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9章 各有所图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9章 各有所图第(1/2)页
“看来,你感觉到那个阈名的分量了。”

    艾希达看着大口喘息的泰尔斯,若有所思:

    “尤其当呼唤它的人是魔能师,而且近在咫尺的时候。”

    泰尔斯抹开额头上的汗水,咬紧牙齿。

    刚刚的感觉……是什么?

    艾希达轻哼一声,回复了往常的优雅:

    “别担心,他被封印了,无法体面地回应。”

    否则他们也不会安全地坐在这里。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紧紧盯着窗外。

    月光被乌云遮挡,城堡外一片漆黑,唯远处传来零星的鸟叫与兽鸣。

    气氛变得有些冷清,少年的情绪也被拉低。

    “那是什么感觉?”

    泰尔斯的语气里有股自己也感受不到的空灵:

    “当你身为魔能师,被传奇反魔武装——封印?”

    艾希达沉默下来。

    但他的眼底隐现星星点点的蓝光,如夜空的星辰。

    “我最好别告诉你。”

    泰尔斯皱起眉头:

    “为什么?”

    艾希达停顿了几秒,这才开口道:

    “七年前,当我被那把短剑封印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泰尔斯一愣,不得不回忆起他和气之魔能师那不太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当他被约德尔封印的时候。

    我看到了什么……

    “你,你变成了许多束不辨颜色的光芒,散射开来,”泰尔斯努力回忆着,语气不太确定,“能量,巨响,冲击,爆炸……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那吉萨呢?”

    吉萨?

    泰尔斯神经一紧,想起血之魔能师的最后时刻。

    【小心艾希达。】

    “她枯萎,硬化,变黑,变脆,然后裂开,粉碎,变成漫天的飞灰,”泰尔斯讲述着过去,想起自己用净世之锋封印吉萨的瞬间,不知为何,心底里有股难以言喻的悲哀,“就像大火燃起的余烬,随风飘散。”

    魔能师点了点头,他看着窗外的黑暗:

    “这是你看到的,但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

    艾希达的语气猛然收紧:

    “七百年前,作为魔能师里的第一个目标,班恩被封印得很干脆很迅捷,他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们就算叩门进入本态,用最粗暴的方式呼唤阈名,都得不到一点回应和反馈,仿佛他就这么睡去了,永不醒来。”

    “阿瑞克被围剿时目击者众多,于本态里的不甘怒吼惊动了几乎所有魔能师,以至于我们总有种错觉,仿佛他还存在着,但只剩一片死寂,无知,无觉,无念,无感。随着时间流逝,我们才渐渐认识到:他回不来了。”

    “我们不知道索洛夫斯基遇到了几次猎杀,但他在一次突兀而生硬的叩门后,状态便永久异常,对我们的回应语无伦次,混乱倒错,先后矛盾,根本不成信息,传达出的唯有冰冷、绝望、静止,最终变成无数无意义的碎片。”

    班恩,阿瑞克,索洛夫斯基……

    这些似曾相识的名字出现在艾希达的口中,让泰尔斯微微色变。

    “勒卜拉,他遭遇了三件传奇反魔武装的猎杀,每次都被限制、削弱了一点,最终倒在第四件上。但他被封印之后并非立刻消失,而是在我们的感知中萦绕了三个月,才渐渐减弱、沉寂,归于静止。多亏了他,我们知道了封印不是死亡和毁灭,而是另一种无法理解的状态,也知道了黑兰和血棘已经是另一层次的存在,是‘一切魔法的至上女皇’。”

    “L的封印最为诡异神秘。作为B之外最可怕的魔能师,我们虽然没有他的消息,但都知道且感觉到他还存在于世,但就在某个时刻,你方才回头惊觉并无比肯定: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消失了,你只是,只是莫名其妙地……忘了。”

    “而汲徕,像他那样强悍铁血,骄傲锐利得敢以一敌二,硬撼真理兄弟的魔能师,最后一次叩门,传达出的却是深不见底的痛楚、愤怒、厌恶乃至绝望悲哀。”

    “至于吉萨,七百年的时间里,她曾与不下两位数的灾祸猎手、不少于六件的传奇反魔武装先后相遇,来回厮杀,虽然不免狼狈,但大多幸免于难——直到被你放上最后的稻草,化作无数死物与灰烬。”

    说到这里,艾希达语调一转:

    “最后,B。”

