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4章 刀与剑的齐鸣(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 刀与剑的齐鸣(下)第(2/2)页
“你呢,警戒官?”红黑剑手默默地问道。

    “乌鸦卫队,第二突击队。”

    “‘迅雷的乌鸦’?第二突击队?”剑手也皱起眉头:“哼,我说卡拉比扬怎么这么耳熟,看来是个贵族。”

    科恩吐出一口血,苦笑着道:

    “其实我总想问问,冲锋前的查卡酒好喝吗——父亲一直不让我喝。”

    “难喝。该死的军需官,连死人的买醉酒都要克扣。”剑手冷冷地回答。

    “是么。”

    “是啊。”

    两人的对话突然一窒。

    红黑色的剑手收起疯狂和暴戾,科恩也收起无奈和喘息。

    “古拉顿·雷默,头骨卫队,第十七敢死队,剑盾兵,”红黑的剑手,古拉顿寒声说道,“这是我的名字,很荣幸与你一战,警戒官阁下。”

    “科恩·卡拉比扬,乌鸦卫队,第二突击队,作战队长,”警戒官惨笑道,“这荣幸属于我,额,黑帮小混混阁下?”

    下一秒,科恩收起了笑容。

    两人都严肃而认真地注视彼此。

    科恩的剑上,群星之耀忽明忽暗。

    红黑剑手古拉顿的右臂上,暴戾的力量涌起,刺得血管突出。

    分出生死的最后一剑——这是属于终结剑士的时刻。

    光荣、神圣,不容亵渎。

    但下一刻,两人的脸色都遽然一变!

    隔壁突然传来狂风呼啸的声音。

    一个苗条飒爽的身影,持着双刀,从空中翻落在街道上!

    这个距离,应该够了。

    女酒保喘息着,看向一跪一立的两人。

    直到她看到科恩的穿着。

    但愿那小鬼能——咦?王国警戒官?

    这是黑帮的战争,为什么青皮会在这里?

    科恩和古拉顿也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另一个黑帮的人吗?科恩心想,希望不是血瓶帮的。

    这个女人,似乎没听大人说过啊,古拉顿暗道,是外面进场的棋子?

    “你跑不了的!酒保妹妹。”

    风声呼啸,伴随着阴柔的嗓音,罗尔夫出现在街角,他也看到了两位剑手。

    “古拉顿?你应该守护在大人的身边才对,”罗尔夫看着剑手,眉头一皱道:“为什么会在这里,跟一个——青皮?”

    很好——科恩心念道,他们是一伙儿的,所以……

    警戒官转向女酒保:既然这个女人是自己敌人的对手,那就应该不是血瓶帮的人。

    “专心清理你的老鼠。”红黑剑手,古拉顿冷冷道,似乎不想与罗尔夫多话,“我来做好我的工作。”

    古拉顿言毕,冷酷地对着科恩举起了剑。

    科恩也缓缓站起,咬紧牙,银剑横胸。

    罗尔夫撇撇嘴,身侧的风继续鼓荡起来。

    娅拉深吸一口气,单膝跪下,调整着角度。

    四人都明白了场上的局势。

    两个血瓶帮,一个兄弟会,一个青皮——哦,是警戒官。

    下一刻,四人都动了起来!

    古拉顿的长剑红芒闪动,无情地追向科恩的心脏!

    科恩脸色一白,面对古拉顿,长剑挽出防守专用的剑环!

    罗尔夫的身影再次消失,但风声扑向娅拉!

    娅拉身形暴起,双刀在前进中划开空气,却出人意料地冲向了——

    科恩!

    ——————————————————

    泰尔斯小心翼翼地捂着黑布,隐藏呼吸奔逃着,绕开两队正在死拼的打手精锐。

    人群里,一个身高近两米的身影煞是出彩,他铁拳所到之处,红头巾的血瓶帮人便顺势飞出。

    大概是兄弟会的哪位高手吧,不知道是十三大将还是六巨头。

    反正不可能是三大传奇杀手。

    但泰尔斯只是悄悄地绕过。

    这不是他的战斗。

    他要逃走。

    为了自己,也为了娅拉。

    为了第六屋的乞儿。

    泰尔斯转过一个街口,却迎面碰到了一面空气屏障。

    他那时还不知道,这是在高手中大名鼎鼎的“空气墙”。

    他不爽地对着这道屏障砸了一下。

    该死的魔能师。

    又要绕路了。

    希望不会碰见人。

    想起人,泰尔斯不禁想到刚刚提醒他“低头”的那个声音。

    他本来以为那是娅拉,毕竟后者立刻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他后来才意识到,那把声音不可能是娅拉的。

