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逃亡计划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逃亡计划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咬紧这片柴,你会好受一点,对不起,我——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泰尔斯皱着眉头,跪在莱恩身前。

    这个跛子乞儿,靠墙半躺在地上,举着“藕断丝连”,血液缓缓流出的右手,木然地看着正在一块钝石上打磨匕的泰尔斯,任他把一片木柴塞进自己的嘴里。

    泰尔斯的身后,女孩科莉亚神情呆滞地坐在院子和屋内的台阶上,左脸上那个被银币烧伤的地方,已经处理过,上了药,此刻正覆盖着一块布。

    而那枚焦黑的银币,此刻正紧紧抓在她的手里。

    女孩瞪大眼睛,看看这里,看看那里,一会还抬头看看月亮,神经质般地笑了一声。

    在她身后,奎德死不瞑目的尸体斜倚在破墙上。

    一阵恶心向着泰尔斯袭来。

    那种触感,那种把金属扎进血肉的触感,时不时地在泰尔斯执刀的手上,隐约出现。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强忍着第一次杀人的诡异不适感,胸前的烧伤依旧在疼痛,为他分担走不少的注意力。

    他必须杀死奎德,这点泰尔斯毫不后悔。

    甚至在自己把匕扎进他的脖子,看着奎德不甘倒下的时候,泰尔斯还觉得一阵快意涌上心头。

    那是复仇的快感。

    那一瞬间,好像所有的的委屈和仇恨,都得到了舒缓和泄。

    简单粗暴,有效直接。

    但是——泰尔斯闭上眼,一遍遍向自己重复:不能喜欢上这种感觉。

    毕竟,他夺走的是一个生命。无论奎德做过什么,是否该死,在某种意义上,他是跟自己同类平等,双足行走的生命。

    杀人也许迫不得已,但无论出于任何理由,都不值得以之为荣。

    杀死奎德,绝不是为了变成像他那样的人渣。

    更重要的是——泰尔斯转过头,望向科莉亚,手上的匕却越磨越快。

    这些孩子,大概经历了他们人生里,最关键的一幕吧。

    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幕虚幻的场景,投影仪的光线和幻灯片的文字像破浪一样浮现。

    “...我今天这堂课所报告的论文,其文献回顾主要集中在心理学领域。从展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儿童和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心智和性格形成最关键的时期。b1oom的跟踪研究现,这个阶段所经历的环境、互动、行为,都与将来的人格和心理展有强相关关系。许多理论研究也认为,这种影响甚至可能伴随终身...”

    泰尔斯摆摆脑袋,把又一片被找回的记忆深藏在心底。

    乞儿们的心理健康是其次,但眼前要解决的,是如何存活下来的问题。

    泰尔斯按下心底的恶心,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上的匕。

    这柄匕还没有成年人的小臂长,单面开刃,刀尖有偏向刃侧的微小弧度,木质的刀柄上缠着防止滑手的黑色皮麻带,刀锋的两侧则光滑——嗯?

    泰尔斯突然现,在鲜血的洗刷下,刀锋一侧上,出现了镌刻着的“jbsp;   jbsp;  泰尔斯眼神微变,心下一动。

    呵呵,再多的伎俩,再多的策划,再多的聪明,泰尔斯心想,也不如这柄“jbsp;   然后,泰尔斯的眼神化为寒冰,上一刻还在打磨的刀锋,下一刻就出现在莱恩的断手边上!

    “嗤!”

    泰尔斯毫不犹豫的一刀切下!

    刀刃切断了莱恩手掌和手腕间,仅剩的一点皮肉。

    “嗯!嗯!——哼哼!”

    莱恩的浑身,像落入开水瞬间的亚希尔河虾一样猛烈痉挛起来。

    他紧紧咬着木柴,从喉咙里闷出吓人的声音,双眼痛苦地紧闭着,脸部扭曲成夸张的形状,眼泪和鼻涕不住地流下。

    泰尔斯赶紧拉过上好药(其实仅仅只是一些乌尔德龙草)的布条,缠上莱恩的断手,来回狠狠地打了个节。

    希望这样能管用,能止住血,不要感染,否则——泰尔斯看向火堆,摇了摇头。

    莱恩还在痛苦地抽搐,泰尔斯一手紧紧按住他的断手,一手把他揽进自己的怀里。

    “坚持住,莱恩,很快就过去了,坚持住!”泰尔斯闭着眼睛轻声安慰着他,自己胸前烧伤被莱恩的头擦过,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泰尔斯看向另一边,凯利特、尼德和恩索拉,正静静地躺在月光下。

    像是睡着了一样。

    莱恩的呼吸渐渐规律下来,但科莉亚又开始轻声地啜泣。

    “泰尔斯,呜呜,我好怕,科莉亚明明没有得伤寒,科莉亚已经好了——”

    泰尔斯放下莱恩,转过身,把科莉亚抱在怀里,小心避开她脸上的烧伤,轻轻拍打着她。

    “没事了,科莉亚,已经没事了。”

    对不起。

    是我没能保护好大家。

    “泰尔斯!”