    泰尔斯面色一紧。

    “他被封印的时候,即便隔着数千里远,”艾希达语气缥缈,“但那种撕裂一切、毁灭所有的震撼与波动,简直让我以为世界都要从此终结。”

    “因此,每一位魔能师被封印的表现和效果都不尽相同,而我们疑,这是因为每一个魔能师的……”

    “魔能?”泰尔斯接过话头。

    少年神情严肃:“所以你不能告诉我,因为魔能初约。”

    艾希达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

    “每位魔能师的魔能都独一无二,这可能决定了他们是怎么被封印的,以及被封印的状态和感觉。”

    泰尔斯沉默了许久,表情严肃。

    “那么,作为有经验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少年望着引导者:

    “当我们,面对传奇反魔武装的时候?”

    气之魔能师同样沉默了很久。

    “没有。”

    “每一件传奇反魔武装,都能让魔能削弱乃至彻底失效,我们连接近都困难,遑论触碰。”

    “就算同一件武装,在不同的时代,握在不同的人手中,面对不同的敌人,也可能有截然不同的效果与作用,你甚至无法提前准备。”

    这个回答让气氛变得沉重。

    泰尔斯皱起眉头。

    “那么,我为何还要成为魔能师?至少我现在还能触碰它们,但在踏出那一步之后,我就多了一个致命弱点,随便一把传奇反魔武装就能干掉我?”

    “若你不踏出那一步,那便处处都是致命弱点,”艾希达摇摇头,略带不屑,“不用传奇反魔武装,任何武器,甚至一枚小钉子都能干掉你。”

    泰尔斯一噎。

    “好吧,让我们回到正题。”

    公爵大人摆摆手:

    “所以感——芙莱兰近况不明?她属于哪个阵营?你们是怎么混到一块儿的?”

    芙莱兰。

    这个名字让艾希达眼底的蓝光一闪,化出分支,渗入脸庞。

    但他没有回答,而是冷冷望向泰尔斯:

    “今晚,我已经告诉了你很多东西。”

    “你的回报呢?”

    回报。

    泰尔斯顿了一下,然后才醒悟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但你刚刚说了,这不是交易!”

    “没错,”艾希达好整似暇地理了理(其实根本没乱的)衣饰,“所以,我把这叫作——师生互助,教学相长。”

    泰尔斯顿时一噎。

    几秒之后,少年郁闷地比出一个中指:

    “草你。”

    “这是什么意思?中指?”

    “北地人的骂街新风尚。”

    “那么,”艾希达一脸淡然,“我只能下次再讲芙莱兰的故事了。”

    “好吧,好吧!”

    泰尔斯不得不举手投降。

    他不爽地站起身来,指了指地上的蓝色请柬:

    “那么,千万别眨眼!”

    下一秒,请柬重新出现在泰尔斯的手里。

    少年则眯起眼睛,冷笑着对魔能师甩了甩请柬。

    但艾希达根本没空注意泰尔斯的表情。

    “真漂亮,”引导者望着泰尔斯的手指,话语深邃,“迷人,美丽,难以言喻。”

    听着这一连串形容词,泰尔斯有些不好意思,他咳嗽一声。

    “好吧,这能力,怎么说呢,多少有点尴尬。”

    艾希达的注意力回到泰尔斯的话上;

    “尴尬?”

    泰尔斯叹了口气,将请柬塞进口袋。

    “这么说吧,如果我是个变戏法的江湖术士,那我的表演一定场场爆满,彩声一片。”

    “如果我是个混迹街头的小贼,那我的生意也必手到擒来,从不走空。”

    “就算我是个刀口舔血的佣兵,在战斗中出其不意地来这么一下,也效用不浅。”

    少年语气一沉:

    “但偏偏……”

    “偏偏你是个王子,”艾希达淡定接过他的话,“尊贵的星湖公爵。”

    泰尔斯的笑容瞬间消失。

    “正是。”少年有些沮丧。

    “如果想看戏法表演,我能请来全西陆最好的马戏团,他们没有魔能也比我耍得好看。”

    “如果想拿远处的某样东西,比起魔能,我何不吩咐卫队仆人直接取来,省心省力?”

