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章 谈判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谈判第(2/2)页
但那个诡异老人的下一句话,让泰尔斯落下去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所以,这位小朋友……我猜你应该跟他们在闵迪思厅的任务有关……对吗?”

    克里斯·科里昂像木偶一样转过头颅,咧开布满皱纹的嘴唇,笑道:“三色鸢尾花和血瓶帮——似乎都对你很感兴趣?”

    ——————————————————

    “所以你是说,在把他接来的第二天。你,国王陛下最信任的侍从官,前外交大臣,《要塞和约》的主导人和签字人,基尔伯特·卡索伯爵,还有你,国王陛下最可靠的秘密护卫,连我都不知道底细的‘无名之人’约德尔·加图——”

    这是一把成熟的女声,于太阳落山之后,在闵迪思厅的厅顶上响起:

    “——就这样,把陛下唯一的孩子和继承人,给弄丢了!”

    在这个成熟而稳重,穿着一等宫廷女官,标准的青蓝色制服的四十岁黑妩媚女人面前,基尔伯特和约德尔,都微微地低下了头。

    虽然对这一位的到来已经有所准备,基尔伯特心想,但真的没有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跟对方见面的。

    一想到对方特殊而尴尬的身份,基尔伯特就头疼。

    想必旁边的约德尔也是一样。

    “是的,姬妮女士。”基尔伯特默默地道,语气里满是痛恨和后悔。

    约德尔一声不吭,但左手的拳头慢慢缩紧。

    “你们在周围追索了一小时,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是的,姬妮女士。”基尔伯特羞愧地道。

    约德尔面具上的齿轮转动了一下。

    “然后,我们唯一的依靠——”姬妮女士指着自己手里的一盏灯,用带着讽刺和怒意的口吻,悠悠地道:“——就是这盏破灯,和约德尔怀里的那个小火种?”

    “是的,姬妮女士。”依然是可怜的基尔伯特。

    姬妮没有再说话,盯着他们,表情不悦,盯了很久很久。

    基尔伯特心里越来越沉。

    良久,姬妮才从鼻子里冒出声来:

    “哼。”

    她闭上眼,缓缓道:

    “陛下的四十八岁生日在即,我敢肯定,六大豪门在全力运作。他们想迫使陛下同意,以养子也好,过继也罢的形式,从贵族中册立王-储。”

    “而那孩子,是我们在黑暗中的唯一希望。”

    姬妮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一字一顿:

    “结果,你们把他给——弄!丢!了!”

    基尔伯特和约德尔的头更低了。

    “男人真是靠不住。”

    姬妮把血脉灯在厅顶放下,不屑地呼出一口气:“来吧,动所有人手,我们从那孩子失踪的现场开始找起!”

    “即使那个孩子真的像你所说,那么聪明——我们也不能干等着那盏灯,这只能证明我们的无能和怯懦!”

    夜空下,妩媚的成熟女官猛然回过头来,用训斥下属的口吻,怒意勃然地吼道:

    “还愣着干什么!”

    基尔伯特和约德尔,这才像是突然惊醒一样,从雕塑状态解封,走上前去。

    “你们这两个没用的男人,最好给我——用——点——心!”

    ——————————————————

    泰尔斯被伊斯特伦按坐在庄园内厅的座椅上。

    他狠狠咽了一下喉头,把屁股往边上稍挪了一下,离开一片粘稠的红色。。

    如果忽略这个大厅里随处可见的干枯尸体,餐桌和地上干湿都有的血迹,以及眼前三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常人的家伙——这里还是蛮不错的。

    穿越者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一老,尴尬而友好地露出牙齿笑了一下。

    “真的是优等的血源!这种香味,天啊,伊斯特伦,看来表姐以前小看你了——我还以为你只是跟那群人类出去散散步呢。”

    那个红色马尾的性·感女人,兴奋得双眼放光,弯下腰来,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泰尔斯。

