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章 刀与剑的齐鸣(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 刀与剑的齐鸣(下)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泰尔斯从来没有看见过娅拉的刀如此愤怒,如此声势迫人。

    他隐约感觉,此时的两把狼腿刀里,蕴藏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罗尔夫奋起全身的气力,两把袖剑齐齐交挡在胸口,身形急退!

    女酒保则越暴烈地冲来,转瞬之间,雷霆般的双刀劈出!

    两人的身影像交谊舞般同步移动,但远远谈不上优雅和文明,只见罗尔夫的袖剑化成幻影,刹那间迎上娅拉持刀的双臂。

    “叮叮当当!”

    交击声不断。

    袖剑无数次地阻拦住劈向罗尔夫的双刀。

    双刀也无数次地击开刺向娅拉的袖剑!

    两人都在极致的移动中,街道旁的招牌和门面飞地闪过,双方对于彼此却像是静止一般,全神贯注地拆解着对方的招式。

    看得泰尔斯目不转睛,连呼吸都快忘却了。

    但攻守之势极为明显:娅拉的双刀意在攻击对方的要害,罗尔夫的两把袖剑仅仅为了拦下对方的攻势。

    一攻一守,却是度和灵巧的竞争。

    但下一次金属的交击声后,娅拉左手的狼腿刀,在主人一往无前的气势中,突然爆起一阵雷音,像是在空气中震开一圈波纹,弹开了罗尔夫阻拦的一剑!

    娅拉意外的底牌,让罗尔夫大吃一惊。

    一步错,步步错。

    这一剑的拦截失败,让罗尔夫来不及收回另外一剑,把他的胸腹要害暴露在娅拉的左刀下!

    “划!”

    这是狼腿刀划破衣物,划破胸膛的声音。

    性命攸关的一刻,罗尔夫没有丝毫犹豫地全力动异能。

    “随风之鬼”并非浪得虚名,只见他嘴唇一抿,脸上的刺青微微出白光,一阵狂暴的旋风便两人之间的空隙里生成,将娅拉和自己向着不同的方向刮开!

    罗尔夫脚下一踏,竟然轻巧地借着狂风,凌空腾跃起来,只在原地留下几丝血迹。

    而女酒保则被迫停下脚步,收回双臂调整身躯,适应突然而来的狂风,她雷音呼啸的双刀之势也被掐断。

    在远处的泰尔斯没有直接感觉到那阵狂风,但这不影响他的判断:两个人同时受到了风的影响,罗尔夫向着后方飞起,而娅拉则被阻断了脚步。

    风势没有停下,反而持续增大,罗尔夫的身影像风筝一样,在半空踏风漂浮着,他脸上刺青的光芒则越耀眼。

    女酒保不得不弯下膝盖,以抵挡越来越大的风势,同时借机回复自己的体力。

    罗尔夫没有再嬉皮笑脸,胸口的疼痛让他惊魂不定:眼前这个小姑娘的棘手程度,恐怕不下于任何一位兄弟会的十三大将。

    想起刚刚那两把刀的气势,随风之鬼决意,不能再给她出刀翻盘的机会,

    幸好,她那轮攻势的消耗也不小。

    随风之鬼脸色冷,双手一翻,两把袖剑在身侧摆开。

    风起。

    在狂风的掩护下,罗尔夫再次展现出他那鬼魅般的身形。

    下一瞬间,罗尔夫出现在娅拉的头顶!

    娅拉咬着牙,第一时间挥刀上格。

    “铿!”

    但罗尔夫一击即退,他的身形像是流风一样远去消失,丝毫不给娅拉反击以及连成攻势的机会。

    “锵!”

    罗尔夫的袖剑再次出现,这一次是娅拉的左下方,同样一击不中,则飘飞后退!

    “只要打断了你那突然的暴起,和连绵的攻势,萨里顿家闻名数百年的刺杀之刀,便无法再奏效了。”

    罗尔夫的声音再次从风中传来。

    娅拉艰难地抵挡着对方的游击,而身侧不时袭来的狂风,让她不得不消耗很大的精力在保持身形动作上,同时还要预测罗尔夫下一次的进击方向。

    观战的泰尔斯一阵紧张——怎么办?

    罗尔夫阴柔的声音又在四周响起。

    “不过,只要告诉我,你们萨里顿家为何会潜伏在兄弟会里,或许我们还能坐下来谈一谈?”

    娅拉神情一肃,竟然在此时闭上了眼睛。

    似乎做出了决断。

    只见她倒持双刀,狠狠地把刀刃插进脚下的土砖中。

    罗尔夫的袖剑再次出现,依然是头顶!

    但是这一次,娅拉一个原地转身,插在地上的双刀猛地跟随手臂急转一圈!

    “轰!”