    泰尔斯讽刺道:

    “而如果我真遇到了敌人,与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使用魔能,我还不如挥挥手,自有如狼似虎的大块头们一拥而上,替我揍人。”

    艾希达默默地听着他的话,不置可否。

    “还有,对一个优秀的街头乞儿来说,要想神不知鬼不觉从别人兜里摸东西,”泰尔斯打了个响指,口袋里的请柬神奇出现在他另一只手上,“还真用不着什么魔能。”

    “所以目前为止,它最大的效用,就是去落日神殿参观请教和祈祷的时候,随手顺两本禁书。”

    泰尔斯一声叹息,结束他的感慨。

    “幸好。”

    “幸好你是王子,”艾希达幽幽地望着他,“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不能拿这些小道技法出去丢人现眼,自找麻烦。”

    泰尔斯挑挑眉毛:

    “很好。”

    艾希达点点头:

    “保持它。”

    “保持低调,保持这个习惯,”魔能师冷冷道,“绝不轻易使用它,绝不主动暴露它——有时宁愿多麻烦一些,走多两步取个杯子,也不能让人看出蛛丝马迹。”

    “否则,你早晚大难临头。”

    想起地牢里的守望人萨克埃尔,泰尔斯郁闷道:

    “多谢提醒,深有体会。”

    就在此时,艾希达眼中蓝光一转:

    “你流血了。”

    泰尔斯一惊,伸手一抹。

    糟糕。

    “噢,你知道,最近天气热。”

    泰尔斯很自然地搓了搓鼻子,嘿嘿一笑,把满是鼻血的左手放到背后,右手重新举起请柬:

    “所以,你还想要吗?”

    他熟练地抽出一条手帕,坐回“椅子”上,露出邪恶与蛊惑的微笑:

    “还想要更多吗?”

    艾希达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让泰尔斯有些不安。

    几秒之后,魔能师才轻哼一声,说回泰尔斯最关心的话题。

    “芙莱兰不曾参加终结之战,是以被激进者们划归为温和者。”

    “但这样划分没有说服力,因为芙莱兰与大多数同行都关系疏离。”

    说到这里,气之魔能师话锋突转:

    “然而,即便如B这样无所不能的存在,也对她颇为尊重,或者说,忌惮。”

    连B也忌惮的魔能师。

    泰尔斯一边用手帕按着鼻子,一边把这些默默记在心里:

    “她很强大?”

    艾希达摇摇头。

    “‘强大’不能算一个贴切的形容——这个词太笼统苍白,意义有限。”

    “那换一个词,她很特别?”

    “每个魔能师都很特别,”魔能师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但芙莱兰,根据一位前辈所言,她所看到的东西,更奇妙一些。”

    感官魔能师,更奇妙一些……

    泰尔斯不由想起白骨之牢里的见闻,想起萨克埃尔颤抖的陈述:

    【事实上,她活过的岁月比我们王室卫队的所有人加起来还长……】

    艾希达的话还在继续:

    “终结之战,双皇崛起,激进者一败涂地,剩余的魔能师们则被灾祸猎手们逐个猎杀。”

    泰尔斯目光一动:“灾祸猎手?”

    “传奇反魔武装的第一批主人们,”艾希达轻声解释,语气里隐含着淡淡的不悦,“不像现在,那时,被授予武装的战士专注又纯粹,目标唯有一个。”

    “但相比之下,芙莱兰得到的是特殊待遇。”

    “什么特殊待遇?”

    艾希达顿了一秒,眼里流露出谨慎与忌惮:

    “黑兰和血棘,两位魔法女皇亲自下场,前往猎杀芙莱兰。”

    “什么?”泰尔斯一惊,放下手帕。

    双皇亲自去猎杀……感官魔能师?

    “那么,芙莱兰,她从双皇的手底幸存了?”

    艾希达点点头,眼神深邃。

    “那之后的七百年间,我隐踪匿迹,一度以为芙莱兰凶多吉少。”

    魔能师抬起眼神,直视泰尔斯:

    “直到她主动联络了我们。”

    “或者说,她试着联络了不少人,但真正给她回应的,只有我和吉萨。”

    泰尔斯眼皮一跳:

    “联络你们?为了什么?”

    艾希达轻哼一声。

    “她有个计划,一个反抗双皇的计划。”

    反抗……魔法双皇。

    泰尔斯咽了咽喉咙:

    “什么计划?”

    艾希达望着远方,眼神锐利:

    “芙莱兰相信,这世上最古老的王室——即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贪婪短视的凡人,蠢笨如猪——藏着某个重要的秘密。”


第129章 各有所图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