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逃亡计划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逃亡计划第(2/2)页
吓了一跳。

    泰尔斯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辛提的肩膀,“去吧。”

    那不是某位神通广大的乞儿前辈挖的密道。

    所谓的密道,是自己利用每周两次去西城门乞讨,所以可以夜归的理由,拿着匕、树藤、亚麻布,和药剂店顺来的腐蚀剂,在四年里,偷偷挖出来的。

    简直就像是埃罗尔世界的“肖申克的救赎”。

    至于那个传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幻想。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不是么?

    泰尔斯又拍了拍辛提的肩膀,后者点点头,正要转身,却挠挠头,想到了什么,疑惑地开口道:

    “为什么要告诉大家?我们自己逃不行吗?人越多,大家都会抢着跑,我们就逃得越慢啊。”

    不,泰尔斯在心底说,兄弟会不是吃素的,下城三区的每条街,每条路,每个转角都有他们的眼线,西门郊外也布满了他们的走狗,对于几个十岁不到的乞儿而言,就算逃出废屋,也很难逃出兄弟会。

    泰尔斯原本的逃跑计划里,还要再半年的时间。他就能完全摸清下城第三区到红坊街之间,兄弟会放置眼线的规律和节奏,再从落日酒吧跟格罗夫药剂店里准备好物资,那他们逃脱的可能性就会大大上升。

    只要能逃到红坊街。

    但现在,现在根本不是最好的时机。

    可为了生存,他们又必须要逃——意外总是突然而至,不是么?

    所以,他必须把第六屋的私自逃离,变成乞儿的集体骚动。

    只有第六屋失踪,那太明显,兄弟会很快就会找上来。其次,人越多,他们逃是得越慢,但也越安全,越不起眼。

    但是,要把这些理由一个一个讲出来的话——

    泰尔斯仰头看着辛提,刺目的眼神让后者有些难受。

    “辛提,你还记得我们两个,四年前的约定吗?”

    辛提愣了一下,低下头,略略思索。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已经变得坚定。

    “当然。”辛提看着泰尔斯,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男孩,缓缓道:“你负责想,我负责做。”

    泰尔斯郑重地点点头。

    “我们,一起逃出去!”

    ——————————————————

    娅拉·萨里顿百无聊赖地看着最后一个客人走出落日酒吧,然后懒懒起身,把他的杯子收起来。

    今天的酒客不多,尤其是兄弟会自己的人,许多都被调去参加那场“大行动”了,就连厨子艾德蒙也提着砍刀去了,据说,是要去还个人情债。

    老家伙也好久没回来了。

    无聊。

    娅拉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凌晨三点半,有点早。

    然而那个钟也有点慢。

    那个钟已经很旧了,娅拉心想,连装永世油的后槽都生锈了,铁锈混进永世油里,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

    得想点办法,让老家伙出点血,换个时钟了。

    落日酒吧这么多的生意,既没有市政厅的税务官来收税(“看在国王的份上,我会给他两根中指!”——娅拉),也没有不长眼的家伙来要保护费(“每人一百个铜子,我就能保护你们的手指,不被我剁掉,怎么样?”——娅拉),就连进货都是从黑街兄弟会自己的渠道里拿的优惠价(“纳尔·里克,你是管账目的,快跟这些地上的兄弟,也跟我的刀说说,进货时该给我什么价格?”——娅拉),出点钱,换个酒吧里的时钟总是可以的吧?

    那个吝啬的老家伙。

    关上大门,处理完吧台的事务,娅拉撂下围裙和抹布,紧了紧短皮裤,把前台的不灭灯(取这个名字还真是讽刺)熄灭,走进后厨。

    今天时间有点早,按照老规矩,做完锻炼的话还有——

    下一刻,娅拉的脸色就变得冷漠而狠厉!

    她的身子瞬间伏低,膝关节弯到便于力的位置,腿上闻名黑街的狼腿刀,瞬间来到左手。

    刀锋电射一般飞出!

    “咚!”

    狼腿刀凶狠地扎在一个酒桶上!

