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破碎的世界  夜的命名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破碎的世界第(1/2)页
在即将迎来危机与变故的时候去拜菩萨,这种行为看起来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然而庆尘觉得,手臂上这超自然现象,本身就应该交给超自然的存在去管。
    对于庆尘来说,拜一拜自己也不吃亏。
    他喜欢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不给自己留下遗憾的机会。
    时间为晚上9点半钟。
    庆尘坐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卧室里只有这微弱的光,微信里也只有同桌南庚辰发的寥寥数语,再没有其他人给他发来消息了。
    母亲张婉芳的微信头像安安静静的,这让庆尘有一丝失落。
    当然,也只是一丝罢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他并不埋怨母亲。
    父亲赌博将家里多处房产变卖,还有家暴行为、出轨行为,庆尘一点都不觉得母亲主动离婚有什么错。
    相反,曾亲眼看到父亲动手打母亲的庆尘,甚至为母亲的选择感到高兴。
    因为这是正确的。
    在父母离婚前夕,姥姥曾劝母亲不要离婚:你一个女人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当拖油瓶,以后还怎么成家?谁会跟你再婚?
    听到这一切的庆尘在父母离婚之际,选择了跟父亲一起生活。
    他记得父母当时错愕的神情,但庆尘知道这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如今母亲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组成了一个幸福的新家庭,庆尘或许有些失落,但依然很小心翼翼的不去打扰。
    倒计时2:31:12.
    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两个半小时,那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既严肃又浪漫。
    因为它是在问你,你人生中最想做,却又还没来得及做、或者不敢做的事情是什么。
    未表达的爱意,相见却没见的人,想去却没有去的地方,想说却没有说的话,都在答案范畴。
    这个问题,直问本心。
    庆尘起身穿上外套,他竟然在这倒计时剩余不多的时候,选择了再次出门。
    他把自己的破自行车推出家门,骑上之后一路朝目的地飞驰而去。
    秋季夜晚的风有些微凉了,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
    骑在自行车上的庆尘面色平静,外套的衣袂被桥上的风给向后吹去。
    他这辈子确实有很多遗憾,也有很多不敢做的事情。
    但今晚他不需要怯懦与畏惧,只需要勇气。
    某一刻庆尘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于今晚,那就也该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完才对,他没有时间了。
    他先去了牡丹大酒店,又去了洛城大酒店,还去了洛印家属院,但是那里都没有他想找的人。
    庆尘骑着自行车一路穿过小巷,驰过七里河桥,来到了一栋居民楼下。
    当他看到楼下停着的那辆熟悉的破二手摩托车,又听到二楼的搓麻将声……
    然后拿起手机拨了110:“喂警察同志您好,我要举报洛涧区龙腾小区,17号楼2单元201室,有人聚众赌博。”
    电话对面的接警工作人员似乎愣了两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好的,我们现在安排出警。”
    直到这时候,庆尘才放下心来,转身便骑着自行车回家去了。
    念头通达了。
    到家,庆尘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白色纹路,倒计时1:02:21秒。
    他开始重新检视自己的准备工作。
    等等,自己要在家里迎接那一刻吗。
    以前庆尘看过一部恐怖片,故事讲的是主角碰到了脏


3、破碎的世界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