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章 魔能师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章 魔能师第(2/2)页
口气。

    “我从小就被教导,”她背着泰尔斯,脚下轻快地移动着,语气生寒:“能被我所杀的,都不是我的同类。”

    “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泰尔斯不再说话,只是把娅拉的脖子搂得更紧。

    他们从越过斯宾之后,在红坊街的路上,到处都是尸体伤残,刀光剑影。好几处地方传来连娅拉也头皮麻的打斗气劲。

    两人一路小心,但混乱的局势下,即使以娅拉的匿踪之能,也艰难无比。

    遍地的尸体和随处可闻的厮杀声下,尽管尽力掩盖行藏,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正面碰到了两队打手,兄弟会一队,血瓶帮一队。

    娅拉都毫不留情地全力出手,不留活口。

    然后迅离开。

    不知为何,泰尔斯已经有些习惯这样的血腥场面了。

    这不是好事——他这样提醒自己,心理上的麻木不仁,几乎必然带来行为上的偏差。

    “这是第五个路口了,依然过不去。”停下来的娅拉皱着眉头,摸了摸前方的空气。

    泰尔斯落下地来,把手摸向前方。

    明明是一片虚无,但入手的却是一道无形而坚硬的壁障。

    “这是异能?”泰尔斯惊讶地问道。

    迄今为止,泰尔斯见过的异能者不多,但也不少,如兄弟会里,管人口贩运的莫里斯就是其中一个,他当年曾经只用眼神,就让一个逃跑的乞儿窒息而死。

    “不是,异能者没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同时封堵这么一大片街道的五六个交界口——我怀疑剩下的路口也差不多,就连异能战士也很难做到。”

    娅拉把脸上的护目镜推上去,神情凝重地道。

    女酒保仔细“观察”着眼前的透明屏障,她想起了老家伙和那个男人——娅拉想到这里时,心绪不禁停顿了一下——告诉自己的那些可怕传说。

    她重新戴好护目镜。

    “现在开始,我们要更加小心,尽量避免一切战斗,免得暴露行踪。”

    “据我所知,这极可能是魔能师的杰作。”

    “希望我们的运气,还没有糟到正面碰见他的地步。”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

    魔能师。

    五年的街头生涯里,他不止一次地从落日酒吧的酒客、红坊街的嫖客、黑金赌场的赌客以及兄弟会的打手口中听到这个单词。

    穿越者初以为,这是类似于他前世的那些奇幻小说里,“魔法师”“巫师”般的存在,但后来才现并非如此。

    没有人会给身为卑贱乞儿的泰尔斯,补充世界常识,就算有,他所能接触到的,也大多是村夫愚妇般的道听途说和恐怖怪谈。

    但凭着他所找回来的,前世里专业做田野调查的经验,泰尔斯还是通过观察,获知了不少常识,以下是他关于“魔能师”一词的观察笔记:

    第一点,几乎所有谈论“魔能师”的时刻,谈话人都伴随着恐惧、痛恨以及诅咒等负面情绪,与之同时出现的关键字还有“强大”“可怕”“该死”“地狱”“非法”等等。

    其次,在这个世界上,魔能师相当罕见(这里的罕见,并非前世yy小说里,声称“罕见”,却满街乱走的那种“罕见”),泰尔斯判断,五年里,在谈论过“魔能师”的无数人中,只有一位酒客、一位嫖客的话具有一定的真实度,显然他们间接或直接地接触过有关魔能师的资讯。

    其三,从未听闻有任何魔能师的组织、势力哪怕聚会,但坊间盛传,血瓶帮的最高领里,有两位魔能师。

    其四,负责西城门警戒巡逻的警官和巡逻队员们,所装备的军器被称为“反魔武装”。

    其五,魔能师,和大家都津津乐道的“异能者”“异能战士”“终结剑士”“终结骑士”完全不一样,后者可能是天生或后天锻炼而来的能力。至于魔能师,泰尔斯从未听闻他们那些让人恐惧的能力是如何获取的。

    其六,除魔能师之外,还有种武器,有个可疑的名字,叫“魔能枪”,而它仅仅被允许在王国军队中使用,任何非法持有者,都会被判以重罪。

    以上就是泰尔斯关于魔能师的全部情报。

    泰尔斯设想过无数种遇到魔能师的状况,但根据已有的情报来看,似乎哪一种状况都不会太乐观。

    比如现在。

    泰尔斯把黑布塞进口袋里,重新趴上娅拉的背部。

    ——————————————————

    几刻钟前。

    红坊街中心,一间棋牌室的地下仓库里。

    一个身着蓝衣的俊俏男子,披散着深棕色的卷曲长,静静地坐在一张古代行军盘的桌子边,行军盘上摆着一张地图,上面放着若干游戏用的棋子,分黑色和红色两种,从骑士、剑士、投石弩、盾战士到近卫、宰相、国王不等。

