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向命运出发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向命运出发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凌晨四点半,红坊街。

    兄弟会的可怕杀手,莱约克那鬼魅的身影出现在一座民宅的房顶,下一刻又出现在旁边的一条小巷里,再下一刻,又扑向宽阔的大道。

    鲜血染红的地上,躺着几十具尸体,有缠着黑布的兄弟会精锐,也有绑着红头巾的血瓶帮中人。

    莱约克又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再一次出现时,已经是对面商铺的招牌上了。

    就像——就像他在尽力摆脱着,什么跟在他身后的东西一样。

    远处厮杀声不断。

    突然,莱约克原本焦急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冷静和狠厉并存的神色。

    下一个瞬间,莱约克的弯刀以诡异的角度穿过左腋下,如阿曼巴蛇捕食一样,雷霆般刺向自己左后方!

    那里空无一人,然而——

    “撕拉!”

    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传来!

    “一刀命中。”

    “‘随风之鬼’,罗尔夫。”

    莱约克抬起弯刀,抹了一下刀尖上的鲜血,脸上的焦急和愤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隐蕴癫狂的冷血。

    “‘静谧杀手’莱约克,是你运气太好呢,还是真的感觉到我的位置了?”一声陌生的阴柔嗓音从四面八方飘来。

    莱约克只是静静地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声不吭。

    “你这样的杀手,在兄弟会太可惜了。”

    随着声音落下。一个身影出现在莱约克面前的道路上。

    一名穿着灰色紧身服,脸上刻着刺青的青男子,嬉笑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边锁骨,那里,一道伤口正慢慢流出血液。

    莱约克的瞳孔猛地一缩,他的一击,本该完美刺向对手的心脏,然后在扎破心房血管后的一瞬抽出,结果,自己的刀居然仅仅擦过对方的锁骨?

    莱约克惊讶了一瞬,但迅回复冷静的状态,默默准备下一击。

    一个杀手,永远都要对自己的下一击,有必杀的信心。

    如果里克在这里,一定会对莱约克“静谧杀手”的外号不以为然,那个烦人的杀手,用来讽刺他的废话最多了不是吗?

    就算穿越者泰尔斯,也会点点头:和贝利西亚上演妖精打架时的莱约克,可不算太“静谧”。

    但此时的莱约克,眼神阴鸷,浑身一动不动,像雕像一样立在招牌上,确实充满了“静谧”般的可怕。

    但下一刻,被称为“随风之鬼”的罗尔夫就脸色一变。

    “算了,”罗尔夫哼了一声,“没想到啊,喀尔卡那家伙,居然被莫里斯干掉了,该说,死胖子不愧是兄弟会的六大巨头之一吗?”

    “我躲一躲去。但别误会,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呢,‘静谧杀手’。”

    下一刻,罗尔夫消失了。

    与此同时,莫里斯——黑街兄弟会的六大巨头之一,人口生意的掌薄人——就带着一队精锐,满脸凶狠地出现在转角处。

    “老大!”莱约克瞬间从招牌上飘下,向着莫里斯致敬。

    “是‘随风之鬼’罗尔夫。”

    胖大的莫里斯点点头,把手上一具尸体抛落地面。

    这是一个壮硕的男人,只是死前似乎极为痛苦,要是兄弟会的专属黑医——怪医生拉蒙在这里,很快就会分析出,那个壮硕的男人死前嘴唇紫,眼角充血,指甲呈粉红色。

    来自东大6基瑟里草原,游牧部落的异能战士,“战狼”喀尔卡,死于窒息。

    “找到其他人了吗?”莫里斯脸色凝重地问,丝毫没有除掉一个强敌——尤其对方还是异能战士——的喜悦。

    莱约克脸色沉重地摇摇头:“没有。但是我在好几个地方遇到了透明的空气阻碍,根据过去听见的描述,”杀手顿了一下,无比凝重和担忧地道:“我怀疑,有某个我们不了解的强大异能者出手了。”

    莫里斯没有说话。

    他只是紧紧地皱起眉头。

    “那不是异能,而是‘空气墙’。”

    在莱约克疑惑的目光下,莫里斯叹了一口气。

    “出手的,是气之魔能师……”

    莱约克愣住了。

    随即,莫里斯——这位肥胖的巨头恨恨地啐了一口。

    是了。

    血瓶帮的两大领之一。

    气之魔能师。

    莱约克回想起对魔能师的印象,心想:无论是哪个异能者,听到自己所面对的敌人,是一位魔能师,又恰好是克制自己能力的一位魔能师,都不会太开心的吧。

    为了这次万无一失的突然袭击,兄弟会聚集了永星城本部的几乎所有精锐,编排成组,务求出其不意,一击致命。但兄弟会的精锐们却在进攻的一开始,就被数股巨力和狂风给击散开来,红坊街的有些地方甚至不再能通行,本来强大的精锐部队力量,瞬间分裂成尾不能相顾的多头蛇。

    在吟游者传唱的诗篇里,怪物多头蛇基利卡,最终是被英雄耐卡茹,一个头接一个头砍下而死的。

    从莫里斯的反应看来,分散他们的,是“气之魔能师”无误了。

    老大准备怎么对付他呢?

    但莫里斯想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选项。

    那个可怕的家伙,希望别正面碰上他——莫里斯这么想着,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厮杀声,辨认着方位。

    “本该是我们聚集精锐,袭击红坊街的血瓶帮分部,结果到头来,却变成了他们埋伏我们——妈-的,真是丢人丢到冥夜神国里去了。”

    “对方仅有的两大魔能师都出动了一个,我们还傻傻地往前送死!脑子简直比冥夜之神的祭祀还钝!”

