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谈判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谈判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齐齐愣住了。

    “你——”涅克拉还在震惊中,却意识到泰尔斯是在对自己喊话。

    野——野狗?

    这位红蝮蛇的表情从疑惑变成吃惊,最后转化成羞恼和愤怒。

    “你说什么——该死的小混蛋!”

    一个血瓶帮众捅了捅身边的同僚,做了个“事情不妙”的表情。

    英俊的伊斯特伦反应过来,表情变得十分精彩丰富,抽搐与颤动齐飞,难堪共尴尬一色。

    这小崽子,太能演了——难道是冥夜神殿话剧里的角儿?

    涅克拉捏紧了拳头,他感受到身边的属下都在互相交换眼神——他们的老大,被一个吸血鬼,指使着一个小孩当面羞辱了!

    这个混蛋!

    他怎么——怎么敢——连以残忍凶暴著称的血之魔能师,都没有当面这么侮辱过他!

    怒火蔓延上涅克拉的大脑,他狠狠地盯着伊斯特伦,仿佛要在他脸上挖下一块肉来!

    在涅克拉看来,他履行自己的职责,代公爵询问任务的进度。

    然而,那个小白脸做了什么?

    这个该死的吸血鬼,转头出声,示意了一下他的小跟班。

    接着,那个小混蛋就心领神会地上前一步。

    用那副欠揍的神情,让涅克拉“卑贱的野狗滚远点”?

    而那个吸血鬼,在听完那个小混蛋的话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是在愉快地狞笑。

    在享受侮辱他的乐趣!

    被大青皮威胁,被三色鸢尾花拒绝,被该死的吸血鬼逼迫,然后还被眼前这个小混蛋——

    泰尔斯看着眼前那个血瓶帮大佬逐渐变化的表情,还在考虑,要不要再加点料的时候,就看见眼前一花!

    他已经被红蝮蛇用迅雷般的度和身手,单手抓着脖颈,原地提了起来!

    泰尔斯马上感觉到了呼吸不畅。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人扼喉了!

    泰尔斯憋着脸,像上次一样,伸手扒着扼颈人的右手,但这次,他只觉得抓到了一片钢铁般的皮肤!

    涅克拉那沧桑的胡茬在他的眼前放大,狰狞的表情随着嘴巴的一张一合颤动着。

    红蝮蛇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吸血鬼。

    “小白脸!你的小宠物——”

    但他没能说完,一记手刀就突兀出现在眼前!

    涅克拉不得不松开手,瞬间后退!

    “咚!”

    两人站定。

    涅克拉一脸阴沉地,扣住了伊斯特伦侧面袭向他头部的极手刀!

    “既然知道是我的宠物,就别乱动,”金的伊斯特伦一脸厌恶地道:“短生种!”

    泰尔斯凭空摔落在地面上,习惯性(?)地开始干咳。

    他暗暗誓,不再让任何人扼住他的咽喉。

    那感觉太痛苦了。

    周围的血瓶帮众都紧张起来,不少人都神色不善地按上腰间的武器!

    “小白脸,”涅克拉此时已经面无表情,但泰尔斯也感觉得到他阴沉的情绪,正在慢慢升腾,只见红蝮蛇松开血族的手,缓缓地,一字一顿地道:

    “你试试看,再叫一次那个称呼?”

    这个短生种,度不快,战斗的本能和经验都不差啊,居然拿住了我的右手。

    对付这样的人,就算我能在度上压制他,也必须谨慎一些,看不出来啊,居然已经是接近极境的高手了——伊斯特伦心下一沉,思量着下一招要如何出手。

    “那一副不爽的表情是怎么了?”伊斯特伦眼神一厉:“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这个——”

    下一秒,金的贵族遽然怒喝道:

    “——短生种!”

    话音未落。

    涅克拉的拳头和伊斯特伦的掌心,在空中相遇。

    泰尔斯眼里,拳掌交错的那一瞬间,世界似乎静止下来。

    但下一刻,声音和空气仿佛同时泛过一道可见的涟漪。

    “碰!”

    当时间好像重新流动起来的时候,两人交手带起的疾风才突兀袭来,刮过泰尔斯的面庞,逼得他闭上了眼睛!

    “嘣!彭!”