    泰尔斯只是张开嘴傻笑着。

    直觉告诉他,除了展示友好和配合,现在的他,做任何举动都不合适。

    他也想过偷偷割开自己的手。

    但他肯定,这三个家伙,对血的嗅觉,必然比莫里斯的那头怒狼犬还灵。

    听了表姐的话,伊斯特伦心里一窒,幸好身为血族,他是不会脸红的,但他还是犹豫着伸出手,把口水都快流到泰尔斯身上的罗拉娜拉回来一点。

    在他心底,已经把那个小崽子的可疑程度和危险程度,提升到了晶壁城的鲛人,以及曦日神殿的祭祀同一级别的了。

    “罗拉娜,小心些,这个幼崽有问题——最好别跟他多话,要我说,直接接上取血器和输养管,关进棺材里就是了。”金的血族尴尬地道。

    “鸢尾花公爵特意追索的目标,住在守备严密的王室产业里,把科里昂家的一等血裔骑士,支使得团团转还不自觉,”脸色死寂的老人默默开口,一边的伊斯特伦则尴尬地转过脸,“这个幼崽当然有问题!至少,我们要从他嘴里把该有的秘密挖出来。”

    “这个我擅长,”罗拉娜趴上泰尔斯左手边的餐桌,对着他舔舔嘴,“手腕上开个小口子,倒吊起来,审讯的同时,还能解解馋,一滴都不会浪费——听我母亲说,洛里罗亚家都是这么做的。”

    伊斯特伦犹豫了一下,管家克里斯曾经在他成长的经历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而刚刚老人毫不留情的训斥,更是让他自信心严重受损,但伊斯特伦还是喃喃地开口道:“我觉得还是直接干掉吧。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总感觉这个崽子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闭嘴,蠢货!”老人克里斯粗暴地打断了伊斯特伦。

    这个年轻人,如果不是这副性格,凭借他的身手,又怎么会三百年来,还是科里昂家区区的一个血裔骑士?聪明的人,像罗拉娜,早就是血裔男爵了!

    老人的积威所致,金贵族畏惧地后退一步。

    但已经晚了。

    泰尔斯心中一动。

    “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泰尔斯敏锐地抓住了这个信息。

    这么说,他们的情况不太好?

    先,如果他们是那个“公爵”大贵族的雇佣兵或盟友,完成了任务,至少佣金和报酬是雇主提供的吧?怎么会不太好?

    其次,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将自己交给血瓶帮,这可能被解释为,他们跟血瓶帮,是在共同的那位“公爵”面前争功。

    但从伊斯特伦的话来看,他们甚至连把自己交给“公爵”的打算都没有!

    所以,他们是打算从自己嘴里问出秘密?自己享用?

    那剩下的解释就不多了。

    他们不是“公爵”的雇佣兵或盟友,而是另一股自主的势力!

    这也许是自己的生机所在。

    老人在呵斥了伊斯特伦后,没有言,只是死死地盯着泰尔斯,给他极大的心理压力。

    穿越者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

    既然这样,依据着先前的推理,试一试吧。

    “我说,”泰尔斯嘿嘿笑了一下:“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然后交换一下彼此的情报,说不定会巧合地现,我们其实是盟友呢?”

    克里斯的脸色更加阴沉,双眼像跳帧一样一闪,然后就突兀地站在了泰尔斯身前一寸的地方!

    连风都没有带起。

    泰尔斯心里隆隆作响。

    就当在看鬼片好了。

    还是4d的呢。

    “这是个好提议,小先生,我们来交换情报吧。”克里斯又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他的称呼让泰尔斯想起基尔伯特,而话语则让泰尔斯心下一松。

    直到老人的下一句话:

    “然后,我们的情报就是:你的小命,正捏在我们的手上。”

    泰尔斯心里长长叹出一口气。

    真倒霉,遇上不按套路出牌的了。

    克里斯不怀好意的死寂眼神慢慢抬起。

    “那么请问,你的情报呢?”

    正在泰尔斯疯狂地思索着下一步的时候,异变陡生。

    “咚咚!”

    大厅的顶部,突然传来重物叩击的沉闷响声!

    三位血族的神情齐齐一变!连老人克里斯也不例外!

    “咚咚!咚!”

    又是一阵沉闷的钝响!从天花板传来!

    三位血族交换了一个眼神,既有惊讶,也有兴奋。

    好像什么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生了一样。

    泰尔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

    建了个书友群:397147168

    人不多,正好适合各种无节操,一起来玩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