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章 娅拉的刀(上)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娅拉的刀(上)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几个小孩的口供不难串,在他们的印象里,泰尔斯本来就是击败奎德的英雄。泰尔斯编了个借口,骗他们说娅拉会安排好一切,而无论是谁来询问,都要一口咬死在“泰尔斯从背后捅破了奎德的脖子”,这样,风头过了之后,他们就会安全。

    “他们抓不住我。”泰尔斯微笑着这样说。

    作为四岁和八岁的孩子,科莉亚和莱恩鲜有怀疑,在他们的眼里,泰尔斯总是无所不能的。

    只有辛提,在泰尔斯离开时略有疑惑,但穿越者想法设法让他遵守了那个“你来想,我去做”的约定。

    然后,就该上路了——呸呸——就该出了。

    在满不在乎地朝孩子们挥挥手,接着踏出落日酒吧后门的时候,泰尔斯觉得自己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悲壮的。

    以后没办法再照顾你们了呢,孩子们。

    希望我运气不错,日后再见吧。

    真是沉重的告别。

    毕竟自己也算是挺身而出啊,颇有些风萧萧兮——诶?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娅拉,甩着修长的双腿,从背后全副武装地过了他。

    “诶!你不是应该留在酒吧里,照顾他们三个的吗?没有你在,他们——”

    “不用担心,我把他们藏在暗室里,留了字条给艾德蒙。”

    穿着暗灰色紧身衣的娅拉,从额头上拉下一个透明的挡风护目镜,戴在脸上,然后一脸不爽地按住泰尔斯的肩膀,在他身旁蹲了下来。

    “可是——”

    “没有可是!小鬼!”娅拉不容置疑地打断他。

    “既然你决定要一个人揽下罗达家的怒火,然后去红坊街找死碰运气,那至少我该送你一程——看在这个的份上。”

    娅拉拍了拍靴子上的狼腿刀。

    “而且,兄弟会设在xc区的暗哨,不是七岁小鬼能避开的,我就算巨细无遗地讲上一百遍,你也混不过去。”

    泰尔斯傻傻地盯着娅拉,一秒后才挤出一句话来:

    “但红坊街正在战——”

    “少浪费时间了,上来,我们出!”

    娅拉没有更多废话,也不屑解释,高傲的表情把泰尔斯的犹疑逼回了大脑深处。

    只是,上来?上哪来?

    泰尔斯看着单膝跪地的娅拉,这个短飒爽的姐姐在紧身行动衣的衬托下,原本就火辣的身材,更显错落有致,正面的胸部更是——咳咳——如果自己坐在她手臂上,攀着她的脖子,那岂不是——想到这里,穿越者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摸摸脑袋。

    “咚!”

    “啊!痛!”

    娅拉又是凶狠的一指,点在泰尔斯的额头中央,戳得他的世界观都震了一下!

    像是看穿了泰尔斯的想法一样,娅拉恶狠狠地半拉出狼腿刀,一股“我不好惹”的眼神在护目镜后射出,凶道:

    “臭小鬼!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趴在我的背上!我背着你走!”

    ———————————————————

    月亮逐渐西沉,但天色尚未变亮。

    但这点光线,对瑞德摩而言依旧亮如白昼。

    “守好岗位,今天大部精锐都去了红坊街,所以大人对我们抓得更紧了——我们这里是前往红坊街的最后一个路口。”

    也是兄弟会撤退会经过的第一个路口,瑞德摩默默地想道。

    作为专业的暗哨,瑞德摩将身子隐藏在一个暗巷的转角后,从他这个角度,能清楚地看见一个通往红坊街的十字路口概况,只是今夜的宵禁让这里空无一人。

    他的同伴,另一个兄弟会暗哨,则在他的身后,同样警惕地观察着另一个转角。

    “没有问题,我状态正好,一只黑蝇都飞不过去,一只灰蚣也爬不过来。”同伴阴仄仄地道。

    “很好,我的警戒期快到了,等会我直接去交班,把纳斯里换过来——他应该一小时前就醒了。”

    瑞德摩对同伴点点头,保持着警惕和观察,从隐蔽的巷口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他突然怔了一下。

    就在刚刚,他似乎感觉到,在对面空旷的巷子里有东西。

    不,不可能,他的耳、目、鼻都经受过兰瑟大人的训练,连变色、折光等异能都认得出来。如果有入侵者,只要不是罕见的综合异能(如精神影响),就无法逃脱他的视野和听力。

    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

    等到瑞德摩在对面的巡视一圈回来,才放心下来。

    大概是警戒期过了,产生了错觉。

    他摇摇头,回去换班了。

    在瑞德摩的身后,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短女子,轻轻地走出,背后还趴着一个孩子。

    她看着瑞德摩的背影,然后俯下身子,足尖轻点,安静但极地向着巷子外,通往红坊街的方向跃出。

    他们自然是正前往红坊街的女酒保娅拉,和逃亡乞儿泰尔斯。

    “黎明未至,长夜未尽的时候,普通人的守备和神经最松懈。这一点,就连一个普通的王立军事学院肄业生都知道。”

    不知为何,娅拉在疾行中依然能开口说话。

    泰尔斯紧紧扒在娅拉的背上,后者以前所未有的度穿梭在小巷中,疾行如风的她,偏偏落地无声。

    迎面刮来的风,让攀着娅拉脖子的泰尔斯只能紧闭双眼,把头按在娅拉的颈后,鼻子里都是娅拉的体香,丝毫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但娅拉的声音,还是清晰无比地传进他的耳朵。

    “所以负责兄弟会情报搜集的六巨头之一,‘无眠之眼’科比昂·兰瑟训练了一支特殊的暗哨部队‘不眠者’。”

    “他们并非真的不睡觉,只是作息时间与常人不同。”

    “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数量,但他们的所有人,作息时间都是错开的,从暮息夜起,朝息夕起到午息晨起,什么时段都有。所以兰瑟的这队暗哨,能以轮班的方式,保证每个当值的暗哨,都处在他们精力最旺盛,警觉性最高的作息时段,兰瑟称之为‘警戒期’。”

    “从感官到经验,配合到跟踪,兰瑟把他们训练得比警戒厅的纯种鲁铎警犬还出色。”

    “他们有一支分队,负责驻扎本部,白昼则以伪装的形式混入人群,在入夜时分,则化为暗哨观察、监视xc区所有的关键出入口。”

    “刚刚我们经过的那两个人,应该就是‘不眠者’在红坊街前的最后哨位。”

    泰尔斯没有说话。

    他已经被娅拉的潜行技能所震惊了。

    瑞德摩不是他们经过的


第10章 娅拉的刀(上)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