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章 第一次魔能试验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章 第一次魔能试验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罗尔夫觉得,自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喉节被那个兄弟会的女酒保(他还不知道娅拉的名字),用重手法捏碎、撕裂的剧痛,仿佛就在五分钟前。

    而在那之后,他仿佛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那种痛苦。

    血液从喉咙倒灌进肺部。

    剧痛从咽喉传递到大脑。

    连呼吸道都被阻断了。

    无法说话。

    无法呼吸。

    无法动弹。

    他像一只重伤垂死的野狗,被随意丢弃在红坊街上。

    无论痛死,窒死,呛死,他命不久矣。

    唯有童年时,在康玛斯联盟里流浪的经历,所逼迫出的求生欲,催使着他苟活下来。

    他,驭使风的异能者,却一次又一次地运用异能,像挤海绵一样,将满含着尘土、血沫与污秽的空气,一口又一口地,从裂开的喉部,压进自己的肺部。

    又把呼出的口气,从脖颈的另一个伤口挤出。

    呼。

    吸。

    呼。

    吸。

    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非人的剧痛,都像是来回狱河与人间也似的煎熬。

    用异能来苟活续命,他大概是第一人吧——罗尔夫悲哀地想。

    罗尔夫觉得,自己像极了扒在阴沟里捞垃圾维生的野狗。

    那个女酒保走了。

    那个青皮走了。

    几队打手路过他重伤垂死的身体。

    一个探子把他翻过来,试探他的口鼻。

    一阵惊天的爆炸传到他的耳边。

    罗尔夫都不管不顾。

    他只是本能般地,一口又一口地,在剧痛中用异能“呼吸”。

    直到天亮。

    直到慌张撤退的努美诺,扛起他的“尸体”。

    努美诺,那个乡下猎手出身,十二至强里公认的懦夫——罗尔夫从来都看不起他,在帮里嘲笑、羞辱、欺负他,更是随风之鬼的业余娱乐。

    最讽刺的是,居然是这个自己唾弃的懦夫,在最后时刻,替自己“收尸”。

    罗尔夫是被双腿传来的剧痛,活生生痛醒的。

    他被紧紧绑缚着双手,在警戒厅的停尸房里睁开眼。

    然后看见了涅克拉。

    血瓶帮八位干部(他并不知道,在红坊街已经损失了五位)之,“红蝮蛇”涅克拉。

    但涅克拉只是神色复杂地盯着他,厌恶而狰狞地摇摇头。

    “你是血瓶帮少数活下来的人了。”红蝮蛇幽幽地道。

    罗尔夫挣扎着,想要出声,忍受着喉咙里的剧痛,却只能出无意义的“嗬嗬”声。

    膝盖的剧痛袭来!

    膝盖以下,却毫无知觉。

    “看看你,罗尔夫,十二至强里的最强者,唯一的阶高手。”

    “那个优秀的、高傲的、骄横的、前途无量的——随风之鬼,罗尔夫。”

    “被凯萨琳大人骄傲而自豪地推荐给气之魔能师,风光无限的年轻人。”

    红蝮蛇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着他的脸,眼里依旧是复杂和厌恶,讽刺地道:

    “现在却像尸体一样躺在这里,不能说话,不能呼吸,不能动弹,不能进食。”

    “你为什么还活着呢?”

    红蝮蛇的眉毛拧起,脸色变得难看而疯狂。

    “为什么是你活下来,而不是克斯、宋、斯宾或者多尔诺?为什么偏偏是你,偏偏是凯萨琳的人活下来了,而不是我的人活下来?”

    罗尔夫圆睁双眼,愤怒而痛苦地挣扎着,但双重的剧痛和伤残却阻止着他的行动。

    红蝮蛇收敛起愤怒,转而哈哈大笑起来,很开怀,很快乐,也很病态。

    “血瓶帮损失惨重,我的势力也受损颇多,”他轻轻地说,“如果人员齐备的话,也许凯萨琳能够因此踩着我上位,也说不准呢。”

    但涅克拉的表情狰狞起来。

    “但是,一个不能说话,没有双腿,还重伤垂死的随风之鬼,要怎么为她效劳呢?”

