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向命运出发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向命运出发第(2/2)页
拉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和惊讶,但随即,她失声一笑。

    女酒保把腿上的一柄狼腿刀,摆到泰尔斯面前。

    “人情?你是说,你曾经建议我把武器改成这个样子,就觉得这是一个人情?好吧,那也算,但这个人情你也占太便宜了吧。”

    泰尔斯看到了狼腿刀。

    脑子里面顿时想起来,和娅拉曾经的回忆。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娅拉娅拉,我想到弥补你出刀力量和度的办法了!”

    “说了多少次,要叫我娅拉姐姐!去去去,一个不懂战斗没有异能没有神术更不懂魔能的小鬼头,别打扰我锻炼。”

    “娅拉!就是这个!看看这张图!”

    “咦!这种刀的样式和弧度——小鬼,哪来的?好像挺有趣。”

    “这叫狗-腿-刀!不管你信不信,可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武器呢!”

    “呸呸,什么狗-腿,就算要用,也换个好听点、威风点的名字好吗!还有,叫我娅拉姐姐!还有,什么另一个世界,少去冥夜神殿看话剧,那里的人都神经兮兮的!”

    泰尔斯想到这里,摇摇头,把回忆赶走。

    他坚定地,一字一句缓缓说出下面的话:

    “不,凭的不是这个人情,凭的是——是你把奎德刺激成这个样子,让他失去理智疯,害得乞儿伤亡惨重,害得我们只能出逃的人情。”

    泰尔斯沉重地说完这句话。

    话音落下。

    娅拉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美丽的眼睫毛不停抖动。

    “你——你怎么——”

    泰尔斯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但看着娅拉的表情,心里终于下了判断。

    “是的。”

    泰尔斯点点头,心里竟有些沉甸甸的。

    “是你之前割伤了奎德的手吧?他一边诅咒,一边叫着你的名字。还有,奎德最大的耻辱被提及的时候,他也许会愤怒,但更多的是羞愧,怎么会疯狂到虐杀乞儿呢?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奎德之前肯定是来落日酒吧喝酒,惹到你了,然后,他就不知道怎么的疯失智,冲进废屋里来,宰掉了——宰掉了一半的乞儿。”

    “是这样的吧。”

    “那一半乞儿的性命,其实也是跟你有关的吧。”

    这一刻,泰尔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娅拉眼里的颤抖。

    该死的小鬼。

    娅拉心里咒骂道,但手上拿着的狼腿刀不断在颤抖,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太聪明了点。

    不就是几十个乞儿嘛,娅拉心里颤抖着,又不是我亲手杀的,跟我无关。

    都是那个里克,那个该死的管账的。

    跟我无关的。

    无关吗?

    娅拉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包裹在一块名贵的毛毯中,然后,自己举起了手中的刀。

    那一瞬间,她的心脏似乎有些沉重得运不出血来。

    “所以,请你帮帮眼前剩下的这四个乞儿吧,因为这是你——这是你欠下我们的人情。”

    泰尔斯心里极度不适,但还是痛苦地说出这句话。

    娅拉紧紧闭上眼,把狼腿刀插回靴筒。

    “当然,如果狼腿刀的版型也算人情的话,那就算上好了。债多不愁嘛。”

    泰尔斯似乎觉得气氛太压抑,又再笑了一下。

    只是,非常勉强。

    好半晌,娅拉才睁开眼睛。

    她轻轻抬起头。

    “泰尔斯,你真是个,特别的孩子。”

    “总是能一击命中,别人的要害。”

    “奎德大概也是这么死的吧,被你一击致命。”

    她的语气竟有些有气无力,让泰尔斯心中忐忑。

    但她接下来的话,让泰尔斯的心情如同直落冰窟。

    “但是,没用的,就算我肯帮你们,牺牲性命保护你们——你也是不可能穿过红坊街的。”

    娅拉一字一顿。

    每一次停顿,都像要了泰尔斯的命一样。

    “因为,今晚,兄弟会将要袭击红坊街。”

    “已经开始了,红坊街,会变成永星城今晚最可怕的战场。”

    周围的时间好像痉挛了一下,花了好久才回到正常的时空。

    “你说什么——”泰尔斯颤抖着双唇,失色地问道。

    “所以,放弃吧,你也知道,既然红坊街已经是战场了,我再怎么厉害,哪怕拥有‘王国之怒’那样的实力,也是不可能,带着四个伤痕累累的孩子,穿过两大黑帮巨头的战场。“

    娅拉黯然道。

    泰尔斯震惊地望着娅拉,又看看远处三个已经把面包消灭得差不多的孩子。科莉亚看到他看过来,还高兴地挥挥手,四岁的女孩总是容易忘却伤痛。

    “放心吧,”辛提舔干净手上的面包屑,拍了拍依旧在惶恐的莱恩:“泰尔斯会带我们逃跑的。”

    “嗯,泰尔斯最聪明了,他什么都做得到!”科莉亚举起小半块面包,高兴地补充。

    但地窖的另一边,娅拉面前,寄托着乞儿们信心和希望的穿越者,却绝望把自己的脸,埋进双手。

    “怎么会这样……”

    “兄弟会怎么会在今天袭击红坊街……”

    “为什么是今天晚上……”

    “不应该啊……”

    “哈哈,意外,意外……。”

    “哈哈……”

    “其他地方,我们根本去不了啊……”

    “除了红坊街以及之后的西环区,兄弟会都有耳目眼线……”

    “除非我们直奔下城一区,从那里去下水道,去诡道,那里是铁蝠会的地盘……”

    “不行,铁蝠会早就臣服于黑街兄弟会了……”

    “回去废屋?把奎德毁尸灭迹……”

    “不可能,别的孩子早就知道了……”

    “总会查到我们的……”

    “怎么办……”

    “怎么办!”

