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章 棺材里伸出的手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章 棺材里伸出的手第(1/2)页
五六中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3us..tw

    自从艾希达消失之后,穿越者还没有真正试验过自己那股“失控”的力量。

    他不知道魔能师们是如何控制它的,他甚至根本不理解那玩意儿,他只能根据之前的归纳和推理,模拟出与“失控”体验最类似的场景,然后试着去运用它。

    在泰尔斯的计划中,这股力量,本该是自己在平静、安全的生活环境中,在基尔伯特的课程里多多少少地了解“魔能”和“魔能师”的由来之后,在考量过周围的人对自己“失控”的反应之后,才秘密地、安全地、一步步循序渐进地开始探索和研究。

    但眼前即将大难临头的境遇,罗尔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状,都让他下定决心,提前开始这个有可能引危险的“魔能试验”。

    前两次“失控”时,以血为媒介,作为实物的匕,作为能量的神秘球体,都莫名其妙地移动到自己的眼前,所以他初步猜测,那股力量,是否跟空间转移有关?

    只要把那个石锁的锁扣,转移到我的手边——泰尔斯在心底默念。

    试验过程比他想象的更加简单。

    体内越来越强的烧灼感,眼前越来越大的石锁,脑海里越来越多的景象。

    然后泰尔斯就失去了意识。

    等再睁开眼,就照到了月光,听到了风声,感觉到了寒冷,并看见了地上无比惊诧的血族们。

    而他自己,已经被罗尔夫挟在了怀里,脚下是逐渐飘远的大地。

    虽然过程有些奇怪——泰尔斯疲惫地想——看来试验是成功了。

    罗尔夫虽然狼狈而痛苦,但已经摆脱了沉重枷锁的负担,他强行御使着风力,向上飘飞。

    此时此刻,没有人比克里斯更加震惊。

    “怎么可能...”

    血族的老人双目无神地喃喃道。

    伊斯特伦和罗拉娜还年轻。

    因此只有他知道,地牢里,那个锁住阶高手的“夜翼锁”,是科里昂家流传近千年的秘宝,血族公爵专属的刑具,只能用上锁人的鲜血,才能开锁。

    那是用来困住极境高手的啊!

    它本来是为防止意识混沌的殿下狂而准备的,后来殿下的情况稳定下来,才用在了那个阶血源的身上。

    连世界最先进的魔能枪都无法破坏的枷锁!

    他们是怎么打开它的?

    在重伤之前,罗尔夫是风的宠儿,他甚至能够在风力的作用下,在十米高的空中,四脚朝天地躺上五分钟。

    但现在,被抽走不少血的他虚弱无比,又累又渴,骤然失去的双腿也影响了他的平衡,喉间的剧痛分散了他的精力,他引以为傲的异能,大部分都要用在维持喉部到肺部的“呼吸”上。

    他知道自己对上三个血族没有胜算,也知道泰尔斯启动的似乎只是权宜之计的备用计划,所以罗尔夫在挣脱锁链之后,只想不断地借着风力升腾,到他们所不能及的高度,如果血族追来,就竭力用狂风把他们刮下。

    但他还是低估了数百年前就成为极境高手的克里斯。

    克里斯没有被惊讶拖慢他的动作,千年的岁月让他老而弥坚,只见他干枯的脸色一沉,身形瞬间拔起十几米,向着空中的两人扑去!

    为了殿下,必须要夺取回那个幼崽!

    他一瞬间就接近了罗尔夫,眼前狂风扑来。

    泰尔斯惊讶地看见,被狂风吹得衣翻飞的克里斯,居然面无表情地化作了血色的雾气。

    不是伊斯特伦那样的血水,而是血雾。

    血雾在泰尔斯的眼中,被罗尔夫吹得稀散开来,却依旧向上蔓延,毫无阻碍地穿过了罗尔夫建立的狂风屏障!

    血雾渗透到罗尔夫的前方,在两人凝重的目光下,逐渐变回那个脸色晦涩苍白的老人,重新开始下落。

    “啊——”罗尔夫口不能言,只是愤怒地嘶吼着,举起左手,奋起异能,想要将这个老人自空中吹落。

    但没等他嘶吼完,克里斯·科里昂的手,就捏住了罗尔夫的左腕。

    “不生羽翼者——”克里斯的语气比高空中的温度还要寒冷得多,只听他瘆人地道:“莫妄想飞翔。”

    “喀嚓——”

    “呜嗬——”

    二十几米的空中,同时传来罗尔夫的骨折声和痛苦支吾声。

    然后,地面上的伊斯特伦,和灰头土脸,捂着生长了一半的独臂,从地牢里冲出来的罗拉娜,就看见挟着泰尔斯的罗尔夫,被克里斯拽住了左手,被后者以可怕的力度,向着地面拉扯而去!

    “啊——”

    罗尔夫状若疯狂,奋力地催动着风力向上吹腾,简直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却依旧摆脱不开,克里斯那只刺破他手骨,牢牢扣死他手腕的利爪!

