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观众,离场了  这么菜打什么职业?回家养猪去吧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观众,离场了第(1/2)页
在s5,崩掉一路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因为这个时期还处于非常考验个人能力的时期。
    当时间往后推移,到了s9往后,就已经是团队的胜利了。
    而在s5这种时间,是存在一个人一带四打赢的。
    归根结底就是劣势方的经济补充问题。
    在s9以后,因为ad输出的占比下降,打野的野区较量成为主体开始渐渐主宰比赛。
    这种情况下,很难出现一路天崩的局面。
    也就不存在给你一打五的经济基础。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s9以后的职业选手平均个人能力,也不是同天赋的s5时期的职业选手能比的。
    因为游戏不断的在发展,可能s5还有很多职业选手不是特别会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会越来越接近操作的极限。
    大伙都会玩了以后,一打五这种情况就几乎不复存在了。
    即使能一打五,那也是纯纯的装备领先。
    某种意义上,s5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时期。
    在这个时期,一个顶级选手,可以通过自己的个人能力,强行把必输的局打赢。
    悲情英雄,也显得特别多。
    比如比尔森,比如神
    所以当这个瑞文天肥以后,duke已经放弃了自己找回场子的打算了。
    现在他风头有点劲,避避风头
    可是,徐若光会同意吗
    望着步步逼近的徐若光,duke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肉不住。
    六级以后瑞文开r爆发本就吓人,这还是一个天肥的瑞文,纳尔怎么打
    他只能放。
    当装备优势过大以后,纳尔已经不存在操作徐若光的可能了。
    现在的瑞文一打二起码杀一个丝毫不虚,来三个也能跑。
    kkoa梦寐以求的单带体系,在徐若光无巧不成书的强有力压迫感之下,成功了
    “对,就是这样,带掉对面的上一塔以后不用急着参团,继续给对面二塔压力。”
    kkoa喃喃自语。
    看着徐若光如他所想一般,完美的完成了这一切,将经济再度拉大,kkoa不由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文網
    站在kkoa的角度,徐若光是他一手发掘出来的选手,是他的嫡系。
    他表现好,kkoa自然脸上有光。
    这为是为啥ar觉得有点双标的原因。
    ar跟徐若光对于kkoa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当年ar加入skt时已经22岁服完兵役了,是当时年纪最大的。
    他加入skt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跟kkoa是曾经一起打过dota的队友。
    所以对于ar,kkoa的要求其实更高,自然挑刺也会更多。
    而徐若光呢
    他是kkoa一手发掘到skt的,天然就带了一份师徒情谊。
    这是他的首秀,而且是在全场观众不支持情况下的首秀。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徐若光的打法如何,kkoa都不会在乎。
    他唯一在乎的是,徐若光能否顶住压力,carry比赛。
    让他很欣喜的是,徐若光顶住了。
    起码现在40的徐若光,说声目光聚焦于他,毫不过分。
    bang是s5时期最强的ckad,这个毋庸置疑。
    有能力跟他一较高下的ip已经去了gd,而剩下赢了他的deft同样在p的edg。
    对于bang来说,剩下的ogn的ad,有谁需要注意的吗
    parybang不在乎。
    ruer还没出道呢
    piget不好意思,那是谁
    状态神勇的bang碰到了人一把鬼一把的ohq,虽然说不会马上打爆吧,但是局面也是完全碾压的。
    主要这时候的bang也不是巅峰期,压制力没到那个程度。
    还不是让faker都愿意给他当狗的绝对c位。
    然而就是这样的bang,还是打的ohq扛不住。
    侧面印证了o皇到底有多拉。
    上路大优,下路小优。
    在skt严谨的运营体系中,faker按道理是要发力出来带节奏的。
    可是,他没有。
    因为徐若光一边在单带,一边在说着骚话。
    有多骚
    让后台戴着耳机的kkoa都抽了抽嘴角。
    “faker,你的单杀呢”
    “哦我已经要上高地了,你怎么还在中路一塔对线”
    “faker,实在不行算了吧,我看你很想表现自己的样子。没事,咱杀不了不丢人,毕竟对面是狐狸太灵活了。”
    这家伙
    faker忍不住了,“闭嘴。”
    徐若光平静了一会儿,
    “相赫啊,对面又来人抓我了,我帮你拉扯出点塔空间了,赶紧点。”
    “别叫我相赫我们没有那么熟”
    “怎么还急眼了呢”
    徐若光呵呵笑着。
    开玩笑,压力值蹭蹭的涨呢在。
    不过,徐若光也很清楚,薅羊毛也不能总逮着一只羊薅。
    og被踢的事情还是给他有所警示的。
    所以他也没再多说,只是静静的上着高地。
    bang此刻发育的非常好,徐若光被频繁针对,那么受益人首当其冲肯定是bang。
    ar之前给对面的压力并不大,bang第二把被抓的有点惨。
    这把就不一样了。
    bang倒是意外的发现自己忽然看徐若光顺眼了起来。
    队内有个打法激进的人,就像一个带着嘲讽的随从。
    每当naj想要针对下路的时候,徐若光总能给他们整点幺蛾子,逼的他们不得不去针对他。
    bang原以为ar的对线能力已经天下无敌了,没想到有人比他还勇猛
    这就是徐若光吗
    爱了。


第二十章 观众,离场了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