    泰尔斯睁开眼睛,看着气喘吁吁跑回来的辛提,冷静地问:“外面怎么样?”

    辛提是第六屋的孩子里受创最小的,在泰尔斯帮他接续完脱臼的腿后(乞儿们的生涯,让他们掌握了很多自救的知识,例如接骨——或者拆骨),便被泰尔斯派去外面打探消息并放风,对可能到来的兄弟会成员做出预警。

    “上面没有人来,没有里克,没有打手,没有任何兄弟会的人,好像废屋以外的人什么都不知道。”

    辛提年纪最大,跟泰尔斯也默契已久,直接说了泰尔斯最关心的部分。

    “奎德好像去过了不少人的屋子,有些人成功逃出来了,但是,不算上我们和第十七屋的话,至少六七个屋子里,什么动静也没有。”

    泰尔斯的眼神一黯,第六屋并不是最靠近大门的废屋,而他大概能猜到那些屋子里乞儿们的命运了。

    “现在乞儿们都知道生什么事了,大家都在传,说兄弟会要把我们全部干掉。有些人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但更多人都跑到街道上去了,还有人想要逃走。”

    泰尔斯眼前一亮:“等等,你说打手们都不在了?”

    辛提知道泰尔斯在想什么,他摇摇头,苦涩地道:“没用,大门从外面被反锁了,卡拉克带着他们屋子的人在门口大叫,但是一个人也没叫来。除非能跨越壕沟和里面的尖刺,否则我们逃不出去的。”

    “我们,”莱恩挣扎着,抱着右手从地上坐起来,脸色苍白地道:“我们一定要逃吗?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到早上,等到里克和其他的人来了,告诉他们是奎德自己疯——”

    “不行!”泰尔斯斩钉截铁地打断了莱恩,“奎德死在废屋,他们找到凶手的话,我们必死无疑,就算找不到凶手,他们也会拿乞儿们出来交代的。更何况,奎德的父亲是兄弟会里的一个老大,他们不会就这么算了。”

    “而且,”泰尔斯冷冷地看着莱恩,道:“你还想等他们派来下一个奎德吗?就算下一个头目不是奎德那样的人,等他知道自己的前任是死在乞儿手里的,你还指望他好吃好喝供着你,然后跪下来,求你不要杀他吗?”

    这一串话说出来,莱恩、科莉亚包括辛提都听不太懂,三个人眨巴眨巴眼睛,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泰尔斯看着三人的眼神,无奈地低下头,叹了一口气,道:“唉——简单来说,我们必须要逃走就对了。”

    “哦。”

    三个孩子这才“恍然大悟”般地齐齐点头。

    泰尔斯无奈地摇摇头。

    他的眼前突然又出现了一道场景。

    零散的街道上大雪纷飞,一个窈窕的身影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而他则在喃喃不休。

    “——所以,韦伯用他的观察和史料总结,就资本主义在欧洲的源一事,在书里对老马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说,冷嘲热讽——”

    “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呢。”

    “唉——简单来说,就是韦伯在用智商碾压老马。”

    “噢,是这样啊,那我们去吃小火锅吧!”

    “明明是你在问我今天上了什么课,话题可以不要跳得这么快吗?而且为什么转得这么自然啊喂!”

    “那就决定了,韩式烤肉!强袭自由,出击!”

    “刚刚不是还小火锅——哎你别推我——还有什么是强袭自由啊——都说了不要推我——”

    泰尔斯紧紧闭上眼,把这段从虚空里回涌而来的记忆幻觉驱散。

    最近的记忆回涌越来越频繁了,“往事”一件件地浮现。

    但别是现在。

    不能是现在。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泰尔斯睁开眼,现三个孩子都在等自己的决断。

    他轻轻站起,把莱恩也拉起来,深吸一口气。

    “先,在外面没人的时候,把奎德搬出第六屋——虽然很重,但短期内,不能让人知道他的死跟我们有关。”

    “然后,辛提,你去大家中间偷偷地传话——一定要偷偷的,别让人知道是你故意传的。告诉他们,第四屋左边的壕沟底下,有五根尖刺是松动的,拆掉它们,用石板或者什么东西盖住剩下的两根尖刺,就可以逃出废屋。”

    辛提一惊:“你,你找到了那条深沟里的密道?”

    “密道?”莱恩和科莉亚也像是被


第7章 逃亡计划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