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章 “老朋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老朋友”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事时守卫泰尔斯先生的八名剑士,他们的遗体都在这里。一方面出于尊重,另外也是事情紧迫,我们没有动他们一下,还保留着原状。”

    基尔伯特在闵迪思厅三楼的走廊上,对着眼前八具尸体,向神色严峻的姬妮说道。

    约德尔则静静地立在一旁。

    “六个身手出色,战斗经验丰富,有希望突破到阶的凡级剑士,以及两个货真价实的阶高手,全部被不规则的利器划破了颈部动脉。”

    基尔伯特踱步到一具尸体前蹲下,按上尸体的颈部,一道丑陋而可怕的伤口显露出来,伤口已经变色,连血液也已凝固了。

    “我们初步估计,对方可能是极境的高手,要在一瞬间击毙这八人,非有精妙的技巧以及不可测度的力量不能做到,而他的度连约德尔都追之不及。”

    “还有那种可怕的潜藏能力,入侵生时,我们明明把守住了全部的出入口,还是被他溜进来了,约德尔却根本没感觉到任何人。”

    基尔伯特脸色沉重地说着他的猜测,他掏出怀里的一块机械表,盯着上面的时间:晚上六点半。

    连月亮都升起来了。

    姬妮紧蹙眉头,颇有韵味的嘴唇也紧紧抿住,凸显出她嘴边的那颗美人痣,只见她双手抱臂,沉沉思索了一阵,突然举起手来,打了个响指。

    “把他们的头盔摘下来。”

    基尔伯特一个眼神,旁边的几位守卫齐齐上前,摘下死者的头盔。

    姬妮走上前去,踏着女官的优雅高跟靴,单膝蹲下,细细观察每一个人的面孔。

    “颈部动脉大出血,死前的时间不会很多,只够他们在地上挣扎一段。这段时间,就是他们各自对凶手的目击时间。”

    “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姬妮一边俯身观察,一边谨慎地道:“都有细微的差别。”

    “这四个是趴着的,死前的表情非常一致,愤怒,痛恨,不甘,咬牙切齿。他们可能是根本无从反应,就面对了重创到死亡,到死都不明真相的人,才会有这种不甘和愤恨。”

    “这两个则是侧卧,表情惊诧,难以置信且疑惑,他们应该感知到了凶手的致命一击,且竭力反击却不能奏效,这让他们非常吃惊,疑惑不解,躺在地上挣扎的这段时间,让这种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最后两个,应该是实力最高的,一个仰躺着,一个靠墙斜坐,表情比前面六个微妙许多。躺着的那个是悔恨和痛苦,坐着的那个有解脱和无奈,他们也努力反击了,但依旧失败。但他们应该是最后死亡的人,所以挣扎着看见了凶手,所以才会有死前的追悔莫及以及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对他们两个而言,只要预先知晓了敌人的身份,就能做出有效的应对。”

    姬妮冷着脸站起来,抱起双臂,看着旁边有些无奈的基尔伯特,斩钉截铁地道:

    “凶手不是极境的高手!”

    “如果是极境那种无法反抗的强大,最后两个人就会是绝望和恐惧。凶手应该是利用了一种特殊的技巧、异能或者机关。他巧妙地从强者先下手,再到最后六个稍弱的人,所以最强的两个人在倒下后,才有机会和时间看见凶手和他的杀人手法。”

    “虽然未到极境,但他的度很快,也许已经接近乃至过一半的极境高手了,但也因为未到极境,所以杀起人来依然有先后次序之分。”

    约德尔走上前来,在尸体前蹲下,似乎在验证姬妮的话。

    基尔伯特则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似乎看到二十年前,那个在审判庭上意气风的年轻女孩。

    以及,常常站在她身后的,那个青涩、阳光的年轻人。

    他在心底暗叹了一口气,走到她面前。

    “姬妮女士,我知道您曾经是王都最出色的警戒官,甚至参与过血色之年的王室刺杀案调查,追踪过气之魔能师,连王国秘科都经常借调您。”基尔伯特背过双手,平静地道:

    “您的推理也十分精彩,一如昔年犀利。”

    “但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回那个孩子。”

    姬妮沉思着,看了他一眼。

    最出色的警戒官?

    她的拳头无意中捏紧。

    狗屁的警戒官。

    但这位妩媚的女士没有表露任何情绪,而是用架在另一条手臂上的左手,习惯性地抚了一下唇左的美人痣,无言地轻笑一声。

    “男人,果然就是粗心和大意的代表。”

    基尔伯特眯起双眼,将头上的礼帽微微一抬,以示疑惑。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姬妮放下双手,不客气地大步踏前,指着眼前的尸体,信心十足地道:

    “这两个阶守卫是最强的,也是站在一起,最先遭遇袭击的。这两个人其次,另外四个人才是最后遇袭的。但他们死亡的顺序,却是相反的:最强者挣扎到最后,且看到了凶手!”

