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章 JC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JC第(2/2)页
红坊街么。

    科恩眯起了眼睛。

    下一刻,只见他神色冰寒,看也不看,右手捏着的拳头突然一翻,厅长室门前就像刮起了一阵疾风!

    “呼!”

    等到疾风散去,科恩已经不见了。

    随之不见的,还有他在剑架上的佩剑。

    只留下咬牙切齿的乔拉小姐,狠狠地撕扯着自己因这阵风而打乱的红色长。

    她的身边,那堆散乱的文件,不知从何时起,已经被风刮成了一叠,整整齐齐地立在地上。

    ——————————————————

    厅长室里,洛比克无奈地闭上眼睛,叹出一口气。

    相比起红坊街——

    那位大人物,对他还有个更麻烦的请求。

    从那些进出西城门的落日信徒身上,查清楚,落日神殿究竟为什么封锁内坛。

    那些信宗教的疯子啊,洛比克摇摇头,有关神谕的事情,自己怎么敢招惹?

    尤其是落日女神那个泼妇。

    呸呸呸!

    洛比克摇摇头,把这个念头扔出脑子外。

    换作三百年前,自己光是有这个念头,就会被落日女神的神殿祭祀,打进裁判所吧?

    就这样看来,两位魔法女皇虽然也是脾气差的泼妇,但还是做了点好事的嘛。

    呸呸呸!

    洛比克摇摇头,也把这个想法扔出脑子外。

    换作一百年前,自己光是有这个想法,就会被女皇领地的皇国魔卫,打进魔威狱吧?

    ———————————————————

    时间回到现在。

    “你说你杀了奎德?”娅拉震惊地望着泰尔斯,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他。

    “是的,而且,”泰尔斯无比冷静地,向这个美丽又危险的年轻女人,提出一个看起来很过分的建议:

    “请你帮我们四个,逃出下城三区。”

    泰尔斯并不是在碰运气。

    在废屋乞讨的四年时间里,他的世界也不只是黑暗,除了同屋互助的几个孩子之外,格罗夫药剂店的帮工燕妮,还有眼前这个看似难以亲近的女酒保——话说她真的只是酒保吗——就是泰尔斯在这个世界找到的,为数不多的暖色。

    三年前,要不是她,自己早就在落日酒吧外的垃圾堆里找食物的时候,被莫里斯豢养的那只怒狼犬给咬死了。

    莫里斯在那之后嘀咕了好久,怎么自己养了六年的怒狼犬都养不熟,居然自个儿跑了,不见了。

    “你再说一遍?”娅拉像是听到了最不能相信的话,比如地狱恶魔重回人间或者天上诸神降临人间之类的话。

    “我是说,我想请你——”

    但娅拉打断了他的话。

    “你刚刚杀死了星辰王国地下世界最可怕的势力,黑街兄弟会负责永星城乞儿生意的头目,军火老大‘铁心’山达拉·罗达的独生子,奎德·罗达。”

    娅拉一口气说完,脸色铁青地伸出纤细的食指,在泰尔斯的额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然后,你还想请我保护着你,背叛那个‘星辰王国地下世界最可怕的势力’,在黑街兄弟会肯定会到来的搜捕和追杀下——逃跑?”

    “额,不太准确,”泰尔斯揉揉额头上的指印,在娅拉杀人的目光下讪笑着道:“但,大概就是这样没错。”

    对这个消息,娅拉消化了半响,泰尔斯心里虽然着急,但还是默默地等待着。

    娅拉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但她的表情迅恢复冷漠和冰寒。

    “哼,为了你,对抗整个兄弟会?你觉得我像是这样的好人吗?不,应该是,你觉得我看起来,就像是个好人吗?”

    “你不需要跟兄弟会的人打照面!”泰尔斯急切地道。

    “我们有自己的逃亡计划,你只用给我们一些食物和物资,从下城三区到红坊街的路上,帮我们瞒过兄弟会的耳目就行!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求求你!”泰尔斯郑重地道,“我们只有你可以依靠了,娅拉姐姐!”

    然而娅拉似乎并不买他的账。

    “哼,你只是个小乞儿而已。”

    娅拉冷笑一声:“我好歹也算兄弟会的人,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立刻把你这个杀害了兄弟会头目的凶手,还有那几个帮凶一起交出去?”

    泰尔斯沉默了一刻。

    娅拉撇着头,似笑非笑地等待他的回答

    “因为我相信你。”

    娅拉愣住了,没赶上泰尔斯的逻辑。

    “什么?”