    在一阵雷音中,地上的土石被娅拉挑飞,震起数米!

    土石翻飞,挡住了罗尔夫的视线。

    刀光在土石中隐隐闪现!

    罗尔夫怒号着,身影后退,脸上的刺青却越加光亮,空中的狂风倏然加,旋起可怕的力量,将土石刮散四方!

    狂风中,土石向着四方激射!

    此时,在隐蔽处露出半个脑袋,观战正入神的泰尔斯,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嘶哑难辨的嗓音:

    “低头。”

    连愣的时间都没有,泰尔斯本能般地伏低。

    “哗!”

    激射的土石从战斗的中心袭来,急掠过泰尔斯的头顶!

    几道土石撞在泰尔斯身后的店铺侧门上,将木质的门板打出一处凹陷!

    泰尔斯看着身后的门板,冷汗涔涔地拍着胸口,要是自己刚刚没有低头的话——

    但他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苗条飒爽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藏身处。

    “你快走。”

    泰尔斯有些傻眼。

    眼前的娅拉绝对称不上“好”,原本英姿飒爽的女酒保此刻显得疲惫,微微喘息的她,左臂竟然在略略颤抖。

    “他找到了我的弱点,形不成连绵的进攻,我就打不过他。”

    女酒保把手臂搭上泰尔斯的肩膀,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被现的,我去引开他,然后你一个人走!”

    “沿着左侧的巷口低着身子走,用黑布遮掩呼吸,遇到任何声音都马上转身换路。”

    “兄弟会没有攻得太深,只要越过红坊街的中心,人就会越来越少。”

    “小鬼,即使是一个人,你也要活下来!”

    泰尔斯愣愣地看着突然道别的女酒保。

    直到她身影射出,迎向街道外狂风的中心。

    泰尔斯不自觉地伸出手,抓向她的背影。

    娅拉。

    穿越者听着远处重新响起的打斗声,眼前浮现那一夜,落日酒吧后厨里的狗肉。

    “吃慢一点!小鬼,这只狗怎么也是我拿下的!”

    “酒保怎么了!我娅拉·萨——我娅拉可是训练有素的酒保!”

    “这只狗腿不能给你!你咬不下的!”

    再见了。

    娅拉姐姐。

    再见了。

    jbsp;  泰尔斯毅然转过身来,往着红坊街深处进。

    要活下去——我还欠着娅拉的人情呢。

    身后的激斗声越来越远。

    ——————————————————

    一片狼藉的战场。

    科恩拄着剑,扶着左手的墙壁跪着,狠狠地咳嗽。

    警戒官的胸口在滴血。

    他的左肋被刺穿,肺部受损,伤口差一点就波及心脏。

    而且,敌人那狂暴的终结之力,还在他的伤口处徘徊不去。

    连科恩引以为傲的终结之力——“群星之耀”也抵挡不住。

    而他的敌人——科恩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个面不改色的红黑色衣物的剑手。

    红黑剑手的左肩甲被科恩的“芒剑”刺破,肩部也在流血,左下巴、左边脖子旁也各有一处划伤。

    但远比科恩的情况要好。

    在两把剑都即将刺穿对方的瞬间,两个人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战斗素养。

    科恩激了一部分的群星之耀,凝结成“星盾”,护住心脏,偏移开直取要害的要命一剑,然后再尽力刺出手中的剑。

    而红黑剑手,则不管不顾刺向咽喉的银白剑锋,反而在剑刃即将及体的刹那,更冷静、却更疯狂地送出手上的剑,快了科恩一线,把剑送入对方的胸肋。

    然后再趁着科恩长剑一颤的时机,剑手低头避开喉咙要害,只在下巴和脖子旁留下一道划伤,然后任着科恩刺破他的肩甲,也要把手中的剑再送入一分。

    高下立现。

    “你是一个出色的剑手。”红黑色剑手突然开口道。

    “面对那样的剑,许多人都是避其锋芒,再图反击。”

    “而你却执意要刺出那一剑。”

    “至于凝聚防护的举动,是军队教你的做法吧?“

    科恩狠狠咳出一口血,嘿嘿笑道:“一个老兵跟我说过:战场上,要留好保命的一手——才能活得比敌人久,伤得比敌人轻。”

    红黑色的剑手沉默了一阵,然后也轻笑了一声:“他一定没做过敢死队。”

    科恩喘息着,眉头一皱:“西线战场,向荒骨人和兽人冲锋的敢死队——你做过?”

    剑手点点头:

    “三次。”

    “哪个卫队的?”科恩舔了舔嘴里的血,抬起头。

    “头骨卫队,第十七敢死队。”

    “法肯豪兹的敢死队,三次?”科恩露出一个熟悉的微笑:“看来你得罪了大人物啊。”


第14章 刀与剑的齐鸣(下)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