    “所以啊,”涅克拉说着伸出手,脸容扭曲地一把捏上罗尔夫的膝盖,被火焰强行烧止血的伤口!

    “你不如战死失踪好了!”

    “呜呜——”罗尔夫在剧痛中紧闭双眼,奋力挣扎着因重伤而无力动弹的身体,不是为了挣脱,而是为了减轻一点膝盖的剧痛。

    他赖以“呼吸”的风力异能,都差点被打断!

    “我今天心情很坏,收拾尾,处处碰壁,”涅克拉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但解决了你,剪除了一个凯萨琳看好的天才,我觉得还是很愉快的。”

    看着罗尔夫眼中的愤恨、痛苦和狂怒,涅克拉露出歉意和无奈,笑道:

    “没办法啊,‘他们’指定要个阶高手,还强调要留下手腕取血,不然的话,其实我想砍掉的,是你的手而不是腿。”

    他最后拍了拍罗尔夫的脸,在他耳边低声道:“祝你和吸血鬼们,相处愉快啊。”

    涅克拉的脚步远去,走上来两个血瓶帮的打手,其中一个拿起一根三寸长的带管铜针,另一个,则抓起罗尔夫无力的手腕。

    那一瞬间,罗尔夫深刻地,感受到了绝望。

    ——————————————————

    泰尔斯愣愣地看着罗尔夫。

    他有股冲动,想要问问他,娅拉后来怎么样了,他们的战斗结果如何?娅拉逃脱了吗?罗尔夫为何为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不是血瓶帮的人吗?

    但泰尔斯犹豫了。

    因为他看到了此时此刻的罗尔夫。

    看到了这个目光涣散,只能以无意义的乱呼来表达情绪,眼里糅杂着绝望、痛苦、悔恨和哀伤的无腿男人。

    他还记得昨晚的罗尔夫。

    轻佻,自信,高傲,身手不凡。

    在无尽的狂风里来去自如,留下招牌式的笑声。

    而现在?

    “呼呼——呜——”罗尔夫又开始闭紧双眼,痛苦地呻吟起来。

    曾经那个随性,毒舌,无所顾忌的随风之鬼,已经不再了。

    他的嘴唇青黑干枯,明显脱水严重,但泰尔斯找不到水,也无法肯定以罗尔夫的状况,是否还能吞咽。

    泰尔斯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呼吸的。

    穿越者只是怔怔地坐在一边,看着痛苦煎熬,挣扎苟且的罗尔夫。

    他穿越来的第二年,一个女乞儿被奎德打断了双腿,那可怜的女孩,在死前足足哀嚎了一个晚上。

    泰尔斯那时还懵懵懂懂,仅仅找回了寥寥几片记忆,他惊骇、恐惧于现实的可怕,只能躲在墙洞里瑟瑟抖。

    所以,他在睡梦中,朦朦胧胧地,听着那个女孩哀嚎了一个夜晚。

    跟现在,好像。

    后来,他不是没有想过,为何当时没有多一些勇气,为那个女孩了结痛苦。

    泰尔斯看着罗尔夫不成人形的样子,心底沉甸甸的。

    无论犯下多大的罪责,没有人该受这样的折磨——他对自己说。

    终究,穿越者还是叹出一口气,爬到罗尔夫的身边,轻轻地道:

    “罗尔夫。”

    “米迪拉·罗尔夫。”

    虽然神智已经渐渐涣散,但那一刻,罗尔夫的双眼瞳孔,还是本能地聚焦起来。

    是谁?

    谁还会记得我?

    这样一个等死的废人?

    泰尔斯轻轻地抽出jc的匕,慢慢贴上罗尔夫的脖子。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和煎熬。”

    “而我可以结束你的生命,帮助你解脱这一切。”

    罗尔夫通过喉咙和异能进行的呼吸,猛地紊乱起来。

    折磨。

    煎熬。

    解脱?

    “但我必须严肃而谨慎地问你,米迪拉·罗尔夫,你愿意让我,就此解脱你的痛苦吗?”