    泰尔斯甚至被狂风刮得睁不开眼,浑身脱力的他,已经底牌尽出。

    穿越者早已无能为力。

    终于,奋力挣扎的罗尔夫,无可避免地,被克里斯从高空中拉下。

    罗尔夫失去了平衡,体能几乎耗尽的他竭力运使着风力,但克里斯的巨力让他无从再次升空。

    “为了殿下,那个幼崽要活的!”紧紧扣着罗尔夫,在空中坠落的克里斯,冷冷地道。

    罗拉娜脸有恨意地舔了舔牙齿,甩了甩刚刚长出来的手臂,随即露出笑容,做好了接住那个崽子的准备。

    她旁边的伊斯特伦,感知力要略强于前者,则脸色一变,突然看向庄园大门之外。

    那里,一股密集的震动,越来越近。

    “罗拉娜——”伊斯特伦略带焦急地道,但罗拉娜全副身心都在空中的两人身上。

    泰尔斯不敢睁眼,然而,耳边越来越快的风声和加的失重感,都昭示着情况不妙。

    这步棋,因为突然的意外,还是走得太早了么?

    罗尔夫已然放弃挣脱克里斯的手了。

    他看着越来越远的月亮,越来越近的地面,眼里渐渐变得纯净、清明和释然。

    那一瞬间,罗尔夫突然觉,原来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之后,腕骨骨折,其实根本不算什么疼痛。

    随风之鬼的嘴角,扯出一道久违的笑容。

    可惜了,孩子。

    感谢你,给我的机会。

    至少,我挣扎过了。

    而那些吸血鬼,不会有碰到你的机会的。

    时间似乎慢下来了。

    接着,地上准备接住泰尔斯的罗拉娜,就惊讶地看见:

    半残的罗尔夫,在即将坠地的瞬间,嚎叫嘶吼着。

    他单手将泰尔斯,奋力地朝着庄园大屋的方向扔出!

    “不!”克里斯毫无风度地怒吼着,却被空出一只手的罗尔夫紧紧扣住腰部,向着地下摔去!

    泰尔斯只觉得下坠的势头一变,全身不由自主地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一瞬间,眼前就出现了大屋的石墙,越来越近。

    眼看就要撞上他的头颅!

    泰尔斯只能紧紧地闭上眼睛。

    就此结束了吗?

    但出乎穿越者的意料,想象中头颅破碎的惨状并未生。

    他的冲势突然一滞,头部一阵眩晕,就落到了一个平稳、安全的怀抱里。

    “咚!”

    罗尔夫和克里斯狠狠地摔落,巨大的力度甚至砸破地面,庄园的空地上顿时尘土飞扬!

    罗拉娜脸色大变,她朝着正往大屋方向飞去的泰尔斯,身形闪烁,瞬间赶至。

    但伊斯特伦,则神色凝重地看了一眼庄园大门,闪烁而至,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夜晚里,响彻庄园。

    “敌袭!”

    泰尔斯带着眩晕,在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怀里,慢慢地睁开眼。

    眼前,一个暗紫色的面具上,两个暗色的镜片,在月光下朝他看来。

    “放心吧,泰尔斯,”站在庄园大屋的三楼阳台上,王室的秘密护卫,约德尔·加图,嘶哑地开口,嗓音竟然隐约间有些颤抖:

    “你安全了。”

    泰尔斯疲惫而安心地一笑,闭上眼睛,彻底放下心来。

    一股密集的震动声,清晰地从外面传来。

    “砰!”

    蔓草庄园的大门被撞开了。

    无数的马蹄声涌入!

    “以星辰至高国王,凯瑟尔·璨星陛下的名义!”

    基尔伯特·卡索伯爵,他那稳重而浑厚的声音,从尘土气和马蹄声间传来:

    “蔓草庄园的所有在场人员,涉嫌盗窃、窝藏王室秘宝!”

    “立刻束手就缚,不得反抗!”

    “违者就地格杀!”

    ——————————————————

    一间空洞的暗室里,连火把都没有。

    只有无边的黑暗。

    和两个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真可惜,这大概是我们十二年来,离气之魔能师最近的一次了。”一个苍老而尖刻的嗓音这样道。

    “但所有的情报都显示,艾希达被人干掉了。”一个轻快明亮的男声。

    “那我猜猜看,觉得他‘被人干掉’的你,也肯定读过,关于魔能师永生不死,永世不灭的资料咯?”苍老尖刻的嗓音讽刺道。

    “别这么严肃啊,老师,”那个轻快明亮的男声继续道:“他至少是被封印住了嘛。”

    “问题是,现在的永星城里,谁有能力封印艾希达,谁又有武器封印艾希达?”嘶哑的嗓音悠长地继续问题。

    “无非就是那几个罢了。”轻快明亮的男声俏皮地道。

    “是啊,唉,”嘶哑尖刻的嗓音似乎略带失望地传来:“无非,就是那么几个罢了。”


第12章 棺材里伸出的手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