    莫里斯用亵渎神灵的话语咒骂着,脑筋却在不住转动。

    “一定有内奸!回去之后我要把兰瑟的肺给挤出来!这糟老头子,怎么做情报的!”

    莱约克低下头,聪明地没有跟着身为“六巨头”的上司一起,咒骂兄弟会的另一位“六巨头”。

    莫里斯深吸一口气,很快下了清晰的判断:

    “既然敌人是魔能师,我们又没有极境以上的高手在——袭击红坊街的行动,已经全面失败了!”

    莱约克惊讶地抬头。

    全面失败?

    气之魔能师……有这么可怕?

    “你们分散出去,对着所有的自己人传令:放弃目标,回返原路,全力突围!”莫里斯恶狠狠地咬着牙:

    “我们回黑街!”

    ———————————————————

    娅拉看着泰尔斯,脸上的表情逐渐隐去。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

    但泰尔斯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直到对方呼出一口气,轻轻低下头。

    “臭小鬼。”

    娅拉面无表情,只是望着地窖里昏暗的地面。

    害得泰尔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但随后,年轻的女酒保,很快默默道:

    “你啊——你——有没有人跟你说过——”

    泰尔斯专心致志地听着。

    “——你很早熟?”

    这次轮到泰尔斯愣了一下。

    早熟?

    这个——穿越者嘛——哈哈。

    赶紧想想,穿越者前辈们,遇到被本地人怀疑的时候,都是怎么混过去的?

    然后,这个穿越者摸摸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道:

    “嘿嘿——我很早熟吗?哈哈,那个,娅拉啊,你的意思我懂,但是呢,我还是很享受目前的单身生活的,暂时还不想——”

    “叮!”

    表情瞬间扭曲的娅拉,一指头狠狠地戳在泰尔斯的额头上!

    “小鬼,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还有,叫我娅拉姐姐!”

    泰尔斯痛苦地揉搓着额头,却在眼前淡出一片记忆。

    那是一个暖阳的下午。

    “吴葺仁!dota2不是没了你就运营不下去!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怎么你最近老是在说同一句话啊。”

    “喂喂,这可是二次元里的名言啊,当然要——你怎么还在排下一场啊喂!”

    “哎呀,朋友拉我开黑,不好意思不去嘛!”

    “就你的dota水平?啊呸!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又是同一句话——喂,我的游戏鼠标!”

    泰尔斯揉揉脑袋,把这段记忆埋进大脑深处。

    最近是怎么了?记忆闪回越来越多了。

    虽然是好事,可以找回许多前世才有的知识和智慧,但是,总不能老在关键时刻闪回吧?

    他摇摇头,看着脸色已经不一样的娅拉,清楚而明白地说道:

    “我要求的不多,我们只要穿过红坊街,就能逃到血瓶帮的地盘,从那之后,我们自己照顾自己。没人会知道你,你不会惹上麻烦的!现在是黎明前的夜晚,最是黑暗,从xc区到红坊街,瞒过兄弟会的眼线对你而言应该不是问题。”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甚至,我们一出现就会被兄弟会注意到。但是红坊街,红坊街是兄弟会跟血瓶帮的交界,在那里,是我们几个逃生的唯一机会!兄弟会一定会花时间在抓捕四散而逃的乞儿上面,等他们反应过来,也不可能再追过红坊街!”

    这一刻,自信而坚定的泰尔斯微微翘起嘴唇。

    “呼!”

    娅拉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其他乞儿都四散而逃的时候,你们直奔红坊街,不错的计划。凭我的身手和经验,引开兄弟会的耳目,也不是没有机会。”

    再睁眼的时候,她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而精明,凌厉而可怕,仿佛在瞬间化身回曾经的女杀手。

    连泰尔斯也很少见到这幅样子的娅拉。

    “但是,你们到了血瓶帮的地盘,就安全了?你这手能把黑街兄弟会耍得捉襟见肘,但却只是一时的。”

    “兄弟会能人无数,战力群,连跟他们对台的血瓶帮也落在下风,找到真凶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且之后呢,你们还能去哪?只要还在永星城,黑街兄弟会就总会找到你们的。”

    “就算出了永星城,你又怎么知道,兄弟会的势力,不会比在永星城里更可怕,更肆无忌惮?”

    娅拉的话仿佛瞬间击中了泰尔斯的软肋。

    泰尔斯面色苍白地晃了晃。

    对,他的计划还没有到那么远,能力有限,智慧有穷,红坊街之后的事情,他根本无从猜测。

    但他们无路可走了不是吗?

    只有去红坊街。

    “那就是我们的事情了。”想到这里,他嘴硬地说道。

    娅拉,一副精明狠厉模样的杀手娅拉(而非之前那个慵懒冷漠的女酒保娅拉),摇了摇头。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看着娅拉还在摇头,泰尔斯急了。

    为了争取娅拉的帮助,自己浑身解数尽出,从搏感情到拉关系,连正义之嘴炮都动了,还能失败?不带这样玩的啊!

    又不是玩足球经理!

    没办法了,作为小牛,团战关键时刻,不能因为贪心、贪多、贪钱,就吝惜放大的机会!

    撼地神牛,果断跳大!

    “我知道,相比于提供饮食,相比于送我匕,这样的请求过分了。但是,请看看那边的三个孩子,他们的希望都在这个酒吧里了!娅拉,请你帮帮我!而且——”

    泰尔斯艰难地说道。

    娅拉挑起眉毛。

    穿越者很不愿意把下面的话说出口,因为这在他看来,完全就是赤裸裸的逼迫和折磨。

    “而且——你还欠我一个人情不是吗!”

    泰尔斯语气坚决地道。

    “哈?”

    娅


第9章 向命运出发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