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章 假设  王国血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1章 假设第(1/2)页
书房里,泰尔斯呆怔地望着魔能师。

    “战后。”

    少年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艾希达似笑非笑地回望着他,仿佛看见猎物入彀。

    战后。

    战后?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

    他的大脑里,仿佛有一根弦被打通了。

    “萨克恩先生,双皇关系破裂,彼此敌对,是在什么时候?”

    魔能师好整似暇,不轻不重回答:

    “你已经说了。”

    下一刻,艾希达双目里的蓝光重新亮起:

    “战后。”

    战后。

    泰尔斯屏住了呼吸。

    “那,那就是说……”

    少年慢慢捋清思路,表情越发惊愕。

    两位魔法女皇,在战后反目决裂,分道扬镳。

    她们隐居幕后的原因。

    她们封杀魔能的原因。

    她们彼此为敌的原因。

    她们如此默契的原因。

    想清楚了其中关窍,泰尔斯呼吸加速。

    不,不是净世之锋。

    气之魔能师所发现的,不是他祖父“最伟大的君王”的成果,不是所谓的完美反魔武装。

    “索伦和至尊魔戒。”泰尔斯喃喃道,不知不觉冷汗淋漓。

    艾希达冒出疑惑:

    “什么?”

    泰尔斯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不重要,只是北地的某个民间故事。”

    但他随即瞪大眼睛:

    “但重要的是,如果这个推论是成立的,这两个时间点是重合的,那就是说,这些在终结之战后,才配发给灾祸猎手们的传奇反魔武装……”

    这些传奇反魔武装……

    泰尔斯恍惚道:

    “它们很有可能,是在两位女皇关系破裂,分道扬镳之后……”

    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引导者。

    在泰尔斯难以置信的表情下,艾希达勾起了嘴角,缓缓点头,接过剩下的话:

    “由其中一位女皇,在没有对方甚至背着对方的情况下……”

    “秘密打造,单独铸就。”

    书房安静下来。

    唯有烛火长明,驱散黑暗。

    秘密打造,单独铸就——这些字眼回荡在泰尔斯的脑海里,让他惊呆在原地。

    “正因如此。”

    魔能师瞳中光芒若隐若现:“这些仅由其中一方暗中铸造的武装,其秘密不为另一方所知。”

    “它们极有可能,足以伤害甚至封印——”

    下一刻,艾希达眼中的蓝芒无比锋利:

    “另一位女皇。”

    听到这里,泰尔斯彻底愣住了。

    他只能来来回回,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

    由一位女皇秘密打造,单独铸就的武装。

    在战后下发给灾祸猎手。

    却可以封印另一位……

    “而这就意味着——”

    “喔喔喔等一下!”

    泰尔斯惊醒过来,他连忙举手,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

    少年呼唤狱河之罪,努力调整着呼吸,以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

    他竭力不去想它背后的震撼性意义。

    “我明白,萨克恩先生,这消息非同小可,但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必须谨慎。”

    泰尔斯压低音量,并下意识地左右张望: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传奇反魔武装为什么无法封印双皇’——是因为身为制造者,双皇了解了反魔武装的作用机制?还是她们在武装里留下了什么手脚?”

    “甚至说,如果‘传奇反魔武装无法封印双皇’,并不是因为‘双皇制造了它们’,而是因为力量层次或者别的什么呢?如果,如果双皇的等级或特性就决定了她们不能被封印呢?”

    泰尔斯认真地望着魔能师,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艾希达也幽幽地盯着他,面无表情。

    这一刻,他们就像一对真正的师生,在对某个问题做着最纯粹的讨论。

    “你的反驳不无道理。”

    不多时,引导者重新发话,理智而清晰:

    “但这至少说明:双皇的其中一人,拥有了独自打造传奇反魔武装的能力。”

    泰尔斯捏紧了拳头。

    “不,这也不一定。”

    少年摇头质疑:“为什么战后下发的武装一定是某位女皇单独打造的,而不能是双皇在反目之前,就联手造好的呢?”

    “这没法证明双皇能被——没法证明你的结论。”

    艾希达闻言轻笑一声。

    他没有直接回答泰尔斯的问题,而是转向另一个话题。

    “你知道吗,以星辰王国为例,各国的传奇反魔武装的来源以及制造信息,最早只能追溯到终结历14年。”

    终结历14年?

    泰尔斯眯起眼睛:那就是星辰立国的第四年……

    “也即净世计划开始的那一年。”魔能师轻描淡写。

    净世计划。

    这个名词重新回到泰尔斯的脑海里,唤醒了他的许多回忆。

    魔能师微微前倾,语句充满了怀疑与警惕:“问题是,为什么?净世计划为什么要隐藏这些信息?”

    为什么?

    泰尔斯没有回答。

    但一个小小的声音在他的心底里响起:

    因为这些信息很关键,很敏感。

    很要命。

    它们必须被隐藏,不为世人所知。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抬头道:“但这也不能说明……”

    艾希达没有理会他的质疑,兀自说下去:

    “而为什么,泰尔斯?为什么千百年来,人们都默认,所有传奇反魔武装都无法影响、封印魔法女皇?”

