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章 “老朋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章 “老朋友”第(2/2)页
基尔伯特看向姬妮,对着后者轻轻点头。

    后者却只是轻嗤一声。

    基尔伯特也不为忤,而是重新点起人员:

    “打开备用军械库,全员整备,换上驱魔银剑!”

    “挑选最好的三十个好手,随我出!目标,东城区!”

    “带上那盏灯!”

    ——————————————————

    “咚咚!咚咚!咚咚咚!”

    天花板上的闷响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急!

    克里斯猛地回头,第一次露出略显焦急的表情,眼神不善地看着泰尔斯,对着伊斯特伦吩咐道:“把他送回地牢!好好关着!”

    然后,不等伊斯特伦和泰尔斯有所反应,老人和罗拉娜就齐齐消失在眼前!

    伊斯特伦也是一副惊喜的表情,他一把提起泰尔斯,不顾后者的挣扎和叫喊(“诶诶,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要交换情报吗?伊斯特伦阁下?”——泰尔斯),向着石梯飙射而去!

    下一秒,眩晕还没过去,泰尔斯就头朝下摔在了潮湿的石地上!

    咚!

    疼得他龇牙咧嘴。

    “小崽子!好好呆着!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听得见!”只听一声锁钥的脆响,和伊斯特伦焦急的留言,周围就安静了下来!

    泰尔斯这才懊恼又庆幸地爬起来。

    伊斯特伦已经消失了。

    于是他默默把手伸到腿上,装作挠痒,无意地在绑缚着的jc匕上,划了一下。

    疼痛袭来。

    他的血液落到地面。

    来了。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迎接浑身的滚烫感。

    这样,基尔伯特和约德尔,就会知道我的位置了吧?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彻底松下劲来,浑身的疲累感突然袭来。

    穿越者颤抖着,摸到一面墙上,靠边坐下。

    今天的经历,丝毫不比昨天的红坊街一游要逊色啊!

    现在,泰尔斯才有时间,观察周围的情形。

    昏黑的光线,来自两只小小的火把。

    石质的地面,潮湿,阴冷,坚硬。

    斑驳的墙面,是无数的刮痕和刻印。

    金属制的狭窄栅栏,以及手臂粗的大锁。

    脚边踢到一道生锈的锁链,叮铃作响。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在冰冷的地面上躺了下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间牢房,潮湿、浑浊,血腥。

    血腥?

    泰尔斯闻见了空气中的腥咸味。

    与昨夜在红坊街闻到的,如出一辙,唯有更加浓郁。

    他心下一紧时,牢房外就突然传来吓人的惨嚎和呻吟声。

    “啊——”

    泰尔斯吓得站了起来!

    穿越者在前世,对于恐怖片从来就没有什么耐受力,从来都是那个想不起名字的中二病晚期患者,强行拉着他去看的。

    美其名曰“练胆”。

    在鸡皮疙瘩的刺激之下,泰尔斯的大脑再次开始自动疯狂运转!

    地牢。

    血腥。

    血族。

    惨嚎和呻吟。

    泰尔斯突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是血族们的“食品柜”。

    一阵恶心袭来。

    泰尔斯又叹出一口气,他这两天叹出的气,大概比喝进去的水都要多了。

    但就在他正要坐下来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幽幽的粗鲁喘息声!

    “呼——呼——啊——”

    吓得他往相反的方向爬了好几步!

    能别再吓我了吗。

    泰尔斯惊魂不定地拍着胸口,这才意识到他的牢房,不是豪华单人间。

    泰尔斯慢慢地往那个方向靠近.