    又是两道疾风刮过,泰尔斯闭着眼翻滚着,向后挪了几米,才避开伊斯特伦和涅克拉周围的劲风!

    “你就用这种度?”金血族诡异地笑,身形再闪!

    知道自己不够快的涅克拉,咬着牙将下一拳击出!

    只见伊斯特伦的身影像鬼魅一样,从一个定格转换到下一个定格。

    而涅克拉的身形则如连贯的机械转轮,高运转,且越凌厉。

    双方都神色狂热,瞬间交拼了六记!

    拳掌带起的劲风,让周围的血瓶帮众都不得不举臂遮挡,无从插手!

    泰尔斯想起了娅拉和罗尔夫在极限移动中的交手,但那时是迅捷与灵巧的对拼,眼前这对敌手,则更像是爆与力度的决战。

    伊斯特伦的身影往后闪现了一步,涅克拉的左脚则后拖一步,狠狠盯视着彼此。

    不对!这个黑帮的短生种,动作为何越来越快?最后居然跟上了我的度?这是皱眉的伊斯特伦。

    哼!还真是滑不溜秋的吸血鬼,下一招就让你躺下!这是面目狰狞的涅克拉。

    双方此刻都神色凝重,感觉出对手的难缠和韧性。

    下一记交手,毫无预兆地到来。

    “吸血鬼!”

    涅克拉怒嚎着,红色的外套披散落地,身体均匀地转动,随着他的右臂血管贲张,向血族的胸腔位置,送出气魄和迅捷同样惊人的右拳。

    “短生种。”

    伊斯特伦不屑地一啐,随即獠牙怒张,周身泛起血雾,身影在虚实间闪动,右手手指化出可见的尖爪,全掌张开,划破空气,抓向涅克拉的喉咙。

    泰尔斯心下一凛,学着周围血瓶帮众的举动,连忙举起双臂挡在身前,准备迎接下一次,也可能是威力最强的交手劲风。

    双方的蓄力一击,在空中交错!

    泰尔斯紧紧闭上眼睛。

    但预想中的劲风和巨响却没有来!

    “既然都打过招呼了,”一道苍老的嗓音悠悠传来:“那就散了吧。”

    泰尔斯慢慢地睁眼。

    只见伊斯特伦的利爪,和涅克拉的重拳,都被一个场中突然出现的,一个脸孔如死人般苍白阴沉的贵族老人,死死抓在双手中。

    之前的力度和劲气,似乎就这样,无声也无息地消散在老人的掌心里。

    这不对啊?就算抵挡住两人的交击——总该有个缓冲和惯性吧?那种程度的力量交错,怎么会无声无息?

    泰尔斯惊骇地想。

    老人的头颈左右一转,分别看看两人,只见伊斯特伦的表情是心有不甘,涅克拉则是忌惮中带着惊诧。

    极境,红蝮蛇心中默念,而且是极境里的高手!这是血裔伯爵,甚至侯爵级别的血族才具有的实力!这样的人,即使在盛宴领的血族“上六支”里也不多!

    老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瞬间松开手,打斗的两人不用提醒,都默契地退后一步。

    “涅克拉先生,不必跟年轻人较劲,请就此离去吧。”他干涩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木偶一样。

    涅克拉看了看周围的属下,只见他们的脸色布满了惊惧和紧张。

    妈的,今天算是倒霉透顶。

    他有点明白了,血之魔能师不回来,血瓶帮的一切都不会顺利。

    看来要亲自去一趟钢之城,不惜一切代价,把她请回来了。

    涅克拉狠狠地“哼”了一声,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还在用眼神挑衅的伊斯特伦,咬牙出声道:

    “好,好,好啊。”

    “希望公爵大人,跟他手下的终结骑士们,也跟我一样好脾气。”

    涅克拉脸上的潮红还未消失,但他没再说什么,他猛一挥手,带着其他人离开。

    “小混蛋,当他们吸干你全身血液的时候,”

    涅克拉走出庄园时,回头狠狠地看了泰尔斯一眼,语气里尽是狠毒:“可别叫得太惨啊。”

    他接过手下递来的外套,随手一披,血瓶帮众人就离开了庄园。

    泰尔斯在心底里,默默地呼出了一口气。

    他混过去了。

    闵迪思厅的事情,他混过去了。

    他暂时安全了。


第9章 谈判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