脸上的笑意越浓重。

    他一手把泰尔斯推倒在地上,转过身专心对付莱恩。

    只见他狠狠一膝盖,砸到莱恩的肚子上,举起匕,对着他已经被刺穿的手腕。

    像锯木头一样。

    开始。

    切割。

    泰尔斯痛苦地闭上眼睛。

    “不!不!啊!啊!别!那!啊啊!”

    莱恩的惨叫,已经变成了无节奏的持续哀嚎。

    辛提的怒吼在耳边响起。

    泰尔斯没有去看依然在啜泣的科莉亚,也没有去看悄无声息的凯利特。

    求求你,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吧。

    快结束啊。

    等到莱恩不间断的哀嚎,变成痛苦的呻吟,已然麻木的泰尔斯,感觉到自己又被奎德抓起了衣领。

    一阵滚烫袭来。

    泰尔斯睁开眼睛,只见眼前是那柄匕,上面托着那枚银币。

    被火烧得滚烫黑的银币。

    烧灼的火气袭来。

    “张开嘴。”奎德狠厉而冷漠地道。

    边上,莱恩抱着血淋淋的右手,眼珠里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是木然地侧躺着,身子时不时颤抖一下。

    他的右手掌,只剩一点皮肉,连在手腕上。

    泰尔斯收回目光,冷冷地看着奎德。

    “不肯吗?”

    奎德摇摇头,嘿嘿一笑:“那眼睛也是可以的。”

    言毕,他就抓着匕,以及托在匕上,烧得黑的银币,贴近泰尔斯的眼睛。

    烧得乌黑的闵迪思国王,离他的眼睛越来越近。

    那行铭文也越清晰。

    王者不以血脉为尊。

    血脉却因王者而荣。

    就在即将贴上他眼珠的一刹那。

    “啊!”

    泰尔斯怒吼一声,猛地一挣,咬住了奎德抓着匕的手掌小指!

    奎德痛得嘶了一声,身子后仰,银币从匕上落下,落到泰尔斯裸露的胸口处。

    一阵滚烫从胸口袭来!

    “啊——不!”

    剧烈的烧灼感!甚至引起了剧痛!

    泰尔斯被银币烧得忍受不住,松开了咬着奎德的牙齿,伸手就去捞胸口的银币。

    “混蛋!”奎德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小指,怒意勃。

    “那就给你留点纪念!”

    他一拳击倒男孩,然后猛地扑上去,压倒泰尔斯,用匕死死地压着烫黑的银币,抵在泰尔斯的胸口。

    “嘶——”这像是烙铁被急冷却的声音。

    只是冷却的材料,是血肉之躯。

    “啊啊啊啊啊——”

    泰尔斯怒号着,随着胸口烧心灼骨的温度,还传来一阵焦味。

    他浑身的肌肉,又开始燃烧一般的疼痛。

    奎德压着银币,整整按了有五秒钟,盯着泰尔斯不断痛苦变形的脸庞,才感到解气,松开了泰尔斯。

    泰尔斯一挣脱,就猛地扯住已经黏在胸口的银币,不顾还烫手的温度,连皮带血地扯落。

    带着烧焦的皮肉,以及被泰尔斯扯出的鲜血,银币滚落在地上,叮当作响。

    泰尔斯的血液落到地面上,很快干涸。

    而他则躺倒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出。

    可恶,他明明是成年人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也忍不住想哭?

    “可惜,吞下去或者按在眼皮上多好。”

    奎德小心翼翼地挑起银币,继续扔进火堆,“没关系,我们下一轮再来。”

    泰尔斯狠狠闭眼,胸口的烧灼感似乎没有减弱,而是增强了,越来越烫。

    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涌动。

    在积累。

    只要让我,让我,让我割开奎德的喉咙,就好。他在心底里默念着。

    当泰尔斯再睁开眼时,只是冷冰冰地盯着奎德。

    奎德看着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喂,小鬼,不想玩了吗?”奎德踢了一下泰尔斯。

    泰尔斯只是冷冷地望着他。

    来吧,他想,这次,无论是眼皮还是鼻子。

    随你烫。

    反正,自己穿越过来,什么也做不了,不是么?

    奎德望着泰尔斯的眼睛,确认了对方眼里的冷漠。

    奎德讨厌这种冷漠,他当年在收黑账的时候,最烦就是这样的债务人。这意味着无论他怎么折磨对方,也什么钱都收不上来。

    无聊。奎德啐了一口,恶狠狠地想,趣味都被破坏殆尽了。

    浪费太多时间了。

    但他转头看见墙洞里另外两个乞儿时,眼前又是一亮。

    在科莉亚的哭嚎声中,以及凯利特的恐惧目光下,奎德把手伸向了第六屋其中的一个墙洞,伸向那个唯一的,也是最小的女孩。

    泰尔斯的瞳孔瞬间聚焦了,辛提惊惶地看着这一幕,连莱恩也放下自己的断手,抬起了头。

    不。

    不!

    那是科莉亚。

    那是他们最小的孩子。

    那孩子!

    他胸口的灼热越烫人,身体的肌肉也像是烧灼起来一样。

    科莉亚只是嚎啕大哭。

    她只有四岁啊。

    混蛋。

    你怎么敢!

    “科莉亚!”

    “恶魔!朝我来!”