    在昏暗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戴着重型枷锁,躺在地上痛苦喘息着的人体。

    “呜呜——”

    黑暗里,囚禁者似乎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地喘息着,声音里布满了痛苦和煎熬。

    他被锁紧在枷锁里的腕部,似乎插着一根管子,连到牢房之外。

    泰尔斯知道那是什么了。

    “要我说,直接接上取血器和输养管,关进棺材里就是了”——这是伊斯特伦曾经的话。

    看来,这就是取血器了。

    唉,泰尔斯低下头,无奈地又呼出一口气。

    大概是个可怜人,被血族掳掠到这里,成了他们的食品来源。

    “呜呜——”似乎感觉到了来人,这个囚犯挣扎并呻吟着。

    泰尔斯又是一阵恶心。

    这股恶心,也让他决定了必须做点什么。

    “对不起,可能有点疼。”

    “请你忍受一下。”

    他对那个可怜的囚犯低声道。

    穿越者伸出手,摸上他的腕部,抹上那根粗糙的取血器,狠狠用力,把深入血管好几寸的一根针,猛地拔掉!

    “啊——呜呜——”囚犯挣扎和呻吟得更厉害了,只是依然吱呀着不明意义的声音,好像一个哑巴。

    泰尔斯按住他手腕上的伤口,幸好,血出得不多。

    当然,也可能他本来就没剩多少血了。泰尔斯苦闷地想。

    刚刚跟三个血族的交锋,泰尔斯的心情,虽然紧张而恐惧,但从来没有沉重一说。

    然而,现在看着这个被锁着取血的“血源”,他莫名其妙地开始感觉到了沉重。

    也许是怜悯心吧——他自嘲地想。

    泰尔斯摸了摸那个枷锁,这才注意到,这是个暗黑色石质的机械锁,上面刻满了繁复的花纹和文字,沉重而巧妙,将囚犯的双手交叉锁紧在胸前,往上还延伸出两道夹锁,把被囚者的两腮紧紧夹住,连左右摇头都做不到。泰尔斯使劲推了推,现这道厚重的机械石锁,似乎被死死地固定在地上——要么就是重得跟固定在地上没两样。

    似乎是专门为高手准备的重锁具。

    泰尔斯摸到了锁扣的位置,是特别的金属所制。

    就在此时,金属突然升温,一阵灼烧般的高热从锁扣处袭来!

    “啊!”泰尔斯不禁痛叫出声,放开锁扣。

    穿越者皱起眉头,又试了试锁扣……只要有人碰触,它就会爆出高热。

    看来他对开锁无能为力。

    囚犯的挣扎慢慢减小了。

    泰尔斯看着他痛苦的挣扎和煎熬,心情无比难受,却只能默默地退到一边,靠墙坐下。

    随着他身形的移动,牢房外的火把光芒失去了遮掩,直接照射到囚犯的脸上。

    泰尔斯看清了这个可怜的人。

    这是个伤痕累累的人,身上的灰色衣物尽是破损和污秽。

    而且身带残疾。

    他的双腿,齐膝以下,空无一物。

    更可怕的是他的颈部,只见那里的血肉虬结成一团,显现出可怖的紫黑色,仿佛喉咙受了很重的伤。

    大概也是因此而说不出话了吧。

    泰尔斯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想起两次被扼颈的经历,想起那种痛苦,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看着这个囚犯,默默地想:可怜的人啊,伤残满身,却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

    这个囚犯表情夸张,喘息之中,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却只能出“呜呜”也似的粗鲁呻吟。

    青色的短,覆盖着一半的脸。

    另外一半的脸上,是一个古怪的刺青。

    “呜呜——”他继续痛苦地呻吟着。

    等等。

    泰尔斯突然愣住了。

    他认出了对方脸上的那个刺青。

    穿越者突然意识到,跟自己同在一间牢房的,这个喘着气说不出话来的人,居然是个“老朋友”。

    一个昨夜才在红坊街,跟他,跟娅拉刚刚见过面的“老朋友”。

    米迪拉·罗尔夫。

    血瓶帮十二至强中的佼佼者。

    擅长控制风力的异能者。

    阶高手。

    “随风之鬼”——罗尔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