    只有一小半的刀身露出,刀柄还在不断颤抖。

    “啊!”这是一个小女孩的惊恐尖叫。

    娅拉缓缓地直起身子,把右手上的另外一把狼腿刀扎回靴子,然后点亮身侧的不灭灯。

    灯光照亮了昏暗的后厨,几个小小的身影露了出来。

    “娅拉——那个——”被狼腿刀吓得惊魂不定的穿越者——泰尔斯,咧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举起微微颤抖的右手,不自然地摇了一下:“嗨——是我。”

    娅拉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

    她的眼神犀利而可怕,科莉亚害怕地把身子朝着泰尔斯缩了一下。

    娅拉突然拔步走来。

    泰尔斯感觉到,身后的三个乞儿都不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娅拉冷冰冰地说道,“否则,我瞄的就不是酒桶这么简单了。”

    娅拉走到他跟前,从距泰尔斯左耳两寸的酒桶上,拔出狼腿刀,示威也似的在他面前挽了个刀花,才插进靴套里。

    “还有,你个小鬼——”

    泰尔斯心里翻了个白眼,本能地迅抬起手,想要护住额头。

    但一根纤细的手指已经狠狠地戳了上去!

    “啊!痛!”

    “要叫我——娅拉姐姐!”

    ———————————————————

    “我从后门进来的时候,没看到艾德蒙,就想来后厨看看——”

    他们现在在落日酒吧的地窖里,除了泰尔斯之外的三个乞儿,靠在装食物的大麻袋上,坐立不安,艰难但努力地啃咬着手里的白面包——他们好久没吃到这么好的食物了。

    离他们稍远的地方,泰尔斯坐在高他一倍的酒桶上,平视着前方双手抱胸,单腿靠墙,慵懒却不失飒爽的娅拉·萨里顿。

    如果换做前世,泰尔斯大概要抱着欣赏的眼光,把她细细地从头看到脚,然后抬头望天,在回味的同时,感叹这个世界的美好。

    哈?你问之后泰尔斯会做什么?废话,当然是自个儿回家,该干嘛干嘛去。

    至于现在么——抱歉,这具身体还年轻。

    “直说吧,为什么来找我。”娅拉依然是那副冷漠的神色,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但泰尔斯已经习惯了,从他四年前,第一次在落日酒吧后的垃圾堆里,遇到这个当时才十八九岁的“大姐姐”,对方就一直是这样的口气和风格。

    他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

    “奎德疯了,他把废屋里差不多一半的乞儿都杀了。”

    泰尔斯一脸凝重地道,同时默默握紧双拳。

    他-妈-的。

    娅拉从看到这几个伤痕累累的乞儿开始,就对今天早些时候的事情,隐隐有了怀疑。

    娅拉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开始咒骂着里克,这个管账的,就知道你给奎德灌查卡酒,肯定没安好心。

    我怎么就为了那十个金币,答应他了呢?十个金币,十个金币啊!

    这种肯定会触怒兄弟会的事情,十个金币——最少也该收他二十个!

    而且——

    “没有人来阻止他,也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只能自己逃出来。”泰尔斯心情灰暗地道,几个小时前的那一幕似乎又再次出现。

    ——而且,唉,一半的乞儿啊。

    娅拉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你们在这里躲一天吧。放心,有我在,那个大猩猩不敢来,如果他来了,我就把他下面那——咳咳——他的手给剁下来。”

    娅拉看了看另外的三个乞儿,皱起了眉头,她认得出哪些是新伤,尤其是那个右手被布包裹着的孩子。

    “等艾德蒙回来,我就让他去找里克和上面的人。奎德干出这样的事,他逃不掉——这家伙,怎么不早点死掉。”

    娅拉有些意兴阑珊,她把靠在墙上的腿放下,站了起来。

    泰尔斯的眼色一黯,他看着三个乞儿,深深吐出一口气,然后看向娅拉。

    “今天兄弟会有大任务,所以守备和巡逻才会松懈吧。你们能逃出来,一定——唉,算了,我去拿药,如果要医生的话也——等等,小鬼,你怎么了?”

    娅拉正自顾自地说着,突然意识到对面的泰尔斯不太对劲,他的身上也全是伤痕,胸前的衣物被扯得七零八落,右手袖子甚至溅满了鲜血。

    不对,这小鬼的眼神——

    娅拉突然走到泰尔斯跟前,把他拖下酒桶,然后蹲下来,双手握住泰尔斯的肩膀,直视他的眼睛。

    娅拉的眼神突然变得很严肃,也很急切。

    “小鬼——你,难道你?”

    泰尔斯有些不敢看娅拉的双眼,但是仅仅几秒钟,他就调整好自己,然后坚毅地抬起头。

    泰尔斯听见自己的声音平静如常,毫无颤抖地响起。

    “娅拉,奎德被我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