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章 艾希达·萨克恩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章 艾希达·萨克恩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即使在艾希达·萨克恩的漫长生命里,那个男孩给他的第一印象也是特别有趣且可笑的:

    昏暗的蜡烛下,黑男孩颇有些狼狈不堪,他的额头在滴血,小脸上青一片紫一片,脖子有着被掐过的红印,微微颤抖的身体上,是破破烂烂的粗麻衣物,腿部则死死地绑缚着一柄匕。

    在听闻了自己的身份后,他的神情显得不知所措,按着胸口的他略有些紧张,似乎隐约知道“魔能师”这个词的含义,体内各处的压力急剧变化,连呼出来的空气都浑浊了不少。

    但是,他那双眼真是特别。

    对,那双古怪的眼,里面充满的不是恐惧和陌生,也不是慌乱和警惕,而是布满了——好奇和兴奋?

    泰尔斯此刻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奇。

    在听到“魔能师”的一刹那,在惊讶过后,他突然从心里冒出一股冲动,想要问清楚魔能师到底是什么东西。

    算是职业病吗?

    就在这时,泰尔斯在余光里,看到黑暗的角落中,三个不规则的球体静静地摆放着,每一个球都有一个人那么大。

    直到泰尔斯认出来,那些球体上,隐约露出人的手和脚。

    穿越者的脸色有些白。

    “我想,你已经见过兄弟会的塔伦兄弟和摩瑞亚了,”魔能师艾希达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咧开嘴道:“他们很有野心,一上来就直扑红坊街中心。”

    “抱歉,我不习惯像莫里斯那样,用窒息或抽压的方式,事实上,我更喜欢简便的方法。”

    把活人捏成球,真的是比较简便的方式吗?泰尔斯心下一量,默默腹诽道。

    “来,孩子。”艾希达温和地笑笑,他的声音特别好听,而且温文儒雅,“过来看看我的棋盘。”

    泰尔斯咽了一口唾沫,转过头,把刚刚的几个人肉球体赶出自己的大脑,迅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处境。然后,他在看到艾希达左手上那个特别像3d效果(但他知道绝对不是)投射出来的蓝色能量球后,果断地把“拔出匕撂上他的脖子”之类的想法给清除出脑外。

    泰尔斯按照前世论文答辩时的方法,缓和但有规律地呼吸三口,然后缓步走了上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艾希达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男孩貌似大人的举动,待得他走近棋盘,正要开口,却惊讶地看见这个男孩毫不犹豫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上去,又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满意椅子的视野,于是下来把椅子往艾希达的方向移动了一点,然后再爬上来坐下。

    “额,腿有点酸。”泰尔斯对着艾希达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一不小心扯到额头的伤口,痛得他狠狠“嘶”了一声。

    “是我的疏忽。”

    艾希达饶有兴趣地扭过头,右手轻轻一点,泰尔斯额头上的伤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血液不再流出。

    “这是——你提高并固定住了空气的局部压力?”泰尔斯惊奇地摸摸额头,现一层无形的膜,隔绝了他的手触碰伤口。

    艾希达收起笑容,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不错,你的家庭教师教过你物理科学?”

    “额,没有。”泰尔斯不好意思地放下手,看来艾希达把他当成某个贵族或富家子弟了。

    艾希达点点头,转向桌上的棋盘。

    “认得这是什么吗?”

    泰尔斯细细地看了一遍桌上的地图。

    “以红坊街为地图的棋盘游戏——不,这是现在外面的战况图!红方是血瓶帮,黑方是兄弟会!”泰尔斯恍然道。

    “当然。”

    面无表情的艾希达右手一伸,两个黑色的棋子和一个水晶棋子从远处凌空飞来,被他抓入手中。

    “这本该是个天衣无缝的陷阱。”

    “我会在短时间内,把兄弟会从莫里斯到琴察,全部坑死在这里。”

    “但是事情总是不如人意,不是么。”

    三个棋子在空中飞舞起来,像小鸟一样,绕着泰尔斯的头顶转着圈。

    魔术,魔术,当成魔术表演就好,泰尔斯强自镇定地看着艾希达的表演。

    “先,我手下的那批家伙一个比一个没用,明明应该第一时间围攻莫里斯和琴察,不惜一切代价袭杀这两人。但他们却胆怯地绕开强敌,先用游击来剪除羽翼,典型的欺软怕硬。”

    “其次,不知道是不是兄弟会的增援,总之,意外进场的棋子,太早打乱了我的部署。”

    随着艾希达不带感情的叙说,泰尔斯头上的棋子突然一个个地落下到地图上。

    “这个,是跟你一起,从下城区上来的那位同伴,度快得吓人,一个照面就放倒了多尔诺和斯宾,罗尔夫到现在还只能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跑,身为追踪型异能者的怒美诺甚至连他脚后的尘土都吸不到。我只能说,兄弟会还有这样的后进高手,真是可喜可贺。”