    “你敢!你不能!”

    泰尔斯、辛提、甚至抱着断手的莱恩都疯狂地爬向奎德,却只是被他一腿一个,扫开在墙角。

    “你不许伤害她!”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死死地挡在墙洞前。

    那是刚刚,被吓回了破洞的凯利特。

    此时,他勇敢地扑上来,想要护住科莉亚。

    但泰尔斯只是痛苦地摇摇头。

    不,你不够的。

    凯利特的拳头被奎德轻易地抓住。

    “别打扰余兴节目。”奎德呵呵笑了一声,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阻碍地,割开了凯利特的脖子。

    凯利特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生了什么事。

    泰尔斯瘫倒在地上,莱恩开始神经失常也似的又哭又笑,而辛提,只是狠狠地锤击着地面。

    奎德把气管破损,动脉喷血,说不出任何话的凯利特,推倒在一边。

    科莉亚哭得越来越凶。

    “别!别抓我!我很乖的!我没有伤寒!我没有!”

    奎德抓住科莉亚的头,把不住号哭着的女孩,像拎宠物一样,拎出破墙洞。

    然后他伸出匕,从火堆里挑出那枚银币。

    “混蛋!该死的混蛋!”

    泰尔斯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出声。

    他痛恨自己。

    痛恨这个该死的世界。

    然后。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奎德。

    在女孩绝望而疯狂的挣扎中,把第二次烧黑的银币,用匕按在了科莉亚的脸上。

    耳边是孩子们的啜泣声。

    科莉亚的哭声甚至已经不连贯了。

    怎么会这样?

    泰尔斯死死地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一动不动,眼里尽是灰蒙蒙的绝望。

    只有胸口,那被烫伤的地方,一阵阵灼热传来。

    奎德把匕和银币都从女孩的脸上挑起,带起女孩的一阵尖叫。

    他喘了口气,环顾一圈,突然觉得有些无聊了。

    赶紧解决这边,去找其他的小鬼吧。

    等等,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兄弟会,不太好?

    奎德的酒意开始渐渐消退了。

    管他的呢,既然里克和他的打手们没出现,就是没问题。

    他闭上眼,摇摇头。

    然后想双手并用,来拗断手上女孩的脖颈。

    咦?

    举起左手的时候,奎德突然觉得奇怪,自己刚刚不是拿着匕,把银币压上女孩的脸的吗?

    匕?

    他没有多想。

    奎德继续抬起左手,抹上科莉亚的脖颈。

    就在此时,趴在地上的泰尔斯,已经绝望的他,右手似乎摸到了一件东西,让他微微一颤。

    匕?

    他也没有多想。

    泰尔斯颤抖地爬起来,把手藏在身后

    一切就这么生了。

    在辛提的眼里,只见前一刻还在地上颤抖着的泰尔斯,猛地扑起。

    “去死!”

    七岁的穿越者,奋尽两个世界,两种人生的疯狂,朝着奎德的脖子,一捅,一扭。

    “烦死了!”

    奎德早就看到了他的动作,只是不在意地反手一肘。

    然后,泰尔斯就被不耐烦的奎德,一肘击飞。

    “砰!”

    泰尔斯的头磕在一处破洞的边上,眼冒金星,但他还是顽强地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手。

    那里,握着那把从落日酒吧偷来的匕。

    刃锋带血的匕。

    一切都好像静止在那一瞬。

    奎德愣了一下,惊讶地低下头,看着被击飞出去,在地上不住咳嗽的泰尔斯。

    奎德惊讶的眼神没有持续多久,他就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生的事。

    他突然松开科莉亚,然后难以置信地,伸出颤抖的手,摸向自己的颈部。

    入手一片温热、湿润和粘稠,这感觉,顺着锁骨往下蔓延,快传导到胸膛、腹部。

    在奎德的眼里,那个该死的小鬼——泰尔斯吃力,但是坚定地,从地上缓缓爬起,握在手上的匕,随着右手在微微颤抖。

    但却是频率稳定地,颤抖着。

    那一刻,奎德有些慌了。

    他双手胡乱扑上自己的脖子,惶恐地摁住颈部那个喷涌鲜血的大洞。

    但颤抖的手和下巴像是都在反抗他的意图,鲜红得像颜料一样的动脉血,喷涌而出,势不可挡。

    奎德咬紧牙齿,只觉得腿下有些软,于是后退了一步。

    但这一步,让他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胸口上的灼痛还在持续,但是泰尔斯抬起头,在科莉亚和辛提恐惧而震撼目光下,在莱恩分辨不出情绪的笑声中,冷漠,但是坚定地看向奎德。

    他一字一顿地开口。

    “下地狱去吧。”

    “废物。”

    奎德的牙咬得更紧了,他的怒火重新涌起。

    但是与之前不同,随怒火而来的,是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变暗,变糊,变远,变小,都在——土崩瓦解。

    他的眼珠凸出,似乎要瞪出眼眶般,死死瞪着泰尔斯。

    然后,他把微微颤抖的手,那只被娅拉刺穿的手,一顿一顿地,伸向泰尔斯的方向,嘶哑地开口。

    “该死的——小鬼——”

    带着血的手,掠过泰尔斯冰寒的脸庞。

    这就是“血斧”奎德·罗达,在埃罗尔世界最后的遗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