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章 长生种(上)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章 长生种(上)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洛比克拘谨地在一张古朴的会客椅上坐下,神情拘束,丝毫没有身为一级警戒厅长的做派和威严。

    他的余光望见书房一侧的三色鸢尾花标志,以及一幅和蔼老人的画像。

    洛比克深知,即使是握有一城一领,掌握实权的领主伯爵,也无法轻易地坐在这里,同他对面那个威势逼人却又优雅万分的年轻贵族说话。

    何况是小小的警戒厅长?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还抽空见我。”洛比克恭谨地低下头,轻声说道。

    “请您千万不要这么说!以您的资历和身份,做我的老师简直绰绰有余——这可是先父的话。”一头铁色卷,圆脸厚唇的年轻人友善地一笑,开玩笑也似地道:“虽然在对酒的品味上,我和他简直势不两立,但论对迪拉勋爵您的尊敬,我们可谓父子同心。”

    一阵暖流涌上心头,洛比克连忙点头:“老公爵是位德高望重、宽厚仁爱的大人,在这一点上您也毫不逊色。”

    年轻人闻言一滞,看向书房里的那幅肖像画。

    老公爵的笑容慈祥和蔼如昔。

    过了几秒,年轻人才从沉思里恢复过来。

    “非常抱歉,两年了,我还是——但愿我没让他丢脸吧。”年轻人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带着略略哀伤的笑容一闪即逝,他幽幽地看向远方,悠悠地叹气道:“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父亲还在——”

    “我倒宁愿听他骂多我两句。”

    洛比克有些尴尬,一方面他也很想念那位仁厚的老公爵,一方面他又觉得小公爵这样的真情流露是很私人的事情,自己不应该乱插话。

    幸好小公爵及时转过身来,收起缅怀,用一个玩笑解开了老公爵的尴尬:

    “——只要他不提到酒的事儿就行。”

    听闻此言,洛比克和年轻人都默契地笑了起来。

    众所周知,老公爵喜欢豪饮埃克斯特的黑麦醇烈酒,小公爵偏好细酌瑟拉公国的精酿葡萄美酒,两人为了此事,不止一次地在三色鸢尾家徽前面红耳赤,甚至闹到差点拔剑决斗的地步。只有老公爵夫人和可爱的希莱小姐,能用杀人的目光和撒娇的眼神,让两人在餐桌上消停下来。

    年轻人两句话的功夫,刚刚屋里的拘束和尴尬便荡然无存。

    笑声中,年轻人放下手中名贵的沉香木烟斗,走到一边的酒台,拿起一瓶没有标签的葡萄酒。

    “真抱歉,我并不嗜烟,但刚刚去了马场,跟几位老前辈谈事情。”年轻人苦笑着解释道,“所以希望,拿着烟斗能显得老成一点——他们宁愿去注意一匹失蹄的马,也不愿意听一个毛头小子兜售他的剿匪计划。”

    眼尖的洛比克注意到,酒台上各色的葡萄美酒里,突兀地放着一瓶黑麦醇烈酒,尽管从未开封,却被精心保存得一尘不染。

    想到过世的老公爵,洛比克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这是在老凯文迪尔公爵去世后的两年里,他第一次私下跟新任公爵见面,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平易近人而举止得体的小公爵阁下,却已让警戒厅长印象深刻。

    不愧是传承千年的六大豪门,不愧是“宁因友故,不以敌亡”(rather_die_for_friends_than_foes)的三色鸢尾花,不愧是老公爵的儿子,看来凯文迪尔家后继有人。

    警戒厅长微微一躬,随即肯定地回答道:“唯有缺乏才能的人,才会拿资历说事。我相信,公爵大人您的品行和才能,足以弥补这一点。”

    “感激不尽,”小公爵苦笑着端起两杯红酒,向洛比克递来一杯,“这句话从最年轻的警戒厅长嘴里说出来,真是让我宽心许多——知道库伦公爵是怎么鼓励我的吗?”