    这是自艾伦比亚王国流传过来,取材自历史典故和战争常识,时下贵族们最热门的棋类游戏——“帝国的兴衰”,模拟人类诸王以及远古帝国前后时期的两军对阵,对于养尊处优而身份尊贵的贵族们,当然是最能体现男子气概,吸引女性目光,又不必亲冒危险下场的消遣。

    当然,也有少数爱好独特的大贵族,据闻喜欢用真人当棋子。

    在不灭灯的照耀下,如果仔细看就会现,行军盘中间的那张地图,是红坊街的街道图。

    俊俏男子轻松地用右手移动着棋子,一枚枚黑色或红色的棋子被他移除出图外,但在移除的棋子里,分散摆放的黑子,远远多于兵力集中的红子。

    两枚黑色的宰相正在图中,周围放着不少黑色的近卫或剑士,几枚红色的骑士正在牵制他们。在更外围,不少黑色的骑士、盾战士正被数量占优的两枚红色宰相,带领着剑士和近卫各个击破。

    地图的正中央,鹤立鸡群般地摆放着一个深红色的国王,旁边是一个红色的近卫。

    蓝衣俊俏男子正在愉悦地玩着自己的游戏,贴近一看就会注意到,他空闲的左手上,正聚集着一股浅蓝色的能量球体,像是有生命一般,缓慢地呼吸,而能量球里,似乎在蕴藏着一股风暴。

    蓝衣男子时不时张开口说着什么,在他的嘴边,居然可以清晰看见空气震动的轨迹,化成波纹消散在空中。

    但却奇怪地,什么声音也没有出。

    这幅景象,在黑暗而孤独的寂静里,更显得诡异万分。

    就在此时,蓝衣男子突然眉头一皱。

    接着他面不改色地伸出手,把地图边缘上的一枚红色投石弩拿掉。

    但过了几分钟,蓝衣男子的眉头又蹙了一下,他缓缓伸出手,又把那个位置仅存的一枚红色剑士拿掉。

    蓝衣男子左手的蓝色能量球闪烁了一下,里面的风暴颇有些不稳的迹象。

    他深吸了几口气,第一次开口讲出有声音的话语。

    “谁负责下城区方向的警戒和截击?”

    他像是在问空气。

    吓人的黑暗中,传来诡异而肯定的回答:“变形者多尔诺,和不死的斯宾。”

    蓝衣男子闭上眼摇摇头,接着把两枚别处的红色剑士,移动到那两个被吃掉的棋位上,把其中一个移动得更深,仿佛要抓到那个吃掉他多尔诺和斯宾的东西。

    他的嘴边又扩散出空气的波纹,嘴唇无声无息地开合了一阵。

    然后才渐渐地,对着虚空,讲出有声音的话。

    “塔伦兄弟和摩瑞亚,一小时前已经被我们吃掉了吧...”

    “所以是增援么...”他喃喃道。

    他犹豫了一下,又把地图上唯二的两枚红色宰相,移动了一个过去。

    “这下就好了。”

    但下一刻,蓝衣男子的脸色又变了。

    他把右手移动到地图另一端的边缘,几乎同时拿掉了两枚红色剑士。

    蓝衣男子的脸有些不好看。

    “负责内西环区方向,警戒任务的,又是谁?”

    “是莱顿兄妹,毒刺和蝎鞭。”

    这一次,那个黑暗中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蓝衣男子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在地图的两端来回逡巡,脸上显现出疑惑和不满。

    “是外面进场的棋子吗?真头疼,不是跟警戒厅打好招呼要宵禁了吗。”

    最后,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是太久没有玩这些人类的游戏了,所以水平都下降了吗?

    唉。

    蓝衣男子轻轻抬起头,脸上神情复杂。

    “古拉顿,你知道吗。”

    “陷阱和迷宫的意义,就是堵死出入口,把自投罗网的老鼠困在里面。”

    “但如果陷阱的入口和出口都被打通了。”

    “那还抓个屁的老鼠啊。”

    然后,蓝衣男子脸色一冷,果断地把地图中央,红色国王旁边的那个近卫,移到了两个红色剑士出局的地方。

    黑暗中,一记风声响起。

    就再也没有传来声音。

    只有蓝衣男子手中的能量风暴,逐渐稳定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