    只见泰尔斯一字一顿,坚定地道:

    “因为我相信你,想做个好人!”

    娅拉懵住了。

    剧本拿错了吗?

    这么——额,用他那些稀奇古怪的用语来说,这么“中二”的傻话,他居然也说得出来?

    这小鬼,不是一直挺成熟的吗?

    而且好歹是兄弟会,乞儿窝里摔打出来的人吧,怎么突然——是最近冥夜神殿的话剧看多了吗?英雄萨拉与先知凯鹏的友谊故事?

    还是被奎德打坏了脑袋?

    但泰尔斯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话,让她半晌难言:

    “我知道,兄弟会里几乎都是人渣和恶棍,都是是带着血债的变态,披着人皮的狂狼和恶魔,同情和善意,良知和怜悯对他们来说,连阴沟里的污泥都不如。”

    ”他们把家破人亡的少女卖到妓院,把走投无路的小孩打成残废,把毒品卖给十几岁的少女,把勤勤恳恳的商人勒索得身无分文,把遭遇天灾卖儿卖女的农民逼得饿死,把还不起黑账的人抓到大沙漠当奴隶卖掉,和堕落的贵族共同经营最丑陋不堪的秘密。“

    “但我也知道,他们很多人都是迫于生计,都是迫不得已,都是从小耳濡目染,都是身在其中无法自拔,都是为了生存,都有‘我不能不这么做’的理由,才成为兄弟会最恶毒的爪牙,最狠辣的打手。”

    “但正因如此,我才觉得,要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情况下,在生存之外,还能坚持,坚持一点同情,一份怜悯,一道善意,一念良知,坚持做点好事,做个好人,能放弃以一手刀法挣黑钱、快钱的想法,能给哪怕最落魄的酒徒一杯免费的麦酒,能给被虐打的**一件披风,能在寒风瑟瑟的垃圾堆里,为了救下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的性命,不惜杀掉兄弟会大佬的爱犬,并且在之后的四年里,一直帮助他、支持他、关心他——”

    娅拉紧紧皱起了双眉,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开始紧咬下唇。

    说到这里,泰尔斯抬头看着娅拉,目光里是真诚和希冀:

    “能做到这些,我觉得,要比在兄弟会里做个纯粹的坏人,做个抛弃信条和良知,恶贯满盈,做个天天快意而舒心的坏人,要更艰难,更危险,更——”

    “停!”娅拉脸色不甘地抬起头,双眼通红,“小鬼,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你怎么,你怎么敢——”

    但她的话被泰尔斯毫不在乎地打断。

    “娅拉·萨里顿!”

    “我见过你一刀把狗劈成三段的刀法,也见过你砍掉来闹事家伙的手指,也知道落日酒吧里的酒客都很怕你,知道连奎德和里克,甚至连莫里斯老大,都对你客客气气,知道你压他们的进货价时,他们也敢怒不敢言。我不知道萨里顿这个姓氏在兄弟会里的意义,但我想你大概也曾经满手血腥,甚至杀人盈野,可能你的家族和周围都是兄弟会的人,可能你的父兄姐妹都是罪行累累的家伙。”

    娅拉没有打断他,而是表情落寞,陷入仿佛死一般的沉默。

    “所以,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个好人,算不算一个好人。”

    泰尔斯默默地掏出一柄匕。

    “这柄匕,是我从你的酒吧里偷来的,但我知道,那天我只不过跟你说了一句‘我又没有刀,怎么可能砍得开柴火’,然后那天下午,这柄匕,就自己出现在了杂物间里最显眼的位置,我一直都知道的。”

    “这柄匕,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别人落下的,也许是艾德蒙,直到今天,这柄沾了血的匕,才从刀刃的一侧,浮现出‘jbsp;   泰尔斯抬起头,直视娅拉,眼里隐约的星芒让她心里一抖。

    “那是你的姓名缩写吧,jbsp;   “我刚刚才从奎德的嘴里听到你的全名。”

    娅拉咬紧牙。

    她甚至都没有注意,为什么一个从来就没机会读书识字的下等乞儿,会看得懂匕上面的字母,还拼得出她的名字。

    “娅拉·萨里顿,jc小姐,我想让你知道,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今天,你送出的这柄匕,救了我的性命,救了那边那三个,连普通的白面包都觉得像是国王大餐的三个孩子的性命。”

    娅拉捏紧双拳,眼神逐渐聚焦。

    这可恶的小鬼。

    “所以,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样,但我总是觉得,觉得——”

    “——你是想要做一个好人的!”

    “j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