    空中,一枚黑色的剑士落入地图,和另一枚红色的剑士刚好一前一后,更远处,是一枚红色的宰相。

    泰尔斯知道他说的是娅拉,只能在心底里打了个鼓,但愿她平安无事,特别是远处还有一枚红色宰相的情况下。

    “这个缺口真是致命,逃出去了不少棋子,虽然都是些杂鱼,但是——”艾希达叹了一口气,“透过他们,黑街兄弟会本部比我预计的还早一个小时,就知晓了这里的情况——我能感觉到,兰瑟和他的手下已经控制住了入口。”

    “捕鼠笼——破了。”

    他萧瑟地低下头,满带遗憾与悲伤,那一刻,泰尔斯差点以为眼前是一位悲天悯人的神殿祭祀。

    但艾希达随即抬起头,哀伤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轻挥手指,空中的两枚棋子又开始转动。

    “这个,是另一个方向进来的,不知道什么阵营的家伙,他宰掉莱顿兄妹的时间,比宰掉两头猪的时间还短。这家伙一路突进到附近都无人能挡,我只能把身边的古拉顿派出去,弄得我连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艾希达似有不满地道,空中那枚水晶制的骑士落下来,和一枚红色的近卫摆在一起。

    “大概是其他势力的棋子进场了,不是贵族就是官方——这也是意外吧。”

    泰尔斯又咽了一口唾沫。

    “最后,就是你了,小朋友。因为无人可用,所以我不得不亲自来邀请你。”

    艾希达歪过头,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泰尔斯头上最后那枚黑色的小卒,突然落下地图的正中央。

    落在一颗红色的国王棋旁边。

    泰尔斯不可抑制地紧张起来。

    “告诉我,你又是什么来历?”

    艾希达倚上椅背,脸上的表情难辨真假。

    “为什么兄弟会的人要一路把你送到红坊街的中心?”

    “你是某件可怕的武器?送到我身边来刺杀我?”

    “还是重要的情报和包裹,需要跟另外那个棋子交接?”

    “我希望你能自愿而友好地为我解答,而非大喊着‘魔能师去死’然后冲过来——说实话,那纯属自杀。”

    艾希达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中布满真诚。

    和里克眼中那种显然别有用心的真诚不一样,艾希达眼中的真诚是毫无感情的,仿佛他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

    冷静,泰尔斯,冷静。

    穿越者提醒着自己,脑中不断回想几次论文表会和研讨会的情形,怎样用听众所熟知的语言,带他们进入所不熟知的领域。

    我很擅长这个,不是吗?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艾希达·萨克恩先生,你是说,你坐在这里,就能知晓整个红坊街区所有的风吹草动吗?”

    他先要收集齐情报。

    “不尽然,”艾希达毫不在意地答道:“我能知晓整条街上哪怕最细微的空气状况,从人体内各处的气压变化,到体外的空气流动,换言之——红坊街所有呼吸着的生命,都在我的监控之下。”

    这就是他的能力?所以说,不愧是气之魔能师吗?泰尔斯暗暗道。

    难怪兄弟会被揍得那么惨。

    “那您自然会清楚,”泰尔斯开始梳理自己的话语和逻辑,在言语的交锋里,寻找生还的机会:

    “一路上,我和我的同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任何一处交锋,只有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手——不论兄弟会或是血瓶帮。”

    “我想这可以证明,我们并不是兄弟会的人,至少今晚不是为了兄弟会而来,也无意涉入战场。所以我们无意与你为敌。”

    “有道理。”艾希达点点头,依然一副感情欠奉的样子,但语气没有丝毫变软:“但是你们依旧吃掉了我的棋子,我并不在乎那些杂鱼的生命,但我在乎我的计划和目的被打断——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再堕落的审判官,也不会对过失杀人视而不见不是吗?”

    “而且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为什么那么重要?”

    泰尔斯闻言迅调整自己的话语:“我是兄弟会的敌人!”

    只有这句话让艾希达微微抬头。

    泰尔斯弄清楚了事情的来由,决心说出一部分真相。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乞儿,得罪了兄弟会的高层而出逃,下城区到处都是兄弟会的耳目,只有与血瓶帮毗邻的红坊街是我的机会!”

    “但我和我的同伴,没有想到今晚生的帮派战争。所以,无意中——”

    “我为我们的鲁莽道歉,我也能做出——我是说,在我有能力之后做出补偿。”

    “我相信我未来的价值,绝对值得您今天放过我的性命。”

    “我已经注定要与兄弟会为敌,哪怕再弱小,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血瓶帮没有必要为兄弟会铲除潜在的敌人不是吗?”

    艾希达的眼睛眯了起来。

    真是个口才不错的孩子。

    “就这样?”

    “就这样。”


第15章 艾希达·萨克恩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