    泰尔斯脸色铁青,嘴唇苍白,额头上冷汗淋漓。

    娅拉有些不忍心,但也只能摇头,拍拍他的肩膀。

    “你们留在我这里吧,”娅拉叹了一口气,“我有信任的人,能把你们藏上至少一个月。”

    “我可以去找老家伙,”娅拉顿了一下,难堪地道:“兄弟会里很看重老家伙的面子,你们——至少不会死。”

    但是肯定生不如死——无望的泰尔斯在心底里补充道。

    “有时候,”娅拉看着泰尔斯颓废的样子,感慨着这个聪明的男孩,也要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刻,“我们总要认命。”

    泰尔斯眼前突然又模糊一片。

    “葺仁,唉,她已经走了,你,你,你要节哀……呜呜……”

    “我……我没事,放心好了……放心吧,伯母,我没事……真的没事。”

    “我知道的,葺仁。呵呵,有时候,我们总要认命的。她既然走了,这就是我们必须迈过的一道坎,谁也不例外的,呵呵。”

    “伯母……你……她……”

    “要认命的……呜呜……认命啊……呜……”

    认命。

    我的命是什么?

    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来,然后被宰掉吗?

    我就活该接受它吗?

    可笑。

    读了那么多的书。

    做了那么多的研究。

    写了那么多的论文。

    我又怎么会认命!

    怎么会相信所谓命运!

    泰尔斯猛地抬起头,把娅拉吓了一大跳。

    他的眼里,此时都是决绝和怒火。

    “小鬼,你——还好吗?”娅拉试探性地问道,不知何故,此时的她,竟然有些怕这个七岁的男孩。

    “他们留在你这里。”

    泰尔斯突然吐出一句话。

    “他们三个,都留下,你也要留下,才能保护他们。你就说你抓到了这三个乞儿。”

    泰尔斯毫无感情地道,仿佛眼前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什么?”娅拉有些惊讶,但泰尔斯没有理会她。

    “我会跟三个孩子串好口供,我才是——才是‘单独’杀害奎德的凶手。”

    泰尔斯继续面无表情地说,特别强调“单独”一词,“兄弟会来了,你就这么告诉他们……让他们来找我。”

    娅拉皱了皱眉:“那你怎么办?让我把你交出去吗?”

    “我自己一个人走。“

    不知道怎么,娅拉突然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下定了决心。

    而他的决意,没人可以违背,遑论阻止。

    但她不能让他这么去送死。

    毕竟他……

    “你连下城区都走不出去的,小鬼。天一亮,兄弟会肯定就现端倪,他们的眼线就会把你抓回来。到时候,你只会后悔,为什么没求我现在就杀了你。”

    娅拉神情复杂地说。

    泰尔斯转过头,眼里冷得让人害怕。

    “是啊,”泰尔斯冷冷地说,穿越以来,在兄弟会郊外基地待了一年,在下城区待了四年的他,深知兄弟会的手段和能力,“我大概是逃不掉了。”

    “但他们可以活下来,可以不用承受奎德留下的痛苦。”

    不,奎德,已经给他们留下了永生永世难以忘却的痛苦,他默默地道。

    娅拉伸出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却把自己的脸转到了一边去。

    泰尔斯却感受到娅拉的双手,这一对以稳定精准而见长的,杀手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不,自己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唯一的地方。

    而我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泰尔斯噗嗤地笑了出来。

    命运啊,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它在玩弄你。

    你得试着反击。

    他看了看刚刚吃完面包,希冀地望着这边的三个——他们已经不是乞儿了——孩子。

    穿越者转过头来,坚定但平静地看向娅拉。

    看着脸色阴沉,双目通红的娅拉,泰尔斯轻轻地开口了。

    “四点半了,过一会就天亮,到红坊街还有段距离,你把该注意的眼线地点都告诉我“

    “我该出了。”

    “向着红坊街,出。”

    ——————

    注:

    1.足球经理——即“footba11_manager”系列的球队经营游戏,玩家们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无论战术、心理、阵容还是舆论,我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一切——但无论我存档重来多少次,怎么就是踢不赢对手呢!

    面对娅拉的拒绝,泰尔斯也产生了同样的无力感。

    2.小牛——即“撼地神牛”或“撼地者”(earthshaker),dota2游戏中的可选英雄,其大招是纯粹的伤害技能,一定范围内敌人的集聚数量越多,大招伤害越高。在足够数量的人群中放大,甚至能扭转一场必输的团战,因此小牛切入战场放大的时机十分重要。因想要最大化伤害量,而谨慎地等待人群集聚,迟迟犹豫或太晚放大,就可能错失团战良机;而因心情急切,在稀疏的人群里过早放大,又可能是徒然的浪费。

    面对娅拉的拒绝,与两难的小牛一样,在犹豫/谨慎,与冒险/果断之间,泰尔斯选择了后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