    “愿意的话,眨一下眼皮。”

    “不愿意的话——”

    “我只问这么一次。”

    泰尔斯一脸沉重地,等待罗尔夫的反应。

    昏暗中,罗尔夫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男孩模糊的轮廓。

    解脱。

    罗尔夫感受着喉咙到膝盖的剧痛,每一次“呼吸”,都在扯开喉咙的伤口,每一次挣扎,都会牵动膝盖的断口。

    他口渴,饥饿,寒冷,痛苦,最可怕的,是绝望。

    他想起风在身边飘动的感觉,想起第一次用异能杀人,第一次进入帮会,第一次从上头手里拿到奖赏,第一次在那个瘦弱女孩的身上成为男人,第一次朝圣也似的见到气之魔能师。

    他想起敌人畏惧的目光,想起同伴服从的眼神,想起“她”赞赏的表情,想起听见关于“十二至强”的窃窃私语时,自己嘴角上翘的得意和满足。

    那是曾经的风光。

    而他已经,永远失去这一切了。

    不是吗?

    下一瞬,罗尔夫目光坚定,他竭力驱动起大幅下降的异能,为半残的身体猛地“吸”进一口气。

    然后,随风之鬼就颤抖着,用尽全身力气,拼着摩擦两侧夹锁的痛苦,竭力将头抬起,认真地注视着泰尔斯。

    他准备眨眼。

    眨一下就够了。

    一下!

    于是泰尔斯看见,罗尔夫的上下眼皮抖动了一下,颤抖着,慢慢朝着中间合起。

    泰尔斯在心底哀叹一声,缓缓捏紧手里的匕。

    但罗尔夫的眼皮,却只是颤抖着,停在了眼睛的中线。

    差着最后一线,没有合上。

    良久。

    良久。

    曾经的随风之鬼,眼前闪过一片熟悉或陌生的景象,荒芜的田野,以及脏污的泥路,野狗遍地,苍蝇丛生。

    那是他的小时候,在康玛斯联盟的乡下,苟且求生。

    那一次,他跟一群野狗,抢着一片快被苍蝇堆吃完的黑面包。

    那些野狗真凶啊——地牢里,罗尔夫静静地想。

    它们震耳欲聋的咆哮,不惜一切的撕咬,疯狂的力度,然而——罗尔夫下意识地舔了舔上齿。

    那面包,味道真糟啊。

    泰尔斯眼里,罗尔夫的面容,颤抖着扭曲起来。

    他的眼皮缓缓地放松,张开,回复之前的角度。

    “咚!”

    在两片夹锁中,罗尔夫好不容易支起的头颅,泄气一般地猛然后倒,后脑砸在了地上。

    他终究没有把眼皮眨下去。

    泰尔斯默默呼出一口气,缓缓放下手中的匕。

    但罗尔夫对后脑的疼痛,两颊的刮伤,都恍若不觉。

    只见他扭曲的面容,随着头部,开始微微抖动。

    “呜呜——呜——”

    这不是呻吟。

    泰尔斯不禁一愣。

    他看见罗尔夫痛苦地闭上双眼,面容颤抖着,任由透明的液体,从双眼不停地滑落。

    “呜呜——”

    声音很压抑,也很悲苦。

    他在哭。

    随风之鬼,这个曾经强大而风光的异能者,男人,战士。

    居然在垂泪哭泣。

    不知是为自己的懦弱,还是当下的痛苦。

    像一个平凡人,一个正常人,甚至一个有点软弱的小市民一样。

    不堪重负般地。

    哭泣着。

    泰尔斯只能愣愣地看着。

    看着这个无法言语,无法正常呼吸的男人,在放弃了解脱的机会之后,倒在地上,狠狠地痛哭起来。

    泰尔斯黯然地别过头,手上的匕,却越握越紧。

    恩索拉,尼德,凯利特。

    那些在第六屋里死去的,连姓氏都没有的乞儿们,一个个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想了想自己的处境,想了想基尔伯特和约德尔。

    穿越者折起眉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新割开的伤口,就跟身体刚刚的滚烫灼热一样,似曾相识。

    那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底里落下。

    泰尔斯第二次贴近了罗尔夫的耳朵。

    “我明白了。”

    他轻轻地说。

    罗尔夫依然在不堪地哭泣着。

    “


第11章 第一次魔能试验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