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章 刀与剑的齐鸣(上)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刀与剑的齐鸣(上)第(2/2)页
罗尔夫周围风声大作,半空中的狼腿刀被吹得飞行不稳。

    “当!”

    随后被他一剑击飞。

    可是娅拉的身影刹那间杀到了随风之鬼的面前,几乎不比飞刀慢!

    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女酒保左臂反手一刀,横掠罗尔夫的胸口!

    斩中了吗?

    泰尔斯兴奋得目不暇接,等着这一式“瞬杀刀”建功。

    但他失望地看见,罗尔夫身上的灰衣鼓动着,以不可思议的度,逆着重力往上飘飞。

    险之又险地错开这必杀一刀!

    但泰尔斯觉得,这次罗尔夫的闪避有些狼狈,因为他的身影居然模糊可见,不复之前的无影无踪。

    娅拉再想继续突击,脚下却像是被什么无形之物绊了一下,没能持续她连绵难挡的进攻。

    风的力量么?泰尔斯低下头,默默回忆起前世的知识。

    女酒保默默地退后一步,挑起地上的另一把狼腿刀,等待下一次机会。

    “真是好险啊,兄弟会的一个酒保都有这种实力了?”

    罗尔夫轻轻抹了一下腰腹部的一道划伤,脸色不愉。

    这伤口,比想象中的要深,那柄刀的角度有古怪——劈来的度和力度都乎预测。

    连阶高手都能威胁到的刀法吗?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呢。

    娅拉扶了扶护目镜,正手持刀,单膝蹲下。

    “喂,酒保,”罗尔夫看见对方准备突击,突然阴仄仄地开口:

    “我来星辰之前,也在大6上游历过一阵子,曾经在瑟拉公国见到过一次刺杀。”

    “那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直接,最冒险,却也最难抵挡的刺杀。”

    “刺客用的是双刀,从屋顶力,疾驰而出,攻势连绵,不可抵挡。”

    罗尔夫低下头,阴柔的嗓音里,充满了凝重和严肃:

    “所以,‘飞蝗刀锋’巴安奈特·萨里顿。”

    “是你的什么人?”

    娅拉没有回话,但泰尔斯本能地觉得不妙。

    巴安奈特·萨里顿?

    下一瞬,女酒保曼妙的身影已经疾驰而出,刹那攻到罗尔夫的眼前!

    泰尔斯有种错觉,沉默不言的女酒保,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情绪也为之一变!

    只听沉默已久的女酒保,状若疯狂地咆哮道:“陌生人!”

    娅拉·萨里顿,含怒出手!

    到现在为止,泰尔斯见过很多次娅拉出手,一贯都是安静、低调、直接而致命的。

    但这次不同。

    这一次,泰尔斯前所未有地听见,娅拉的刀,如迅雷般爆响轰鸣!。

    “轰!”

    罗尔夫神色剧变。

    ———————————————————

    “铿!”

    两柄剑雷霆对撞般交击在一起!

    两道的人影的身上都爆出闪烁着微光的能量,一方星蓝色,一方微红色。

    前途无量的贵族警戒官,科恩·卡拉比扬,正吃力地咬着牙,感受着从敌人剑上传来的力量,对方不比他弱,至少也是阶的剑手——他有多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自从离开同兽人厮杀的战场?

    还是那一次,自己挑战米兰达?

    两股力量交织纠缠,但科恩知道,自己已经略落下风。

    星蓝色的力量在他银白色的剑上开始闪烁,科恩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是失败的一方。

    于是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带起的振动,错开了正在拼剑的两人。

    两道身影倏然分开,就着惯性向前几步。

    科恩踏了六步才将身体稳住。

    而他的敌人,用两步把握住了平衡。

    科恩神情凝重,开始觉得,有必要重新思索洛比克厅长的话。

    然后他转过身,看着眼前棘手的敌人,出声质问:“你所用的,是终结之塔的剑式之一。”

    对方没有回话。

    “你也是终结剑士,曾在终结之塔受训,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去处。”

    “却为何甘心屈身在血瓶帮里,做一個混混,为非作歹,欺凌弱小?”

    “终结塔授予你的剑之心,难道是为人走狗,欺软怕硬的觉悟吗!”

    他的敌人则缓缓转过来,左肩上装备着黑色的半身甲,右臂绑缚着红色的绷带,在红黑相间的衣饰下,隐约可见有力的肌肉线条。

    这是一个脸色白皙的男人,却不会让人感觉到清雅或是秀气,因为那双眼睛里所投射出的眼神,此刻实在是充满杀机。

    红黑色衣物的剑手,默默地将警戒官从头到脚,打量完毕。

    就是这只青皮老鼠,打通了大人的陷阱?

