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章 娅拉的刀(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娅拉的刀(下)第(2/2)页
娅拉的头部和胸部,也像柔软的丝带一样扭转变向,绕开眼前的钉头锤。

    简直就像人体漂移一样——泰尔斯心里暗道。

    怎么回事,斯宾震惊地想着,这一刀的轨迹怎么——挡不住?

    女酒保右手上的刀却没有停歇,变向之后再度回到原轨道,更为致命地突前到斯宾的颈部!

    直到砍进他的咽喉。

    血流遍地。

    斯宾吃惊地看着娅拉好整似暇地,在斯宾的衣服上把刀刃上的血擦干,然后默默地收回她的刀。

    光头斯宾,手上的钉头锤轻轻落下。

    “这是什么——刀法——”

    斯宾挣扎着,想要在倒下前问出一句话。

    但斯宾再也没能把话问完。

    那一瞬间,泰尔斯似乎回到四年前,落日酒吧后的垃圾堆里,眼前一个满不在乎的女子,挥舞着手上的刀,对着目瞪口呆的他道:

    “连杀刀,用来宰条狗,可惜了——喂,小鬼,你想吃狗肉吗?叫我一声姐姐,就有狗肉吃了哦!”

    连杀刀,泰尔斯知道,这是连杀刀。

    上一个享受到这刀法的家伙,是一条跟泰尔斯有些小矛盾的大型怒狼犬(“关于怒狼犬的食谱里是否该有人类一事,我们刚刚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同时我很感谢姐姐你支持我的观点——所以,狗肉?”——泰尔斯)。

    娅拉的技艺再一次让他吃惊。

    但更让泰尔斯震惊的,是光头斯宾所说的,那个有关“刺客之花”萨里顿家的真相。

    杀害王室成员?

    刺客之花?

    弑——弑君家族?

    “废话真多。”

    娅拉看着斯宾的尸体,冷冷地道。

    “所谓‘十二至强者’,不过如此。”

    说罢,她招出躲在暗处的泰尔斯。

    “走吧,小鬼。”

    泰尔斯走过光头斯宾的尸体,看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睛,还是不明白,为何仅仅只是力气足,块头大,还有少个鼻子的斯宾,会是十二至强者里传得最神秘的存在。

    是娅拉太强了?

    他摇摇头,走向娅拉。

    两人一起,继续向血瓶帮和兄弟会的战场而去。

    看了看女酒保的侧脸,泰尔斯聪明地没有问她,萨里顿家的事。

    反正我也有秘密,穿越者这么想道。

    而且比你的秘密更大。

    ——————————————————

    与此同时,落日神殿内坛。

    灰白头的中年贵族,此时正看似镇定,实则胸中忐忑地,等候在内坛下方的石椅上。

    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神坛上那盏一直在燃烧的小小祭灯。

    似乎生怕那灯里的火焰,突然有所变动。

    他身边则坐着一位潜心祈祷的年长祭祀,安静而虔诚。

    这让中年贵族心里想起了约德尔,那个同样安静,甚至犹有过之的可怕男人。

    尽管陛下对约德尔很有信心,认为他“该出手时一定不会犹豫”。

    但约德尔,那个成天隐藏在紫沥晶面具后的家伙,自己年轻时曾经跟他合作过一次——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以他的效率,应该早就找到目标了吧。

    那家伙,是个有着自己信条的家伙。

    毕竟,自己服务于陛下的意志,而约德尔·加图,那个深不见底的男人,服务于陛下的利益。

    天壤之分,云泥之别。

    约德尔,他真的知道,或者理解,陛下希望他出手的时机吗?

    ——————————————————

    过了不久。

    光头斯宾的尸体突然动弹了一下。

    然后,只见他脖颈跟四周的伤口,逐渐以肉眼可见的度,迅复原。

    直到这个男人艰难地爬起来。

    “可恶!”

    斯宾咒骂着,摸向自己的钉头锤。

    “萨里顿家的人出现在永星城,光是这条消息,市政厅就会给我十个金币,但是——”

    斯宾摸了摸自己脖颈上刚刚愈合的伤口。

    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幸好那个女人急着赶路,没有回头察看。

    斯宾之所以是血瓶帮的十二至强者之一,他的战斗本能和技巧自然不用赘述,但更关键的,还是他这份不为人知的自愈异能,让他往往能在敌人松懈的瞬间,反败为胜。

    “只要头部——确切地说,是大脑不被破坏,你就能从死亡中回返,”这是血瓶帮里真正的巨头,血之魔能师对斯宾讲的话:

    “恭喜你了,不死的斯宾。”

    还有那个男孩,不死的斯宾心想,自己在假死状态的时候,看见街角里出现了一个瘦弱的男孩,跟着萨里顿家的女人走了。

    这也是一个奇怪的点,能跟着萨里顿家的女人,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孩。

    是某个天才?拥有某种能扭转战场的能力?

    某件生物兵器?大范围杀伤?

    还是某类非人的长生种?那男孩看着年轻,说不定已经几百上千岁了?

    斯宾扛起钉头锤,皱起眉头来。

    等到把消息报告给气之魔能师之后,我就——

    但他的思索被打断了。

    因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戴着一个奇怪的面具。

    突兀地出现在斯宾的面前。

    “你见到那个男孩了。”

    奇怪的面具人说道,沙哑难辨的嗓音,出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这是什么人?

    自己完全没有现。

    潜行匿踪,难道也是萨里顿家的人吗?

    那个奇怪的面具,似乎是一种暗紫色的硬金属材料制成,棱角分明,只有眼睛的位置,钻出两个圆孔,覆盖着圆形的沥晶镜片,镜片后似乎还有铜黄色的机械装置。

    斯宾之所以还能想这么多,是因为他除了想,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这个戴着暗紫色面具的人,右手上握有一把交叉剑镡的短剑。

    这一柄短剑,在主人的操作下,又一次割开斯宾颈部才痊愈不久的伤口。

    斯宾甚至连“躲开”的意识都没有生出,就被活活割颈了。

    “当啷!”

    连同他的钉头锤一起,斯宾又倒了下去。

    真倒霉——斯宾这么想着,准备迎接下一次的死亡和苏生。

    但斯宾在假死后的感知里,却惊讶地现,那个戴面具的人没有离去。

    那个戴面具的怪人,在面具后面,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只见他缓缓蹲下来,细细盯着斯宾的伤口。

    片刻后,面具怪人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

    在斯宾的感知里,他绝望地现,那个戴面具的人,右手上的短剑轻轻舞动,挽了个漂亮的剑花。

    不。

    不!

    斯宾在心底里无比惶恐地大吼着!

    然后,斯宾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怪人,把短剑沿着太阳穴,轻灵而致命地,刺进他的脑袋里。

    剑锋抽出。

    光滑的剑刃甚至没有沾上一滴血。

    “只要头部——确切地说,是大脑不被破坏,你就能从死亡中回返——”

    恍惚中,斯宾似乎又一次听见了血之魔能师的话。

    从此,血瓶帮十二至强者之一,光头斯宾,即血瓶帮内部所称的“不死的斯宾”,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戴面具的怪人蹲下身子,右手拂过地上的一道刀痕。

    那是狼腿刀飞扎进地面的痕迹。

    他站了起来。

    然后消失了。

    就像一个鬼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