    为什么。

    泰尔斯顿住了。

    “是双皇自己告诉他们的吗?”魔能师无比严肃:“而如果不是……”

    泰尔斯想起了什么。

    【战后的人类英雄们用惨烈的事实证明:所有现存的传奇反魔武装,都无法封印血棘和黑兰。】

    白骨之牢里,瑞奇那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脑海里。

    “有人,一定有人,”少年深吸一口气,顺着回忆和思路往下讲,“确切地说,一定是有某些灾祸猎手试过了,他们手执传奇反魔武装向魔法双皇——动手了。”

    真是疯狂。

    艾希达点点头,语气里带着难言的波动:

    “而他们失败了,且不止一次,才能给世人留下如此笃定的结论。”

    下一秒,魔能师的话锋突兀一转:

    “问题是,动手的是哪些猎手?哪几件武装?哪一位女皇?”

    这个问题同样勾起了泰尔斯的好奇心,他等待着对方的答案。

    “没有答案。”

    艾希达缓缓摇头:

    “即便有了芙莱兰和吉萨的帮助,在整个星辰王国的海量情报支持下,我也没有找到任何‘双皇曾被传奇反魔武装刺杀’的记载。”

    “只有‘双皇无惧传奇反魔武装’这个如常识般毋庸置疑的结论,流传在有权接触和使用传奇反魔武装的圈子里,仿佛那是不言自明的真理。”

    听完这段话,泰尔斯的表情变了。

    没有足够稳健的证据,却有无比笃定的结论。

    那只能证明一件事。

    也即,这结论是,是被人……

    魔能师冷哼一声:

    “没错,在你刚刚提出‘传奇反魔武装为什么无法封印双皇’时,如果我们顺藤摸瓜,就能很轻易地发现:从一开始,这概念就出现得很蹊跷。”

    泰尔斯心情一紧。

    艾希达继续道:“现在,我们假设,那些尝试着拿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的猎手……”

    “停!”

    泰尔斯大力打断他,双手不断在空中挥舞:

    “不,太多假设了,过于冒险,不确定因素太多……”

    艾希达冷淡回应:

    “假设,正是推动知识进步的重要手段之一。”

    “只要我们得以求证。”

    求证。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但如果你连假设的基础都不成立呢?如果根本没人去刺杀过双皇呢?如果连‘有人拿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验证她们不可封印’的事情都是假的,不存在的,是被人杜撰出来的……”

    说到这里,泰尔斯愣住了。

    被人杜撰出来的……

    看着少年发怔的表情,魔能师冷哼一声。

    “没错,泰尔斯。”

    “如果刺杀是假的,如果很久以前‘有人刺杀双皇’和‘发现反魔武装对双皇无效’等说法,是被杜撰出来告诉世人的,而双皇却在千百年放任其流传……”

    艾希达没有说下去,但他的眼神无比锐利。

    泰尔斯点了点头,出神地接过对方的话:

    “那就更能说明:这些流传的说法,以及有心人炮制这个概念的背后,大有问题。”

    看着他的样子,艾希达笑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上一步:如果那些刺杀是真的。”

    “如果真有人不怕死,真有猎手尝试过用传奇反魔武装刺杀双皇这样的疯狂之举……”

    魔能师的话让泰尔斯不自觉地咽了咽喉咙,他仿佛回到七百年前,看见那些疯狂的勇士。

    “那它们只能发生在双皇还未隐居幕后之时——至少那时,猎手们还能找到她们,以实施不止一次的刺杀。”

    艾希达的语气变得很轻很柔,但在泰尔斯听来却重若万钧:

    “而问题就来了:先是人类刺杀,而后双皇隐居,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魔能师轻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巧合?”

    “如果那些刺杀完全失败了,传奇反魔武装也被证明对制造者无效,那双皇为何还要隐居?难道真的如你所说,因为她们很‘宅’?”

    末尾,艾希达罕见地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但泰尔斯却没有心情听他的玩笑。

    少年甩了甩头,整理思路:

    不行,有点乱,有点乱。

    为什么双皇遭遇了世人眼中‘无效的’刺杀之后,就隐居了……

    “不。”

    泰尔斯死命揉了揉额头:“不,你不能由果推因,这太草率了……”

    “你玩过数独游戏吗?”

    泰尔斯一愣抬头:

    “什么?”

    艾希达看着虚空,手指轻轻划动:

    “有时候,我们须在依据不足的情况下,于空格中填入某个猜测的数字,再去一步步地审核,检验,比较,以验证这数字是否符合游戏规则。”

    魔能师回过头:“验证它是否是——唯一的答案。”

    “现在,打破你的定见,放开你的束缚,徜徉你的想象,泰尔斯。”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猜测是真的……”

    他的语气里带着隐隐的蛊惑:

    “如果由一位女皇单独铸造的传奇反魔武装,真的能封印另一位女皇……”

    “如果它们在战后,被蹊跷地下发到世俗,装备给凡间的灾祸猎手们……”

    听着对方的话,泰尔斯的眉毛越来越紧。

    “操。”

    好吧,先不管其他,假设这是真的,顺着这个逻辑,填入数字……

    少年咽了咽喉咙:

    “行,如果,如果这才是两位女皇遭遇刺杀的真相,那就是说……”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进入对方的思维:

    “很久以前,魔法女皇不是被疯狂的凡人刺杀的。”

    “而是被另一位女皇——她曾经的合作者,现在的竞争对手,未来的死敌,被对方单独打造的传奇反魔武装,刺杀的。”

    艾希达默默地看着他,嘴角微勾,目中蓝光匀速流转。

    “是谁?”

    泰尔斯抬起头,眼神锋利:

    “瞒着对方单独铸造武装,借助凡人密谋行刺,这究竟是黑兰,还是血棘干的?”

    “我的猜测?”

    魔能师淡淡道:“两者皆是。”

    他不屑轻哼:

    “两个婊子做了一样的事。”


第131章 假设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