    “我只要确定他们遇袭前的位置,就能顺着轨迹,找到凶手入侵的位置。”

    “虽然出血的量太多,以至于血迹都混在一起了,很难找到守卫们死前挣扎移动的痕迹。”

    “但是,按照动脉出血的时间,和人倒在地上挣扎的度,以两个最强者为圆心,就能画出两个圆,这是他们遇袭前,到死亡期间的移动范围。”

    “别忘了,这两个最强者,是几乎同时,被同一种武器袭击,也就是说,他们遇袭前是站在一起的。”

    “所以,这两个圆的交叉点,就是他们遇袭的位置!”

    “两个圆,有两个交叉点,其中一个才是答案,是两人真正遇袭的位置,也就是凶手入侵的位置。”姬妮神情专注,一步接一步地用脚步划出形状,话语里的内容,更是让基尔伯特和约德尔都严肃地看过来。

    “依照这两个最强者死前的最后目光,凶手杀光所有人后,在这个位置现身,我猜也是那孩子站立的地方。”

    “从凶手最后的现身开始,”姬妮站到那个位置,一步一步地后退,“按照他们遇袭的顺序,大略找到凶手移动的路径,”姬妮缓缓走过几具尸体,又走回两个最强者的尸体,“路径的最后,连接回这两个圆的区域,最靠近的,是这个交叉点!”

    姬妮一路走过东倒西歪的尸体,目光凌厉,最后站定在一处地方:

    “这里,就是两个最强者最先遇袭的位置,换言之,是凶手入侵和最早出手的位置!”

    基尔伯特快步走上前来,环顾一圈。

    “你是说,凶手是在这里突然出现的?”他缓缓道:“佣兵小队确实攻到了这里。但不可能,这里离楼梯还远,在我们收拾残局的时间里,他无处藏身。”

    姬妮又轻蔑地轻笑了一声。

    唯有约德尔却默默地走上来,指向了旁边的一个小装饰花瓶。

    这种花瓶在走廊上很常见,只有这一个,离姬妮的位置最近。

    在基尔伯特不解的目光下,姬妮快步上前,抓起那个花瓶,毫不犹豫地砸碎了它!

    “砰啷!”

    她默默地蹲下来,抓起一块花瓶碎片,仔仔细细地观察一遍之后,用手指在碎片内壁上轻轻一抹,亮给两位“没用的男人”。

    基尔伯特惊讶地现,姬妮的手指上,是红色的血迹!

    约德尔也蹲下来,拿起几片碎片。

    花瓶内壁里,也都是点点的微小血滴。

    “无处藏身?”姬妮讽刺地笑了一声,让基尔伯特有些尴尬。

    “所以,”基尔伯特接过花瓶的碎片,脸色一变:“这是——”

    姬妮站起身来,干练地道:

    “受害者:八人。死亡原因:颈动脉出血。”

    “凶手:阶的血族,即吸血鬼。凶器:血族利爪——”

    姬妮说得兴起时,却突然怔了一下,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

    于是,她咬着牙,把接下来的话吞回嘴里。

    我毕竟,已经不是警戒官了啊。

    姬妮摇摇头,把无关的情绪清除掉。

    “所以,他是靠着天生的化血天赋,潜入藏身,靠天生的瞬间度,杀人掳掠——而不是自身的实力。”姬妮抬起头,白了基尔伯特一眼:“这就是你说的极境高手?”

    基尔伯特非常尴尬,但他知道这不是置气的时候,于是和和气气地问:“真是大开眼界,所以,那孩子?”

    这就算大开眼界了?姬妮轻蔑地想道。

    真是眼界狭窄的高位者啊——你要是见过星辰的“秘科”,见过埃克斯特的“暗室”,见过夙夜王朝的乌衣卫和翰布尔王朝的“昆塔那”,见过他们的手法,就会知道台面下的黑暗里,有多少可怕的人物,只要动动手指,就能知道你的一切秘密。

    然后,她眼神一厉,断然道:“案——事情生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他只能用化血藏身的方式,躲在那几队雇佣者里!”

    “不到极境的血族,化血的程度只能是血水,而且时间不会过半小时。这说明,那几队雇佣者,是在半小时内赶到这里的!”

    “一队雇佣者全赶路,到暮星区半小时的距离,就只有贵族庄园林立的东城区、市政厅和商业聚集地的晨星区以及复兴宫所在的中央区!”

    姬妮呼出一口气,这位成熟的美人结束了她的推理,习惯性地探手到腰后,却捞了个空。

    她又是一愣,随即在心底苦笑道:是呢,已经不是警戒官了,就连烟瘾,也早就戒掉了。

    那个常常跟在身后,递火给她的实习生,不也早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吗?

    她叹出一口气。

    精明的女士收起回忆,看向基尔伯特。

    “下决定吧,伯爵大人。”

    基尔伯特深吸一口气:“派人来试探的肯定是贵族们,而东城区的面积不小,庄园里又是最适合藏匿血族的!虽然那边的庄园有不少——”

    约德尔的身形一晃,已经消失了。

    基尔伯特被同僚不客气的举动噎住了剩下的话,他只得叹了一口气:“好吧,至少缩小了搜寻的范围。”


第10章 “老朋友”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