    这个青皮,这种站姿和起手式——是终结之塔出身,到军队历练过的人?

    只听这个红黑色的剑手,转动着手上那把只有单侧护手的青色长剑,毫不在意地淡淡道:

    “喂,青皮。”

    “什么时候,警戒厅也敢管血瓶帮的事情了?”

    科恩踏前一步,与剑手的距离拉近,冷冷地道:

    “我现在不是以警戒官,而是以终结剑士——科恩·卡拉比扬的身份,在质问另一柄剑!回答我!”

    场面安静了几秒钟。

    直到红黑色剑手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我的剑之心,是不羁的意志和自由的选择,以及对力量的追求。”

    “只要满足吾之所求,血瓶帮,兄弟会,诡影之盾,王国秘科,王室卫队,或者终结之塔,对我都没有区别。”

    “所以,你的问题简直毫无意义。”

    “至于你,青皮,甘心做一国走狗的你,从那个守旧的塔里,得到的才是走狗的觉悟吧?”

    听出了对方身为终结剑士,却对终结之塔毫无敬意甚至略带敌意的态度,科恩的脸色终于肃穆起来,带着惊讶和震撼。

    他想起在塔里受训时,老师曾在喝酒时告诉过他的故事。

    那个兄弟阋墙,手**战的悲剧。

    科恩难以置信地咬牙出声:

    “你……”

    “你是塔外的终结之剑传承!”

    “你是‘灾祸之剑’一脉的人!”

    他话音刚落,红黑色的剑手就动了!

    微红的终结之力,像是潮水般涌动在他周身,聚合成凶猛的波涛,随着他的青色长剑,声势惊人地斩落!

    剑意狠厉而暴烈!

    科恩只觉得浑身都落入了一个赤红色的漩涡里,周身的终结之力支离破碎,无法调动。

    剑手的狠厉跟随他的长剑汹涌而来,直扑科恩的胸口!

    他白皙的脸上也布满了霜寒,不复之前的淡然。

    只听红黑色的剑手寒声道:“‘灾祸之剑’!灾祸?把我们和那群怪物相提并论?”

    “你们就是这么称呼克拉苏大人的剑吗?”

    科恩咬紧牙关,两人的剑刃在空气中迅交击!

    “也好,”剑手在激烈的对剑中仍有余力出声:“对你们这群过时、守旧、娘娘腔的学院派来说,我们就是你们注定的灾祸。”

    “终有一日,我们会覆灭终结之塔,证明你们的荒谬。”

    语气冰寒,充满杀机。

    与他下一刻,汹涌袭来的青色长剑一样。

    科恩的剑挡在青色长剑前方,但只在瞬间,对方汹涌狂暴的终结之力如怒潮般袭来!

    科恩浑身一震,对方的终结之力毫无阻碍地侵入他体内!

    像强酸一样腐蚀着他的力量。

    警戒官闪烁着蓝色星芒的佩剑被瞬间弹开。

    科恩震惊地咬着牙,狼狈地连连后退,但青色的剑像是如影随形的杀机,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腾挪闪躲,都似乎避之不及!

    年轻的警戒官心下一横,属于自己的终结之力涌起,洗刷体内的异种入侵者。

    这是群星之耀——科恩暗叹道:本该在激战中大放异彩的终结之力,却被自己这么用了。

    下一刻,警戒官银白色的佩剑闪烁着再次递出,这一次,直接刺向剑手的咽喉。

    但他的敌人依旧疯狂而不顾一切,对即将来袭的剑视而不见,只是催动着手上赤色红潮里的青剑,向着科恩的心口卷来!

    赤红色的终结之力,随着剑意爆,将科恩胸口的衣物撕裂。

    科恩勉力维持着自己的剑意,却无望地看见,两柄剑交错而过,在终结之力的摩擦中,各自向着对方的心口和咽喉刺去!

    见鬼!

    这就是“灾祸之剑”一脉的风格吗?

    这样疯狂狠厉的剑式,无可匹敌的力量,不惜一切的意志,两败俱伤的觉悟。

    还有……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狂暴得可怕,甚至能侵入体内的诡异终结之力……

    难怪会被逐出塔外!

    科恩苦笑着,迎向他的死亡。

    两柄剑,一青一白,一柄引动着疯狂难挡的红色赤潮,一柄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微弱星芒。

    胜负将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