    那是一把嘶哑难辨的嗓音。

    刚刚在场的不止自己、娅拉和罗尔夫。

    那是第四个人。

    泰尔斯头皮一紧,他突然想到,如果刚刚出声提醒他低头的,是在场的第四个人。

    那为何娅拉和罗尔夫都毫无所觉?

    明明娅拉在土石激射后,第一时间出现在泰尔斯的面前。

    毫无疑问,泰尔斯结论道:他的实力要比娅拉和罗尔夫更可怕。

    但是,既然他对自己没有敌意,那为何不出手帮忙呢?

    “碰!”泰尔斯又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屏障。

    他懊恼地拍拍头。

    这种鬼玩意儿越来越多了,不要钱不耗蓝的么!

    泰尔斯转过一个方向,向前奔跑。

    “崩!”

    居然又是一堵屏障!

    这一次,泰尔斯没能收住脚步,他砸倒在地上,左额头在旁边的屋脚处磕了一下。

    泰尔斯龇牙咧嘴地揉捏着摔破的脑袋,抬起流血的头,看着眼前。

    有点不对头。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但按照他的记忆,大概已经靠近红坊街的中心了。

    连厮杀声都渐渐远了。

    泰尔斯向着另外三个方向,轻轻移动着步伐,伸出手去。

    然后,他在不远处的两个方向上,摸到了两面屏障。

    泰尔斯心下一惊。

    真是兼具了恐怖片的诡异和暗示呢。

    穿越者沉默了一阵,转向唯一没有屏障的一个方向。

    他默默伸出手,果然,这一次,他毫无阻碍地,连续走了十几米。

    泰尔斯心底越来越沉。

    没想到啊,明明都走到这里了。

    哎。

    命运,命运,你真是个碧池。

    他猛地甩下捂着额头的右手,任着鲜血不住滴落到地上。

    穿越者毅然决然地在空旷的街道上再走了十几步,直到靠近一间房子。

    房子中央,是一扇半掩的双开大木门。

    泰尔斯抬起头,门上有个很大的招牌,不识字的穿越者只能勉强认出一个词,那是因为他以前曾经在黑金赌场乞讨才认识的。

    那个词是:

    棋牌。

    泰尔斯回过头,看向另外三个方向,想起额头上流血的痛楚。

    无路可走了么。

    “这封请柬,得真是粗陋。”泰尔斯喃喃道。

    但他还是叹了一口气,停下了犹豫,大力推开那扇半掩的门,走进这个红坊街中心的棋牌室。

    室内一片漆黑,只有远处有些许光亮,像是老式的蜡烛。

    真是会塑造气氛。

    “欢迎来到我的游乐园,我的小朋友。”

    走过一张张棋牌桌(还撞到了不少)时,泰尔斯的耳边传来一把愉悦轻松的声音。

    “在下艾希达·萨克恩,同行都习惯称呼我:气之魔能师。”

    良久。

    泰尔斯竭尽两辈子的全力,平息心中的惊慌。

    眼前的黑暗中,只有一道烛火在微微闪烁,那里是棋牌室的地窖入口。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走下地窖,然后屏着呼吸,强按着狂跳不止的心脏。

    眼前,一个俊俏、深棕色长的蓝衣男子,坐在一张长桌旁,正对他微笑地点头。

    “至于请柬的问题,我下次会注意的。”

    ——————————————————

    落日神殿,内坛。

    灰白头的中年贵族,此刻难掩心中的激动,他的眼前,神坛上那盏负荷着王国未来的灯,其火焰正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赤。

    他一把提起那盏灯,大步跨出神殿内坛。

    身后那位年长的祭祀一惊,伸手想要阻拦,但她随即想到了什么,半空中的手突然一滞。

    祭祀叹出一口气,看着贵族的身影远去,缓缓地坐下。

    半晌后,年长的祭祀唤来尚且睡眼朦胧的实习生妮娅。

    “你准备一下,从明天起,开放内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