    洛比克愉快地接过红酒——他的拘束不知在何时起已经无影无踪——啼笑皆非地看着小公爵模仿那位大腹便便的东海岸公爵的语气和体态。

    “别担心,小詹恩!你知道,我和你的父亲都是被先王打着屁股长大的——”小公爵扭曲着表情,学着库伦公爵,红着脸粗着嗓子道:“——所以,要是有谁质疑我们的资历,我们就给他露露我们的屁股!”

    洛比克和小公爵又是一阵开怀大笑,随后愉快地碰杯,一饮而尽。

    高位者的低姿态,总是能最大限度地收获下位者的好感。

    亲切而友好的寒暄后,终于聊起了正题。

    小公爵终于皱起了眉头。

    “需要大量尸体?老朋友?宴席?”年轻的凯文迪尔公爵疑惑道:“那个人真是这么说的?”

    洛比克脸色凝重地点点头:“他说是奉了大人您的命令,但据我所知——”

    “我就是再丧心病狂,也不会下这样的命令!”凯文迪尔公爵脸色严肃地放下酒杯,果断地挥手道。

    看见小公爵的举动,洛比克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我不过是一个对政务不熟的新手,也很久没有关注对血瓶帮的联络事宜——但您却是经验丰富,久谙世事的警戒官,对此怎么看?”小公爵抬起头,认真地问道。

    小公爵的谦卑和恭谨都让洛比克很是受用,于是他全心全意地提供自己的意见:

    “据我所知,需要消耗尸体的情况并不多见。神秘的魔法师们消亡已久,邪神或恶魔的祭祀也久未出现,而血瓶帮也总不可能是为了展医学和治疗学事业——所以剩下的就是那些以尸体或血素维生的种族了。”洛比克仔细地分析道。

    詹恩·凯文迪尔缓缓地点点头,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过了十几秒,才猛然睁眼,转头盯着洛比克,难以置信地道:

    “长生种?”

    洛比克肯定地点点头。

    小公爵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警戒厅长不再说话,他知道,接下来只需要等待这个年轻有为,又位高权重的贵族,给出最后的决断。

    “以收买和笼络的方式,有序而渐进地,将地下黑帮纳入王国的体系和法度——”年轻的公爵脸色不善,他双手背后,开始在房间里缓慢地踱起步来,这让洛比克不禁想起老公爵,“——这是自凯瑟尔四世在位时,就勒令我的曾祖父着手施行的治理政策,数十年来,血瓶帮就是一个卓有成效的例子。”

    “但现在看来,他们一旦陷入黑帮倾轧,也无法避免地暴露出无法无天的本性,”小公爵拧着眉头,谨慎地选择用词:“固然有新兴的黑帮挤压他们生存空间的原因,但一味纵容当然不是长久之计。”

    “利用红坊街设伏,无端危及王国居民的生命和财产,甚至惊动御前会议,让陛下动怒责问,就已经非常过分,乃至恶行昭彰了——”

    小公爵的脸色肃穆而威严,话语坚定而凛冽,一字一句都恰到好处地敲在洛比克的心头上,让他心生敬服:

    “——而在内斗失败之后,不收敛脾气舔·舐伤口,居然还想狗急跳墙,利用外部、外族的力量翻身,乃至借我的名义威胁王国警戒厅,索要国民的尸体。”

    “简直是荒谬!”

    洛比克低下头,等待三色鸢尾花的最终裁决。

    “阿什福德!”小公爵厉然高声道,应声进来的是一个白苍苍的正装老管家。

    洛比克认得,这是老公爵生前最信任的管家阿什福德,连忙点头致敬。

    老管家一丝不苟地回礼,然后聆听小主人的命令:

    “跟血瓶帮的联络,最近是谁——算了,不管是谁,你等会都让他到我的书房来解释!”


第7章 长生种(上)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